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三百四十八章倒打一耙,诋毁
    空台在后头吱哩哇啦乱叫!

    把这臭小子丢这儿算是怎么回事啊,难不成还想叫他一个老头子把这小子给拖回去不成?

    水月弯抿着唇角,固执的站在一旁,不言不语。

    炎破天惨白着俊容,却是半点都动弹不得。

    没办法,他现在还被昊天水镜控制着呢,而昊天水镜又只听水月弯的,而她的小女人,现在还在气头上呢。

    空台看看这两人,突然之间意识到自己似乎犯了什么错误,当下就是举起手笑道:“得了得了,是我的错,我先回去找找炎略天那小子在哪里。”

    “哎哟哟一个个都不是省心的……”

    说道这里,空台道长直接是脑袋一转,转头就跑。

    此处不宜久留!

    地上不脏,但是有些凉,这么安静下来,皮肤上都出现了一些细小的小疙瘩。

    炎破天委屈:“弯弯,地上凉……”

    “哼,冻死你算了!”水月弯原本是不想搭理他的,但是看他满头黑发铺了一地,惨白着脸的娇弱模样,居然是有些不忍心。

    这人!居然用美男计!

    明明想要好好教训一下他,但是却舍不得!水月弯简直快要被气死了!

    她在他身边蹲下身子,探手,手间一点蓝色能量轻轻的点在他身上,下一瞬,炎破天便是感受到身子轻松了起来。

    他能动了。

    “先回去再找你算账。”水月弯搀起炎破天,颀长的身躯压在她身上,她尽量不压坏她。

    “你知不知道,你要是死了,我马上就另嫁他人!还要在你的眼皮子底下!”水月弯边走边赌气一般的道,“我看这王郡守家的小儿子就不错!”

    王郡守家的小儿子王俊,就是在水月弯刚进城的时候发生冲突的那几名女子中的其中一名的相好,是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

    水月弯这么说,可是纯粹在赌气发脾气了,只要能气到他的话,不要钱一样的张口就来。

    “人不说英俊潇洒,好歹不会叫人作呕;虽然不如你征战沙场,但是好歹人家惜命!”

    “你上战场的人,见惯了生死的,应该知道性命有多重要!”

    水月弯说着说着,声音越来越冷:“你是不是觉得你死了我会记住你一辈子?”

    “是,我是会记住你一辈子,但是却是恨你一辈子!”

    炎破天默默在边上听训,同时微微的将身子的重量倾斜,使得她能够不那么累。

    “你听见了没?”

    “听见了。”炎破天道。

    “没诚心。”水月弯嘟囔,却是将他抱得更紧了些。

    遮住月光的乌云散去,明亮的月光将他们二人的身影拉的极长极长,隐隐间居然是有一些温馨的感觉散发而开。

    ……

    水月弯只睡了几个时辰,天还黑着的时候,便是找到了瞿老,随后将自己关在药帐内,借用其中的药物,进行了一次又一次的试验,试图找出来能够解决这次疫情的药方。

    瞿老知道了昨晚发生的事情,连连惊叹:“九王爷近日怕是有些不好过了。”

    水月弯忙着手上的药物,闻言回道:“他没事,我会让他好好睡一觉。”

    昨日她为他调理身体的时候,发现他的身体早已经是到了崩溃边缘了,再加上昨晚那么乱来,他得好好调理才行!

    于是她很直接的,让昊天水镜给他好好的睡了一觉,估计现在应该还在睡吧……

    谁知道,她这个念头刚落下,外头便是有人掀帘进来,淡淡的灼热黑眸一瞬间便是锁定了水月弯,面上还有一些未散去的睡意以及疲惫。

    水月弯手上有药品,惊讶的望着他:“你不是……”

    炎破天掀眸看了一眼她:“应该还在睡着是不是?”

    水月弯赶紧低头,继续研究手上的药物,男人走到她身边不远处,问道:“有什么我能够帮忙的吗?”

    不知道什么时候,他的自称已经从本王,变成了我。

    水月弯唇角微微掀起一道笑意,精致的面颊像是会放光一般,美艳的不可方物。

    “帮我拿一下葛根,在最上头的柜子里,我拿不到。”

    炎破天依言,以他的身高,丝毫不费力的就可以拿到最上层的药品,不知道用量多少,索性便将整个药匣子都是拿了下来,轻轻搁在水月弯的手边。

    水月弯白了他一眼。

    “还要哪种?”

    “琪花。”

    炎破天又拿来。

    “还有吗?”

    “暂时没了。”水月弯看了眼手边,“你先坐着休息一下。”

    “怎么,在你眼里,我现在这么虚弱?”

    “自爆好玩吗?”

    仅仅这么一句话,炎破天便是直接败下阵来。

    ……

    一连几天,每天都是如此,一人研究药物,一人帮着拿一些小东西,帮着打打下手,一直到某一天,空台气呼呼的闯进来,进门就气怒一般的道:“气死我了!真是气死我了!”

    “这个世界上居然会有这么不要脸的人,今天真是开了眼界了!”

    这么几天的时间,空台觉得自己的世界观被彻底刷新了一遍。

    炎破天对自己这个师傅真是扶额叹息的成分比较多,多大的人了,还跟个小屁孩似的。

    水月弯问道:“怎么了?”

    “那晚上,你们不是救了那么多人吗?在场的人除了我没人看见。”

    “但是最近,城中突然有流言说,那晚上救了那么多人的,是那个……”空台不知道该怎么形容了,“就是那个被臭小子养在军中的那个……”

    “水翩浅?”水月弯也没有计较他的言辞,试探着问道。

    空台一口大喘气终于顺过来了,拼命点头道:“对!”

    “那个不要脸的女娃子,还在外头败坏你的名声,说你和这臭小子,有那啥的关系!”

    “哪个啥?”

    “就是断袖分桃,龙阳之好……”

    原本以为水月弯知道这个事情之后会大怒的,但是谁知道,听完这话,她扑哧一声就笑了:“破天,我们现在的状态,好像还真是这样。”

    炎破天看了眼她被男装包裹的娇躯,有些不满的皱了皱眉。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看见她换成女装的样子……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