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三百六十六章救火放火,城里坐坐
    沙战看了眼,还真是!

    而此时那在他们营地的方向,正是冒出了滚滚浓烟!随着时间的流逝,那浓烟不但没有减缓的迹象,反而还像是风助火势一般,几乎都可以看见一些火星子了!

    心头不安的预感越来越浓,沙战以及金轮赶紧派几个探子前去打探,带回来的消息叫他们差点没有直接跳起来!

    士兵们全部被毒死了?

    粮草全部被烧了?

    也就是说,他们这里百万将士,必须要在三天之内,士兵们的体力达到极限之前攻打下一水,不然他们要么会被饿死,要么累死,要不就是在精疲力尽之下,被一水国乘虚而入,攻一个全军覆没。

    再看看那城墙之上,严阵以待的一水国士兵们,装备精良武器充足,身后还有一个城作为后盾,那自小师从传说中的空台道长,不知深浅的九王爷亦是亲自披挂上阵,就在城墙上看着他们呢。

    突然之间,沙战觉得即便是他们拥有了神女相助,想要攻破这座城,依旧是很有些难度。

    这他妈的……神女到底是站在哪一边的?

    沙战与金轮商量了片刻,当即决定,由三冰的人马继续在这里把守,他们回去灭火。

    现在回去的话,说不定还能抢救回来不少粮草。

    但是谁都知道,留在这里是最危险的事情,他们一走,兵力就是大量减少,这个时候一水国要是发难,他们压根就没有抵抗之力,十有八九会全军覆没。

    三冰国有心想要反抗,但是不说兵马本来就比其余二国少上很多,就是个人素质方面也是有些孱弱,即便是有不满,爆发冲突的话,铁定是他们吃亏。

    于是三冰国的将领,又是想起来在发兵之前,他们太子殿下的命令,说是一水国不会伤害他们。

    再看看城墙之上那一簇簇泛着冷光的箭镞,三冰国的将领真是心中惴惴。

    正在这个时候,远远的就听到城墙之上传来了一声轻轻的弓弦崩裂声,一支金箭在众目睽睽之下,像是流星一般,带起凛冽的破风之声,狠狠的冲着沙战射去!

    沙战猝不及防之下,那手中的剑一挡,那箭就擦着耳边射过,差一点就要爆了他的脑袋!

    远处,一道淡淡的声音响起。

    “放箭!”

    于是,如同之前那一般难以抵挡的箭雨,又是这般来了一拨,不少二金国与四沙国的士兵,都是中箭不敌,最后投进了火里。

    这么一来,沙战以及金轮,哪里还敢留在这里,忙不迭的转身就带着自己的人马,往那依旧还在冒烟的地方行去。

    同一时刻,依旧在三国营房处,水月弯发现了水翩浅的踪迹。

    她在某一座营帐之中,而那营帐之中的摆设以及气息,皆是让人觉得有些想要作呕,很明显,这是一个男人的房间。

    而水月弯进来的时候,水翩浅满身赤裸,面色惨白,身上皆是一些青紫暧昧的痕迹,死人一般,动都不动,见了水月弯,那无神的双眸这才有了些波动,缓缓透出来的,却是刻骨的恨意。

    不难想象她之前刚经历了什么。

    “水月弯,炎破天……”她像是魔怔了似的,口中只是喃喃的念叨着这些,眸光像是淬了毒一般。

    “没想到你还活着。”水月弯淡淡的道。

    被炎破天送来这里,水翩浅还能够活着,这倒是出乎了她意料。

    只是这般的活着,还真是不如死了的好。

    水翩浅拉起一旁的破被子遮住自己,眸光死死的盯着水月弯:“不是在开战么?你在这里做什么?就是为了看自己以前的敌人像条死狗一样的被男人侮辱,觉得很有成就感是不是?我已经被你害的一无所有,爹爹没了,母亲死了,只有这具肮脏的身子,你满意了?”

    但是这又算得了什么?

    只要她想,有的是男人垂涎她的身体,她能将他们玩弄在鼓掌之中,得到所有她想要的东西!

    水月弯看着她,蹙紧了眉心。

    水翩浅浑身上下不着寸缕,一些柔滑的肌肤在被子下透露出来,满是媚态。

    “肮脏?你的肮脏,在送来这里之前就已经是了。”

    当时水月弯女扮男装进军营的时候就发现她与她贴身侍卫的关系不一般,某一次水月弯去找瞿老的时候,便是看见他们正在调情。

    在被炎破天送来这里之前,她就已经有不少男人了,算上炎龙的话,都可以说是御男无数了。

    水翩浅是不是觉得,只要是她自己自愿的,就不算是侮辱了清白?

    这也真是……神逻辑了。

    水月弯懒得再与她做口舌之争,侵入她的脑海,清除了见过她的记忆。

    外头的火,借着风势,也越来越大,再加上雪将军不知道从哪里搞来的汽油,沿着粮仓周围撒了一圈,又零零散散的在营地周围都来了两下。

    水月弯目力所及,已经全部都是一片火海了。

    这个时候,沙战他们应该在往回赶了,是时候该撤了,免得到时候打了个照面,他们几个人杠上千军万马,只怕也只有被生擒的份。

    等到沙战金轮他们拼死拼活赶回来,迎接他们的只有一片火海,连半个人影都没有,气得他们鼻歪眼斜的跳脚怒骂,命令人赶快救火。

    被悲惨的留下来的三冰国之人,在二国撤退之时最后一个人消失在视野中的时候,那阵箭雨便是停止了攻击,撤下盾牌,统计伤员,你那三冰国的将士惊骇的发现,三冰国居然是没有一人死伤。

    一水国,难道是为了将其余二国逼走,这才射那波箭雨的?

    到底是什么人,将其余两国贪生怕死的个性都料得清清楚楚?独独留下了他们三冰国?

    正在这个时候,那火线,缓缓的打开了一个小口子,一名一水国的将士骑在马上,英姿飒爽,朗声道:“我家王爷,请贵国太子殿下到城里坐坐,还希望太子殿下赏脸!”

    那名三冰国的将军登时就瞪园了眼睛,还来不及说话,边上,一名穿的像是小兵模样的人便是走了出来。

    抬头,却正是冰晶。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