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三百五十六章她失踪了,我来求和
    天气热得快,凉的也快,炎破天站在那里,感觉心都凉了半截。

    “找!王妃失踪,给本王找!”炎破天袖袍下的手抖了抖,俊美的容颜又阴又冷,双目极快的泛上猩红。

    意识到事情不简单的行二,赶紧组织了人马,将个军营周围方圆百里都是搜索了一遍,别说水月弯了,就连只鸟都没有!

    炎略天得到了消息,也是急急忙忙的赶来,与炎破天八九分相似的面庞之上,一道长长的伤疤从左眼角横贯了整张脸,一直拉到下巴,着急上火皱眉之间,平白的添了一股凶煞之气。

    “哥!嫂子她失踪了?怎么一回事?”

    炎破天坐在主位上,满目的阴沉,不理也不答话。

    “哥,你倒是说话啊!”炎略天见他不说话,再三的催促道。

    行二看不过去,将炎略天拉到一旁:“主子正在派人找,还请十王爷安心。”

    “行二,你跟我说,她是不是出了什么意外了?”她那么温吞的人,又不喜欢到处凑热闹,能到哪里去?

    再说了,哥还在这里,她怕是哪里都不会去。

    所以一定是出事了!

    一时之间,炎略天都是没有察觉到自己对于水月弯的关心,已经是超过了一个极限,并且使得他拼命想要掩藏的一些事情,悄悄的展现了出来。

    炎破天满心颓然,懊恼自己居然没有感受到她半夜的离去,明知道她如今处境危险还睡得那么死,活该现在找不到她受煎熬。

    “哥!她一直与你在一起,你为什么会不知道她去哪里了呢?你难道都没有一直看着她?照顾她的吗?如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还不如……”

    “还不如什么?”

    炎破天这回有反应了,猩红的双眸一瞬不瞬的盯着自己的亲弟弟,阴沉沉的道。

    卡在喉咙里的半截话像是炭块一样的灼烫,吞不下去吐不出来,炎略天一下子就熄了声音,抓了抓头发,不出声了。

    正在这个时候,行一快步走进来,看见室内这低气压的状态,居然是没有半点疑惑,直接的单膝跪地,道:“主子,任务完成,且有一事要报。”

    炎破天挥手示意他说。

    “属下回来的时候,路过边城,偶然间看见一名极熟悉的人,似乎是……姑娘。”

    ……

    水月弯是自己出去的吗?

    说是,也是;说不是,也可以说不是。

    她半夜惊醒,便是发现枕边一张信笺,外头人影闪动,她有心叫炎破天睡个好觉,在他的茶水里动了手脚,此时也醒不过来,于是便自己追了上去。

    追赶了大半夜,水月弯发现越追路越熟,到最后反应过来对方只是为了将她引出来,不明身份,不知目的,为了避免是三国的调虎离山之计,她扭头就打算回去。

    这个时候,对方终于放弃跟他捉迷藏了,终于表明身份。

    “姑娘藏得深,好容易找啊!”对方似是感叹了一句,也不知道是在感叹什么。

    水月弯看着那人颇有些熟悉的脸庞,想了半天才想起来自己曾哪里见过他。

    之前自己以男子身份参加的宴会上,好像就是这个青年代表的三冰国献上的冰花来着,那朵冰花,到最后也没到她的手上,被炎破天嫌弃的一把扔了。

    只是这青年应当是认不出来自己,毕竟晚上,水月弯早已经卸下了脸上的伪装,恢复了女子身份。

    那青年上上下下看了眼她,但是却视线平和,并没有叫她感受到被亵渎的感觉。

    “九王爷好福气,神女相伴身边不说,居然还是这般的大美人。”

    一句话,水月弯险些没有祭出异能轰死他!

    “大美女我便谦虚一些认了,但是神女?不好意思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

    冰晶与炎破天不一样,喜穿白衣,像是在上面绣了冰线一样,凉丝丝的,水月弯的感官告诉她,这应该是一件名贵的宝贝,他笑道:“无碍,倒是这里离边城很近,好容易来一趟,应当去到处逛逛。”

    这意思是,要她陪他逛街?

    但是……水月弯看了眼灰蒙蒙的天空,这大半夜的,说逛街,鬼才会信:“说出你的目的,不然,就以敌国之人的身份,我就可以杀了你!”

    不愧是神女,杀伐果断,一点都不虚,冰晶微笑道:“你不用紧张,此行只有我一个人来,并且,我是来讲和的。”

    说话间,一只手伸出,递出一朵晶莹剔透的冰花。

    “这是我三冰国象征和平的花朵,是我国的图腾,珍贵无比,任何人都不会在它的面前说谎,我将它送你,这是我的诚意。”

    水月弯放下手中的匕首,沉默了一瞬,这才道:“你要聊什么?”

    ……

    边城,就是水月弯刚来的时候的那座城市,她将波波以及苏警都是安排在那里,想着此次既然来了,便顺便也看看他们。

    茶馆开业的早,天蒙蒙亮的时候就打开了门迎接四方的旅客。

    冰晶点了两杯清茶,这边疆之地也别想有什么好茶叶,因此这茶虽然摆上了,但是二人却都不曾喝过一口。

    “你方才说,求和?”水月弯也不墨迹,单刀直入。

    “嗯。”冰晶提起来茶杯,似乎是想喝一口的,但是看着这其中斑驳的茶叶,想想又是放下了。

    “为何?”

    如今三国形成联盟将一水围的水泄不通,三冰国也是参与其中,大好形势就在眼前,就算是围城失败,跟着喝口汤都是能占得一些便宜,再说,神女都已经给他们送过去了不是么?

    “我国祖上有训,不论发生何事,不得与神女发生冲突,若是神女出现,万万不能与之为敌。因此我国的的本意,不是进犯贵国,本就是为求和。”

    “神女不是早就已经送到你们那边了么?如今又来找我说和?”

    闻言,冰晶那琉璃一般的眸子微微的露出一些轻蔑:“那般放荡的女子,岂会是神女之尊?”

    水月弯笑笑不再说话。

    “如何?我这般有诚意,不知道姑娘是……”

    “诚意?一朵不知道哪里摘来的野花,也配谈得上诚意?”水月弯正在思索之间,一道满含着怒意以及凉意的嗓音突然间插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