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三百四十章进军营,遇渣女
    “你说什么?”水月弯一怔,原本剧烈的挣扎都是缓了缓,随后便是冷哼道,“那敢情好,找到了你一直想要找的女人,那女人还爱你爱的死去活来的,不惜追到了这里,你是不是要偷笑了啊,九王爷?”

    “胡说什么呢?”炎破天惩罚一般的咬了咬她的面颊,不满的嘀咕,“能牵制住三国的,就只有这个理由。”

    “别说我找到了你,就算是没有找到,我也是一定要找一个替罪羊的,现在那女人送上了门来……到时候只要把她丢给三国,之后会发生什么就不关我们的事情了。”

    “反正不是神女,也不是什么重要的人。”

    水月弯冷笑,见他说着说着还有些委屈的样子,气不打一处来:“你还骄傲了!”

    谁知道这句话一出来,那男人面上隐隐约约的委屈,顿时就更大化了些,平日中抿得紧紧的唇角,现在居然有些微微的嘟起,撒娇一般。

    水月弯:“……”

    这不要脸的!

    但是卖卖萌显然效果不错,至少水月弯蓝眸的颜色淡了一些,情绪波动没有那么强了。

    有效果!

    他再接再厉。

    “之前不还跟我冷战,不理我,我叫行一行二去找你的时候你还躲着他们,你要是早点来,哪里还有这些事情……”

    “还有金肖那个小鬼是怎么回事?”

    “你还敢质问起我来了?”这嘀嘀咕咕的声音水月弯自然听见了,刚消下来的火噌的一冒,“你是不是拿着神女做借口,将那三国给制住的?你这要是找不到替罪羊,是不是要把我推出去?”

    闻言,炎破天顿时顾不得卖萌了,一连的摇头:“不可能。”

    “信才有鬼。”经过不懈努力,水月弯终于是跳了出来他的怀抱,冷哼道,“在军营里藏女人,还是与我有不共戴天之仇的女人,你这是想抱双环琵琶啊!胃口不小!”

    之前就知道她嘴皮子顺溜,怼敌人的时候那叫一个爽,但是当这个枪口转向自己的时候,各种冷暖心酸都是上了心头,有心想要辩驳,但是却知道自己理亏。

    九王爷大大不甘心的嘀咕:“又没有的事,你不开心,回头我就去把那个女人给砍了就是了。”

    水月弯:“……”

    “弯弯,不生气了好不好?我们不冷战了好不好?”

    炎破天用一种近乎恳求的语气道,顿时,水月弯的怒火就像是泄了气的气球一般,悄悄的瘪下去了。

    误会毕竟是误会,说开了也就好了。

    “水翩浅现在在哪里?与你住在一起?”

    炎破天赶紧摇头:“没有的事,那女人的营帐在最北边,与我有十万八千里远!”

    “那也就是说,你确实是把水翩浅安排在你的军营里了?”水月弯却是从中听到了另外一些信息,登时就是眉头一挑,危险的道。

    炎破天:“……”他好像挖了个坑给自己跳。

    “不过也好,放在眼皮子底下,省得她出什么幺蛾子。”水月弯摸着下巴道,“姑且先相信你。”

    “弯弯!”炎破天一喜。

    水月弯赏了他一个白眼:“接下来这段时间,我要在你身边,疫病还没有被阻止,随时都会爆发!”

    说到这里,她面色变了变:“拿手过来,我给你把脉。”

    炎破天乖乖的拿手过来,双目盯着水月弯的样子,有些傻呆呆的。

    “幸亏,没有感染。”说罢,取出一枚用红绳穿着的蓝珠,粗糙并不精致的做工,正是水月弯拿异能凝成的,“随身佩戴。”

    通过实验,这虫子好像很怕她的异能,那么也就是说,只要有人随身佩戴了她用异能凝成的主子,就好像随身带了防虫剂一样,还无毒无害,挺方便。

    但是这东西毕竟要保密,只有几个亲密的人会有,她还是要赶紧想办法来解决这潜在的危险。

    “可有研究出什么?”炎破天听话的任由她绑好,还顺便抱着她感受了一下软玉温香,便是有些喟叹一般的问道。

    “这不是病毒或者毒素,是一种生物。”水月弯淡淡的道,开始往来路走,“还记得金肖腿上的虫子吗?与那个很像。”

    炎破天惊奇:“云雾沼泽的生物?”

    不说是不是云雾沼泽的生物,云雾沼泽离这里的距离可不是一点半点,如果说是云雾沼泽中的生物的话,只怕就少不了人为的操纵了。

    “要说是,也不是。”她还没有静下心来好好研究,只能说很大程度上是这样。

    “不着急,我正缺一个近身侍卫,不如弯弯你化妆一番……”炎破天摇摇头,喜滋滋的道。

    近身侍卫啊,伺候吃伺候穿,这样就能时时刻刻看见她,还时不时的有各种福利!

    这好处,不争取那是傻子。

    水源倒是没有法出现这男人贱兮兮的表情,只是想着,这样行事更加方便,于是便答应了。

    但是军营中不能出现女人是规矩,虽然说有水翩浅这么个女人在了,但是水月弯可不乐意在军营中不守规矩。

    等到回去的时候,炎破天身边便是出现了一名唇红齿白的小少年,冰雪般的气质,好像很得王爷喜欢,这不,王爷在走路的时候都是慢了许多,余光都在瞥向他。

    “这小公子是谁啊……嫩嫩的像个女人似的。”一名士兵说道。

    “军营里什么时候有这样一个少年了?”

    “皮肤嫩的跟那个一直勾引咱们王爷的娘们一样!”

    炎破天的面色越来越不好,拍那片余光很还看到水月弯冲他们点点头,登时那醋坛子就翻了。

    “滚,去领罚!”炎破天黑着脸吓走了那帮人,转过头就看见水月弯挑着眉似笑非笑。

    “弯弯?”炎破天蠢萌萌的疑惑道。

    “水翩浅还勾引过你啊?”她眯起眼睛,危险的像只觅食的猎豹,“都怎么勾引的?”

    看见了什么?是不是还摸到了什么?

    只要这么一想,水月弯就想把水翩浅那狗爪子剁掉!

    正在水月弯面色难看手痒痒的时候,某个不知道死到临头的女人还真的凑了上来!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