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三百四十一章原来是秘药
    因为身子娇小,炎破天又离得水月弯近,水翩浅原本是没有看见水月弯的,她满眼都是炎破天,加快脚步走了上来,人还没到,甜腻的叫声已经是先传到了大家的耳中。

    “听到了没……叫得真够骚的。”

    “也不知道王爷怎么就坐怀不乱,这要是我,一早就忍不住了。”

    “呸,咱们王爷跟你能一样吗?”

    这时候行一行二都是听到了动静,赶紧的走了过来,因为角度原因,也是没有发现水月弯,倒是那帮兵蛋子们,见有好戏看,又是跑回来了。

    “王爷!之前你去哪里了?浅浅都没有找到你!”水翩浅提着裙摆跑上来,下一秒就是要抱上炎破天的臂弯。

    行一伸手一拦,冷着脸道:“浅贵人,请记得你自己的身份。”

    水翩浅脸上化的妆有点浓,一双眼睛瞪得大大的,咬牙切齿道:“行一,又是你!”

    行一瞥了她一眼,退到了炎破天身后,一退就发现了在身后正冲他招手乐呵呵的水月弯。

    “姑……”

    水月弯比了个禁声的手势,扯过炎破天的披风遮住自己,继而,行二也是与行一一样意外的发现了水月弯;士兵们亦是目瞪口呆的看着这小少年对他们王爷的无礼举动,险些惊掉了下巴。

    好大胆的小少年啊!

    居然敢扯他们王爷的披风?

    众人惊奇之时,水翩浅却是半点都没有察觉到异常,之前被行一拦下还不死心,现在看行一行二都是站到炎破天身后去了,居然是不知羞的伸出双手,双目吃吃的盯着他,理所当然的道:

    “抱我。”

    靠!

    这一天天这么劲爆的吗!

    水月弯一个激动,给他的披风刺啦的扯出了一条大口子,玉白一般的面上有些狰狞。

    “姑娘,您先别生气,这个……这女人虽然每天都要来这么一回,但是我们王爷从来都没有屈服过,绝对绝对没有做出对不起您的事情!”

    一旁,行一行二见水月弯这模样,还以为是吃醋了,赶紧的安慰道。

    这个她知道。

    只不过在军营里这么多人,水翩浅就敢说出这么露骨的话,是知道炎龙已经命不久矣了急着找下家呢?还是有别的依仗?

    与之前水月弯在祭典的时候见到的不同,炎破天面上没有多少表情,但是低沉的声线之中却是满满的厌恶以及不满:

    “军营中这么多男人还没满足你?”

    水翩浅面色登时就不好看了。

    ……

    哇哦!

    水月弯双目登时变得像是灯泡一样闪亮,用眼神询问行一行二:“是你们满足她的吗?”

    行一行二只觉得面前一黑,咬着牙拼命摇头:姑娘,饭能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啊……

    “别害羞,青壮年男子,有这方面的需求不奇怪。”水月弯像是半点都没有意识到自己的男人正在被别的女人勾引,反而是一本正经的道。

    冷不防被某个男人伸到背后的手惩罚一般的掐了掐,登时就是闷哼出声。

    “嗯?谁在你后面?”水翩浅哪怕是再傻,也能知道不对劲了,往边上一走探头要往炎破天身后看,无奈男人太高她压根看不见。

    当下就是有些狐疑了起来。

    她仗着自己那个身份,在这军营中,哪怕是炎破天都要对她恭恭敬敬的,虽然面上不耐,却从来没有说过不字,现在这明显是在保护着什么的样子啊?

    到底是谁啊?

    “好了好了,不管是谁,只要不是对我国有害便是!”水翩浅也是聪明,一下子看不到,便也说算了,而就在行一行二都是松了一口气的时候……

    水翩浅趁着大家都不注意,突然往边上跨了一大步,于是这么的,便是看见了那被炎破天紧紧护在身后的,熟悉的身影。

    一瞬间,水翩浅整个人像是被雷劈中了似的,几乎有些站不稳的看着那道纤细的背影,仔细看来,身子都在细小的颤抖,看样子是吓得不轻。

    也是。

    那女人怎么会出现在这里?国都离这里,那可是山迢水远,一定只是背影比较像罢了!

    即便是这样,她的心中依旧是惴惴不安。

    一直到那人突然转过头来,见了她的模样,黑眸闪过微微的惊讶,随后便是似笑非笑,指着她道

    “破天,这位女子,我不曾见过的,你不介绍一下吗?”

    水翩浅差点惊讶的叫出声来!

    这,这与水月弯那个贱人差的太远了!这分明是个男子啊!

    看来果然是她想多了,见不是自己一直害怕的人,水翩浅的性子又是活络了起来轻咳一声,一声白衣看起来十分的柔弱,而水月弯此时因为要扮作男装,换做了一身青衣,气质温吞,像个白面小生。

    炎破天看一眼,就默默的随她去了。

    而一旁,被水月弯那一通易容的神操作给惊呆了的行一行二以及众多兵蛋子们:“……”

    “我是……”水翩浅正为这少年的容貌而有些垂涎的时候,却是压根不知道要怎么介绍自己,“我是皇上的浅贵人,到这儿来,是专为疫情而来。”

    “哦!”水月弯点点头,面露钦佩,“浅贵人不愧是巾帼英雄,想来救了不少人吧?”

    “方才我来的路上,可都是祥和一片,一点也没有往年疫情来临的时候那般惨状啊!”

    水月弯甚至竖起来大拇指。

    被夸奖的水翩浅顿时间就对这少年的印象更好了起来,娇笑了一声斜飞了一个媚眼,看到少年抖了一抖后面上泛起了红晕,更是欢悦了几分:“本宫出来的时候,国师给了本宫秘药,这药就是疫病的克星!”

    原来是这样!

    又是那个没事找事的国师!

    水月弯脸上笑嘻嘻,心里……

    不过也好,要不是他,那帮被感染的人撑不了多久。

    “那还真是要多谢你和那国师了。”这一次,水月弯的话语中多了些说不出的味道。

    如果说,国师为那些人争取了救治的时间,那么水阑珊也是在其中建了一份功德。

    对屠夫来说,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对原本不怀好心的人来说,无意间的一个善举,可能会抵消掉之前的业障。

    冥冥之中自有天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