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三百五十一章噗噗噗噗噗,快退开!
    在众人都是怔愣的时候,一枚金针已经如同流星一般,刺进那病人的穴道,那上头不知道涂抹了什么,只是一会儿,那病人已经把之前吞进去的药水全部给吐了出来,同一时间,那抽搐也是在众人的注视之下减轻了许多。

    炎破天欣喜起身:“你怎么出来了?”

    听着这话,那正缓缓走来的少年男子只觉得奇怪,好听的柔和嗓音雌雄莫辨,而这原本该是被人诟病的特征,加上那张脸却觉得十足匹配。

    少年男子愕然道:

    “怎么?我是被你绑起来了还是下了禁足令了?怎么就不能出来?”

    “哈哈哈,话可不是这么说啊小娃子,九王爷也是关心你不是?”

    瞿老见着水月弯来,简直是比炎破天还要高兴,吹着小胡子斜着眼睛打量水翩浅,解气的哼了一声。

    水月弯冲着瞿老点了点头,随后朝着炎破天使了个眼色,眼神中明明白白的就是在问:十王爷找到了没有。

    炎破天几不可见的摇了摇头。

    他派了人去找,如今为止,依旧没有音讯。

    见状,水月弯的心一点点的沉了下去,刚想开口说些什么,那边,水翩浅见二人亲密的模样,早已经是妒火横生!

    抬起手就指着水月弯道:“你的意思,是你会医术了?你能救这个人?”

    别说他这么年轻,就算是年纪像是瞿老大一样的,这等奇怪的疫病闻所未闻,见所未见,她就不信这少年能救他。

    这少年该不会是想着把人治死之后,大家因为他那张美丽的脸就放会过他吧?

    “我可没说。”水月弯撇撇嘴,“不过,你闭上你的嘴,我就救人,你看怎么样?”

    水月弯在行医的时候,最讨厌的就是有人在边上叽叽歪歪,更何况,这人还是她厌恶的人。

    炎破天二话不说,挥手就叫人堵住水翩浅的嘴。

    水月弯蹲下身子,手上不知道套着什么,轻轻的搭在那病人的手腕上,只是一会儿便收回了手。

    “疫病,再加上寄生虫感染。”话落,从袖间掏出一个瓶子,给他灌了下去。

    炎破天在一边萌萌的探头:“这就是……”

    “嗯,刚研制出来的,看看效果。”水月弯偏偏头,一边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一支笔,刷刷的写下来一大堆药材,转头就问炎破天,“是死囚吗?”

    不怪水月弯这么问。他本不是草菅人命之人,拿十王爷做噱头也只是找个由头罢了,唯一剩下的可能,便是战俘,或者恶贯满盈之人。

    “那便不需要了。”水月弯笑笑,本想撕碎药方,却是突然间被一旁满眼放光的瞿老给拦下来。

    “等等等等,老夫刚刚听你说的,你手上的是治疗寄生虫症的药方???”

    水月弯一脸不解的看着瞿老面上少有的激动之色,点点头。

    “寄生虫症,老夫研究了大半辈子了,但是始终没有办法彻底根除,哪怕是当时排出来了,过个把月又会浑身疼痛!”

    “在这边疆,不知道多少将士是死在这寄生虫手上啊!”瞿老说着说着,居然是有些老泪纵横。

    水月弯看向炎破天,却见他也是面色沉重,痛心不已。

    “药方在这里,若是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可以问我。”

    瞿老一脸欣喜,郑重的接过,随后便是迫不及待跑到一旁去研究了起来,一边还啧啧赞叹。

    这已经很说明一些事情了。

    水月弯会医术,并且还达到了德高望重的瞿老都是需要向其请教的地步。

    水翩浅蔫了,但是随即又是想起来,死命挣脱开那些士兵,哈哈大笑道:“你会医术又怎么样?十王爷你倒是能不能救得活,要是救不活的话,按照律法你可是要被诛九族的!”

    水月弯眼神古怪的看了她一眼。

    严格的说起来,她的九族都被她自己给败光,或许只有唯一剩下的水翩浅,算得上她的九族之一。

    这么迫不及待的要诛自己九族的,水月弯还真是第一次见。

    药已经灌下去,接下来就是等着反应了。

    因为是死囚,所以水月弯更担心的,是他能不能在异能和那诡异虫子间的拉锯战中坚持下来,毕竟,进了炎破天暗牢的人,水月弯并不觉得会没有受过严刑拷打。

    “你说,这少年能行吗?”

    “谁知道呢,倒是九王爷任性,由着这少年乱来,要是治好了就算了,要是治不好,十王爷可就一命呜呼了……”

    “看上去倒是挺有信心,就是不知道医术怎样……”

    “废话,没看见瞿老都是那么推崇吗?缺心眼是不是?”

    说什么的都有,但是很明显,风向在水月弯这边。

    “哼,不到最后,谁都不知道会怎么样!”水翩浅盯着水月弯那张熟悉的脸,心头的不安越来越重。

    也不知道等了多久,炎破天耳朵微微一动,突然之间出声道:“什么声音?”

    水月弯倒是没有听到什么,但是在炎破天提醒之下静下心来,果然是有些奇怪的声音,似乎是在那病人的身体之中传出来的。

    “安静!”见状,一名士兵大声喝道。

    顿时,那原本的嘟囔交谈声音都是在一刹那消失而去,天地间安静的只剩下了风声。

    水翩浅拉长着耳朵,听了许久都是没有听到声音,当下就是出口讽刺道:“那有什么声音,别装神弄……”

    只是,这句话还没有说完,就已经是被一众人直接蛮横的打断!

    “闭嘴!”

    “闭嘴!”

    “啊靠!老子都听见了!但是被这女人一叫又听不见了!”

    水月弯离得近,能够最直观的看到病人的反应,一旁,瞿老也是从兴奋中缓过劲来,一起凑了过来。

    咕噜噜……

    只见那病人的肚子,有些许鼓起,随后越来越鼓,越来越鼓……

    水月弯心头瞬间有不好的预感!

    炎破天已经是眼疾手快的,一手抱着水月弯,一边扯过瞿老,一闪身就是退了百米远!

    同时,水月弯大喊一声:“快退开!快退!”

    噗噗噗噗噗噗求评论,求打赏!!!!??&gt?&lt??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