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三百四十二章军医瞿老
    水月弯若是要杀了谁,以异能的神出鬼没,防都防不住。

    但是就看在这一点上,她原本决定的直接将她交给三国处置的想法,暂时的歇了歇。

    炎破天这时候道:“他是本王贴身照顾的侍卫,帐篷不用再设了,就在本王帐内放一张薄榻吧。”

    话落,也不管众人什么神情,拉着水月弯转头就走。

    行二后头尔康手:

    王爷,你们二人现在可是两个男人啊,两个男人睡一个帐篷很有损威名的……

    一旁水阑珊的面色颇有些古怪,尤其是看见那少年被炎破天整个捞进怀里带走的时候,那眼珠子都快要瞪出眶了。

    只可惜的是,随着九王爷以及水月弯的离开,剩下的士兵,没人理会她的惊讶。

    ……

    炎破天是主将,但是他的帐篷却并没有什么阶级分明的样子,干净整洁,帐篷的正中,挂着一幅大大的地图。

    “可想过要如何对付这疫病?”炎破天抱着水月弯,也不顾她身上的男装,将头埋在她的脖颈间深吸了满腔的馨香,满足的喟叹了一声。

    “有法子了,只不过见效太慢。”

    她在城中随便遇上的三名女子都感染了,那么常年在外跑动的男子自然更是不用说了,中招是一定的。

    这么用银针一只一只的处理,可以救活那么几个人,但是与全城之人比起来,显然是杯水车薪。

    “要是空台道长在的话,便可以多商量商量了,他知道的更多一些,只可惜……”

    被某人限制入内。

    想到这里,水月弯又是狠狠瞪了苦笑的炎破天一眼。

    “这里毕竟是有外人在,师傅进来不太合适。”虽说知道她是开玩笑,但是炎破天还是解释了一句。

    水月弯没有回话,反而是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两个小瓶子,之中各自漂浮着细细长长的虫子,虽说外观有着些许区别,但是没有区别的是那尖利的牙齿,锋利的可以轻易戳穿人骨。

    “这便是你说的,变异体?”炎破天隔着瓶子伸出手,下一秒却是意外的发现,那虫子居然是微微的张开了嘴,也使得那满口的尖牙更加的吓人。

    炎破天心中大为震惊:“它还活着?”

    水月弯点点头:“之前赶路赶得急,我还没来得及研究,这里的药品储存在哪里?”

    “药帐中就有。”炎破天看了眼那见没有危险又是缓缓闭上嘴的虫子,回道。

    “好,我需要一些药材,取用一下,九王爷殿下不会介意吧?”水月弯瞟了一眼他,拿着小瓶子在他面前一唬,成功的看见他面色僵了。

    “我跟你一起去!”炎破天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他看到了这虫子的危险之处,怎么还能叫她一个人去?

    “不了,我现在只是一个小小的侍卫,叫堂堂的王爷陪我去药帐是个什么说法?”水月弯翻了个娇美的白眼,刚准备起身,手就被抓住了。

    “本王风寒,不识药性,特意带上的你辨药,谁还敢指摘本王不成?”

    男人站起身来,低头见水月弯有些呆滞的面孔,解下了身上的披风,一身黑衣,墨发如玉,笑道:“好久不见了,本王想你得很,就让我在你你身边多待一阵吧。”

    水月弯呆呆的被拉走,一直到站在了药帐面前,还有些愣愣的。

    “许久不见,甜言蜜语跟谁学的?”

    “不知道,看见你它自己就跑到脑海里去了。”

    ……

    水月弯掀帐进入,其中已经是有几人,看样子都是军医,药帐比炎破天的军帐都是要大上许多,药品齐全,也没有难闻的气味,甚至连蚊虫都是很少,应当是喷洒了消毒驱虫的药水,显然是极为注重士兵们的性命。

    水月弯轻轻松了一口气,还没说话,炎破天便是有些担忧,弯下腰问她怎么了。

    “王爷,您怎会来到此处?”尽管声音浅浅的,但是依旧是将正在给伤兵治疗的军医给惊动了,震惊之下马上便是带着那些药童上了前来,双膝一弯便是要跪下来。

    那颤颤巍巍的老人,在军营里奉献了一生,不知道拯救了多少将士的性命,面对着谁都是有资格不跪不卑微。

    更甚至,在来的路上,炎破天说这位老军医,当年是跟着他外公在战场这血淋淋的绞肉机中救人的经验极其丰富,是一名值得敬重的老人。

    炎破天在他双膝还没有触地的时候,便已经双手搀着将其扶起,不容拒绝的道:“瞿老德高望重,不必多礼。”

    “王爷折煞微臣了!”瞿老满目感动,好容易站起身后,又是将视线投向了正站在一旁,盈盈微笑的水月弯,当下就是奇了。

    王爷平时也会来药帐,但是除了行一行二之外,可是从来没有人跟他一起来的,而这一位,虽然是男装打扮,但是他老头子怎么看都是女娃。

    嗯,看九王爷的眼神都黏在这女娃身上了,这一位怕是真真正正被放在心尖尖上的人。

    这女娃子不错,比另外一个品行都不怎么端正的好多了。

    水月弯没注意到瞿老眼中的促狭,倒是炎破天注意到了,黑眸中的瞬间变得更加深浓了一些,透出的温柔比暖阳还要让心滚烫。

    “瞿老,我可以借用一些药物吗?”水月弯轻轻点了点头,随后便是轻轻的道。

    此刻帐中的人,都是偷眼看着这相貌清绝的少年,瞿老闻言,自然也是欣然同意。

    水月弯走上前,打开一个个格子,里头都是被晒干的各类药材,药力保存的极好,深深嗅了一口满是药材清苦香气的空气,水月弯满意的点了点头。

    “小公子,你要这些药物做什么?”瞿老好奇的问道。

    水月弯歪头,思考了片刻,从袖中取出了什么,低声道;“瞿老请看这个。”

    “这是……”瞿老一见,居然是皱起了眉头,“这东西,老夫好像见过。”

    水月弯手上拿着的,正是那两只装了虫子的小瓶子,闻言一怔,急忙追问道:“瞿老,这是当真?”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