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三百六十三章火线用意,神出鬼没
    可谓是真真正正的闪瞎了双眼了!

    “那难不成就由着他们这样把我们当做活靶子射不成?”

    除非撤退,不然的话,这士兵还得要死那么一两成的!

    “老子就不信!这火还熄不下去了?本将军看它还能烧多久!”

    沙战似是发狠一般的道:“你们,快派一部分将士,去运水来!我就不信,火遇到水,还不是跟老鼠见到猫一样?”

    “你们,在我们前面站着!盾牌,快点拿上!”

    烧了这么久,这火,该有多旺还有多旺,几乎要叫人以为是幻觉了,但是只要一靠近,这灼热的感觉又是这般明显,皮肉烧焦的油腥味还在空气中,使他们动都不敢动。

    最前排,几乎是被当做肉靶子的盾牌兵,心中悄然的升起了一些不满。

    雪将军一直在关注火线外的状况,此刻自然是发现了有几队士兵正要离开,也不知道是去做什么,心中警铃大作。

    “九王爷,三国的人分出了一批,不知道是去做什么了,需不需要属下派人去截杀!”

    炎破天估摸了一下时间,再看看在火焰线之外着急上火的三国主帅,点头答应了雪将军。

    “也好,看看他们要做什么,另外,记得与另一小队回合。”

    雪将军砸了咂嘴。啥另一小队?还有另一小队?

    九王爷到底布下了多少暗线,又有多少部署是他们不知道的?

    “是!”

    “弓箭手,暂缓进攻。”

    炎破天一声令下,所有弓箭手都是在第一时间张弓,上箭,保持着这个姿势一动不动,一排排像是雕塑一般,眼睛都不带眨一下的。

    “去看看城中的百姓,是否都撤离完全了?还有多少没有撤离,加快速度。”

    其实炎破天担心的,倒不是三国能够冲进城门,真的到了最后关头,一水拼死一战之下,只怕是三国也会元气大伤,再不济,还有三冰这个内应,里应外合,足以杀其余两国一个措手不及。

    法子是卑鄙了点,但是不失为一个可以实行的方案。

    只是,棘手的是他们身上的那些虫子。

    据弯弯所说,在她来之前,不可否认是国师的药起到了一定的作用,争取了不少时间让她可以研究出速效药;而相比之下,三国却一没有国师的药,二没有水月弯的速效药,撑到现在还有力气发动进攻,实在是不可能的事情。

    要么,就是国师看不得三国之人受苦,亲自赠药;要么,就是水翩浅做的好事了。

    她将国师的药,给了三国,于是三国才能暂时压制住虫子,恢复了一些力气来进攻他们。

    炎破天深深的吸口气,摇了摇头。

    但是还是不行啊……

    一水国那些服用了国师的药的百姓,一段时间之后依旧是病发惨死,国师的药只能压制住那虫子一段时间;一段时间之后,那虫子变异了,该死的还是要死,便只有水月弯的药才能起作用。

    所以现在炎破天看三国的军队,那一个个的都已经不是人了,那是一条一条蠕动的大爬虫,给虫子变异提供温床的人肉器皿!

    光是想象着围攻一水的近八十万人马的身体里满满都是虫子的场景,九王爷大大就有些反酸想吐。

    绝对不能叫他们越过这条火焰线!死也得死在外头!

    ……

    雪将军领了一队好手,一路神不知鬼不觉的跟着三国的小分队,眼看着他们一路摸索,但是又有目标一般的,都是沉了气息,默不作声的跟着走,一路便是跟到了一条河边。

    一下子便是明白了这帮人想要干什么。

    “龟儿子的,居然敢在离他们据点这么近的地方打水灭他们的火?当老子瞎了,看不起大爷还是咋地?”

    虽说是戈壁滩,但是一条小溪流还是有的,流水淙淙,静谧,祥和,就在戈壁偏角落里,小小浅浅的。

    雪将军扒着灌木叶子暗戳戳的盯着那边,又是唾骂道:“他妈的,不知道这条溪流的水最甜吗?畜生啊!一帮畜生啊!”

    他可是爱喝这河水的很!

    雪将军看着三国小分队纷纷将手中的水桶刺溜一下丢了下去,咕噜咕噜的打满一桶水,提上就要走。

    他看了看,这哪里得了啊?

    水克火,这这一桶又一桶的这要是把那一道火线给浇灭了,那三国的畜生不是就要冲进来了么?

    这个不可以不可以,他宁愿把这一条河流的水全喝了涨死也不乐意给那帮龟孙儿!

    于是,踌躇满志的雪将军,压根就没有发现,一旁,正有一道人影缓缓逼近。

    等他发现不对劲的时候,那人带着一些冷意的手爪已经像是鹰爪一般,死死的勾住了他的咽喉,只要内力一喷吐,一下子就可以要了他的命!

    雪将军:“……”

    泥煤的这又是谁啊?

    三国什么时候有了这么一号人物,能够悄无声息的离他这么近?还掐住了他的脖子?

    另外,这人身上,怎么香香的……

    正在雪将军疑惑之间,那人居然是开口了,绵软好听,但却刻意压低的嗓音不确定的道:“雪将军?”

    雾草!

    是个女人的声音!

    莫名的,雪将军便是想起了在击鼓之前,去请九王爷披挂上阵的时候,那惊鸿一瞥的女子。

    雪将军觉得,十有八九就是她!

    或许是见他不说话,那手爪的主人,又是用了点力道,缓缓蔓延开来的压迫杀意把他震醒,回过神来赶紧的点了点头。

    水月弯手下放松了一点力道,泛着点点蓝光的双眸盯着那兀自捞水捞的不亦乐乎的三国之人,最终将手从雪将军脖子上完全撤下。

    雪将军小心翼翼的转头,第一眼只看见一双冰冷的双眸,精致灵动,恍惚间与九王爷身边的那位女子渐渐重叠。

    再往后看,他带来的那一队好手,身上插着一枚金针,居然是一动都不能动,只是傻乎乎的睁着一双惊骇眼眸,简直怀疑人生。

    水月弯不说话,一枚一枚的将金针拔回来,说来也奇怪,金针一离体,他们就能动了再求推荐票,求打赏啦!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