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三百四十四章我是不是很坏
    两个大男人,居然是在大庭广众之下手拉手,毫无顾忌?

    水翩浅眼中露出了一点鄙视,更多的则是可惜。

    九王爷先不说,是她喜欢的男子,她自然不会放弃;但是那个少年,唇红齿白,单纯可爱,她也很是喜欢!

    要是能够叫九王爷娶了自己,相敬如宾,日常还有这少年可以挑逗嬉戏,岂不是美哉的很?

    毕竟凭借自己现在的身份,就算是想要多几个优秀男子伺候,那谁也说不了什么!

    她是这个世界的救世主!

    是神女!

    就算是水月弯那个贱人,日后也要对她俯首称臣,供她驱使羞辱!

    只要一想到这一点,水翩浅整个身子都激动的颤抖!

    而就在整个时候,水翩浅身后看她情绪激动的侍卫,却是突然之间伸出手,搭在了水翩浅的纤腰之上,随后颇具情色的捏了一捏,凑近水翩浅耳边道:“是不是想起了哥哥我的勇猛了?身子抖得这么厉害做什么?”

    “死相,还在外面就忍不住了?”水翩浅眼中媚态流露,尖尖的指甲挑逗一般的在那相貌普通的侍卫手上一滑,口中溢出一声嘤咛,身子软软的靠到了侍卫身上。

    “浅贵人怎么不回答小生?”

    正在水翩浅有些心痒痒的时候,面前却是传来了一声问候声,一抬头便是看见了两名男子正看向她的方向,开口的,正是那小奶狗一般乖巧的少年。

    水翩浅一惊,啪的伸手打开那侍卫的咸猪手,有些厌恶的看了他一眼,随后便是对着那走上来的两位男子打招呼。

    “九王爷,还有小兄弟,这是要到哪里去啊?”水翩浅笑语晏晏,语调轻柔,看向炎破天之时,依旧是那般痴情的眼神。

    只是看在炎破天眼里,就好像是一只到处发情荤素不忌的母猩猩一样,恶心的令人反胃。

    他赶紧看了身边的美人儿一眼,只一下子,满心满眼都是她。

    水月弯没有注意到炎破天一瞬不瞬的盯着她,此刻她似是没有看见水翩浅的行为一般,唇角带笑道:“浅贵人与侍卫的感情真是好,想来是坦诚相待方才有这般知心之人。”

    水月弯将“坦诚相待”这两个字给咬得重重的,满眼无辜。

    水翩浅的身子微微的僵硬了,总觉得这少年话里有话,但是看着这少年干净的双眸,却下意识的打消了这个想法。

    “不,其实……”水翩浅想要解释,她觉得这么说不对,但是不这么说,好像也不对!

    总之,也许是有些心虚,水翩浅原本的伶牙俐齿居然到了这时候卡壳了。

    “浅贵人似乎还有些事,我与九王爷也有事情要忙,那么便先告辞了。”

    水翩浅原本便是作为了自己的替身而被炎破天留下的,若不是因为此,只怕一早便是被他给劈了。

    她实在是没有必要与她多说什么方才只是有些惊讶,还以为自己看错了……

    先前那眼高于顶的水翩浅,居然是与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侍卫,有了首尾?

    他们二人耳力都十分的好,水翩浅与那侍卫说什么,他们听的一清二楚。

    她居然堕落自弃至此。

    拉上炎破天,缓步在将士穿梭的军营中,水月弯脑袋转了转,心中竟然不知道是个什么滋味。

    炎破天跟在她身边,挥退了一队又一队上前关心的将士。

    “你很受他们爱戴。”过了不知道多久,水月弯突然声带着笑意开口道。

    炎破天一怔,道:“可是我爱你啊。”

    这一次,换水月弯有些语噎了,看着这男人俊美无辜的容颜,哭笑不得道:“这么久不见,你倒是长进不少。”

    “只对你长进。”

    水月弯听得噗嗤一笑,倒是开怀了一些,抬头望着天空,缓缓道:“她这样,我没有什么负罪感。”

    偏头看他,问:“我是不是很坏?”

    他答:“不坏。”

    “算了吧,现在国都城中,不知道有多少人教育自家子女,不要像前丞相家的二小姐一样,没有教养,蛇蝎心肠,最后把整个家族都给拖累败坏了,天煞孤星一个,还到处勾……”

    “那帮粗浅之人,等本王回去之后就率三军拔了他们的舌头!”

    炎破天听不得她这样说话,那般漫不经心的语调,红润清甜的小嘴中吐出的却是他人对她这般恶毒的谩骂。

    他生气了。

    水月弯吐吐舌头,赶紧的安抚道:“听过就罢了,你要真是这么做了,只怕他们会骂的更难听。”

    “他们骂不出来。”

    舌头都拔了,哪还有说话的本事?

    说的……还挺有道理。

    “弯弯,你方才说,坦诚相待。”炎破天盯紧了她,颇有些期待的道,“回去之后,本王也要。”

    坦诚相对啊……他的意思绝对不是表面看上去那么纯洁的,哪怕他表情严肃认真的不行。

    “行啊,那你去找水翩浅好了。”水月弯前跑几步,转过身来嫣然笑道,此时方才将那雌雄难辨的少年声音换了去,变成了那娇软醉人的少女声线。

    炎破天双眸暗了暗,几步追上去将人抱在怀中,薄唇逼近她,威胁道:“弯弯,你这是要逼得本王犯罪。”

    水月弯正想挣扎,闻言却是呆了呆,不动了。

    她一没叫他杀人,二没叫他放火,哪里就犯罪了?

    再问一句,这男人委屈道:“憋了这么久,本王不得要点利息?”

    水月弯最终也只是被亲亲摸摸抱抱,被占了不少便宜,炎破天最终也没有实现他的犯罪之言,不满的眼睛都红了。

    ……

    帐内,水月弯被抱得紧紧的,几乎是动都动不了,男人的大脑袋搁在水月弯的脖颈之间,悠哉的很,就在水月弯觉得自己的脖子胳膊腿儿已经不是自己了的时候,想悄悄钻出来活动一下的时候,一道戏谑欠揍的声线从帐内响起来,瞬间便是打破了这般宁静。

    水月弯脖颈间的那颗大脑袋动了动。

    “哎呦乖徒儿,终于是动手了啊,我是不是来的不是时候啊?”

    少年声音,少年身形从帐顶上轻飘飘的吊下来,像只蝙蝠。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