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三百五十四章神女的下场
    来人衣着素白,并无装饰,只是在腰间别了一块玉佩,走进便能感受到一股寒气,与之前那汗水流成河的状况极是不一样,余热犹存的天气,身上一点汗水都没有。

    三冰国,冰雪之域的军队,他便是此次的领军人。

    冰冷的目光看顾周围,亚麻眸子在那马车上停了停,淡淡笑道:

    “众位是当做我三冰不存在不成?”

    闻言,那二人都是面色微变。

    他们二人都只是将军军衔,领兵到此,上头还有人管着;但是这青年可不一样,太子之尊,屈居军营,但是太子还是太子,除了三冰君主,谁的命令都可以不用听,他们还得给点面子,不好说的太过火。

    “原来是冰太子,这是说的哪里话,只是炎破天向来诡计多端,也不知道是不是有陷阱……”沙战一句话说了一般,便是被冰晶给打断了。

    “本太子的太医验过了,没毒。”

    冰晶瞟了他一眼,漠然道。

    只是这么在阳光下站了一会儿,他的额头又依稀看得见汗水,淡淡道:“本太子知道二位互相怕动手脚,那么便由本太子来做这中间人。”

    挥手之间,便是命人掀开马车车帘,将人拖了出来。

    这时候也顾不上耍什么心眼了,众人都是一拥而上,像是看珍稀动物一般的打量着,过了许久,终于是看见这女子睁开了眼睛。

    “!!!啊!”水翩浅何时被这么多男人像是牲畜一般的围观过?当下就是拼命的喊叫出声!

    “靠!这女人喊得我耳朵都快聋了!再叫老子砍死你!”

    沙战吐吐口水,一把大刀蹭一声就是抵上了水翩浅娇嫩的脖颈,一缕鲜血缓缓的渗透了出来,水翩浅一声尖叫卡在嗓子眼里出不来,险些没憋死。

    “诶,老沙,怎么能对美人这么粗鲁?”二金国那人,金轮在水翩浅刚被拖出来的时候眼珠子就粘在她身上挪不开了,此刻吸吸口水,一派慈善的伸出手将她扶了起来,手不着痕迹的在那翘臀摸了一把,“姑娘没事吧?”

    水翩浅觉得有些奇怪,之前自己还在帐篷中泡茶,现在就是到了这里?虽说也是军营,但是总觉得有些怪异。

    “这是哪里?”

    “这是三……”沙战刚要说这里是三国的军营,那般金轮就是急忙打断!

    “姑娘你有所不知,我等都是九王爷的麾下。现下九王爷即将与三国开战,于是他便将你送到了我们这里,为的是保你安全啊!”

    金轮说着,那肥硕的身躯便是挤到了水翩浅面前,将沙战都是挤到了一边去,舔着脸笑道。

    沙战虽然不满,却是也知道,论嘴上功夫,十个自己都不是金轮的对手,因此暗暗的骂了几句,倒是置身事外了。

    “九王爷?当真?”水翩浅来不及细想,只觉得这好消息已经冲昏了她的头脑,她整个人都晕晕乎乎的了。

    “不错!这马车便是证据!”

    水翩浅看去,那果然是九王爷军营中的马车没有错。

    这么说,九王爷为了自己能够安全,特地将自己送到了这里,他是喜欢自己的?

    “那九王爷呢?”

    “诶,九王爷军务繁忙,哪里有空亲自过来,这不是将你托付给了我们么!”金轮说着,还不忘记将沙战和冰晶拉下水。

    沙战点点头,倒是冰晶微微的皱起了眉头,但终究也是没说什么。

    水翩浅一脸喜意,身子不自觉的往金轮的方向靠,吐气如兰道:“那,九王爷可有说些什么?”

    “有!有!来,咱们坐下慢慢说,九王爷安排的妥妥当当,营帐都已经打扫了好几遍了!”

    水翩浅全身心的都是九王爷不爱水月弯爱她的这个事实,脑子兴奋的几乎浑身都在颤抖,半点都想不到这事情有什么奇怪之处,亦是没有想到这一处军营,居然早已经是百里开外了,三国驻扎之地。

    “这女人还真是蠢。”沙战冷笑道,“只怕是九王爷玩腻不要了的女人,捡个破烂货还那么开心。”

    正如沙战所说一般,当晚,水翩浅便是被灌下了药,折磨的不成人形。

    这也是水月弯没有预料到的。

    “他们就是这么对待神女的?”水月弯问炎破天。

    将字条从她手中抽走,炎破天粗粗的看了一遍后便放下了,如同没看一样没啥反应。

    要不是他双睫颤动,水月弯真要以为他晕过去了。

    “给点反应好吗?”水月弯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你睡着了?”

    炎破天一把抓住她的手,把她拉坐在自己怀里,语气闷闷道:“没有。”

    没有?没有怎么这一副死样子?

    突然之间,水月弯想到一种可能,当下便是冷笑道:“怎么?莫不是你心疼了?”

    “没有。”水翩浅与他,什么也不是,他怎么会因为水翩浅受到的伤害而有所动容?

    “撒谎,你看你,眼睛里的担忧都快要溢出来了!”水月弯今日亦是反常,见他蔫蔫的,居然是有些娇憨的道。

    “乖,明知道我是在担心你。”炎破天摇头失笑道。

    “我有什么好担心的?”水月弯却是不以为然。

    炎破天摇摇头没有多说,但是心中的担忧却好像浪潮一般接连不断的涌来,叫他平时的冷静都是维持不住了。

    只是一个假神女,或者说疑似神女的人出现便是被这般残忍对待,那么当自己怀中这个女人终于现世的时候,她又将会遭受到怎样的侮辱以及迫害?

    神女尊称,若是落在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子身上,那简直就像一道催命符,只要能够让神女为他们所用,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占其清白,也是其中之一,并且,相当有用。

    他自是不屑用,但是却拦不住别人不用。

    他得想个办法,不然,他只怕是要食不安寝不稳。

    “这段时间,都没听你说起过十王爷,还没找到他么?”水月弯见他闭紧了嘴巴的模样,索性便是换了个话题。

    炎破天回过神来,点点头:“找到了,倒是脸上受了点伤,不乐意见你。”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