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三百五十章嫉妒你?救给我看
    瞿老顿时一噎。

    那天晚上,他只知道大概的情况,但是更加仔细的,他就不知道了,一时之间,脸色也是无比难看。

    水翩浅见瞿老气的浑身发抖但是却半句话都说不出来的样子,轻蔑的一笑,声音放的更加轻柔,却似是带着刺:“瞿老,我原本敬重你是军医,为将士们治疗伤痛,但是却没想到,你就因为我抢了你的风头,便在大家面前这么诬陷我?这样子,对你来说有什么好处?”

    瞿老也不是好惹的,即便是被这女人给气的难过,但是那嘴皮子依旧不是盖的!

    “你也知道诬陷你没好处,那我干嘛要诬陷你?”

    水翩浅一怔,暗中咬了咬牙:“这我怎么知道,毕竟我受到九王爷重用,但是你却却来却帮不上九王爷……对!就是因为这样,你就是在嫉妒我!”

    嫉妒?

    瞿老差点没吐血!

    他一个快进七十的老人家,都快进土了,嫉妒一个小姑娘?

    再说了,到底是谁受到九王爷重用?这缺心眼只有脸没有脑的姑娘是看不出来是不是?

    “嫉妒?怎么,老夫用得着跟你计较?这女娃子,年龄不怎么大,怎么这脑子就有了点问题?你问问这周围的将士们,哪一位没有在战场上浴血奋战?哪一位没有接受过老夫的治疗照顾?你说我就嫉妒你?嫉妒你什么?嫉妒你勾引九王爷?嫉妒你跟一个侍卫暧昧不清?”

    瞿老是被气的狠了,一嘴的话哒哒哒的往外冒,就像是黄河水一样,止都止不住的,末了还加上一句:

    “忒不要脸了!”

    众将士互看一眼,一致觉得瞿老说的太棒了!

    他们简直想要鼓掌!

    要知道,这女人,她的侍卫被派出去做事的时候,甚至还找到了他们身上,勾引他们的兄弟,那衣服一件一件的脱啊,生怕他们不上她似的!

    可以说是很不要脸了!说不定比那些军妓还要肮脏!

    有这样的女人喜欢他们王爷,他们都觉得委屈!

    一旁围观的群众不说话了,他们也不是傻子,自然看得出什么,瞿老经常随军出征,大家都见过,该信谁,大家心中还是有点数。

    正在这个时候,一道清冷的声线突然间插入,平淡淡的丝毫没有突兀,仿佛他原本就在这里一般:

    “瞿老。”

    众人一惊,极快的让出一条路来,偷眼看去,那一身黑衣的男子已不知道在那里站了多久。

    “九王爷!”

    “王爷!”

    炎破天缓缓走上前来,墨染的双眸隐隐之间有些怒红,死死的盯着因为他的突然出现明显慌了手脚的女人,眼中极快的闪过一丝残忍以及邪佞。

    “王爷,王爷,我……我说的都是实话!”水翩浅鼓起勇气,一脸坚定的道。

    “实话?”

    “对!王爷!就是实话!”此时此刻,即便不是实话,都必须得变成实话!

    听到这里,瞿老几乎都不想多费什么口舌了,直接翻了一个白眼了事!

    炎破天继续道:“既然你说的是实话,那么正好。”

    他抬起一只手轻轻一挥,便是有人抬着一个担架上了来,其上躺着一个人,症状与那些百姓一样,只是这人被蒙着脸,不知道身份。

    “我这里有一个人,你给我治好他。”

    “但是,他若是出了什么事情,本王拿你是问。”

    瞿老上前,小心翼翼的掀起盖住那人脸庞的白布,一看之下却是忍不住哎呦了一声。

    这哪是人脸啊!这拿刀划的,全部血肉模糊了都!

    九王爷这是哪里找来的人啊?

    “这是本王的弟弟,是当朝的十王爷,你若是救了他便罢,但若是救不了,就凭你这试图谋杀皇亲的罪名,本王就可以将你斩首。”

    有士兵搬来了一张大椅,炎破天优雅入座,淡淡的觑着水翩浅惨白的脸:“开始吧。”

    “九……九王爷,这人,真是十,十王爷?”

    炎破天没回话。

    这里只要他说是,那就是,不接受反驳。

    水翩浅咬了咬唇,莹莹双眸似是会勾人一般,看向了炎破天,但是谁知道,九王爷压根看都不看她,自顾自的把玩着腰间的一枚蓝珠,像是爱不释手的样子。

    瞿老幸灾乐祸:“听见没,九王爷叫你救人呢!你不是吹嘘自己救了那么多人吗?这个人对你来说应该是再简单不过的才对啊!”

    “十王爷伤的这么重,你还不快施展妙手?要是九王爷因为你延误了最佳的救援时间,你担待得起吗?”

    水翩浅急的快哭了!

    她手上是有药,但是这药是此前国师给的,现在没有效果了!

    并且她也不会医术,要是十王爷根本不是这疫病,而是别的病症,自己一上手不是全部都露馅了吗!

    九王爷这是挖了个大坑给她跳啊!

    “快点啊!”

    “快些吧,让人家这么躺着,你也真好意思!”

    “就是说啊!”

    周围的百姓也是看出来了一点什么,顿时就是起哄道,满脸不屑以及厌恶的盯着水翩浅。

    谁还没长眼了不成?

    这女人看上去这么心虚,八成就是说了谎话了,这世上居然还真有这样没下线的贱人,这么大的功德都敢冒认,也不怕遭到了天谴?

    水翩浅面色跟个调色盘一样,十七八种颜色混着换了个完全,到最后索性是大牙一咬,掏出那药瓶就往那病人嘴里倒!

    “靠!你都不诊脉的吗?”瞿老简直惊呆了!

    水翩浅那手一顿,药瓶收回来也不是,不收回来也不是,整个僵硬在那里,最后直接把那嘴一闭,一副理直气壮的样子:

    “我又没说我会医术!这药,也只是有针对性的!要是十王爷不幸去了,那也是意外,怪不到我身上!”

    瞿老呵呵冷笑!

    真是神奇的理论!

    “说的不错,那我要是打死了你,是不是也可以说,遇到我算你运气不好?”

    几乎是水翩浅这句话一落下,另一道带着些嘲讽笑意的声音便是接在她之后响起,与此同时,那躺在担架上的人不但没有好转,反而浑身抽搐了起来,骨头中嘎吱嘎吱的声音响起,叫人牙酸,眼看就是要不行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