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三百三十八章有一只红杏它要出墙
    炎略天缓缓点头,空台亦是有些无奈:“这小子警觉性很高,我想过溜进去,谁知道这小子布下阵法,把我都给困住了!老夫教他的阵法,最后用到老子身上来了!”

    空台咬牙切齿,像是气着了,自己教他的东西,最后被反过来对付自己,真是想想都憋屈!

    回忆被打断,水月弯面色变幻不定。

    “我要见他,面对面的问他。”水月弯握紧拳头,“我要亲自问他。”

    空台摊手,默默的希望别发生啥挽回不及的事情才好;炎略天则是一脸看起来很想阻止的模样,最终话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

    祭天大典结束之后,便是之前水月弯志愿现身的时间,庆典的正式开始。在广场正中,会摆上一个铜制的水缸,取自月牙湖的湖心水,据说被撒到的人,就会受到水神的祝福,一生顺遂。

    而在洒水式之后,是宴会。

    水月弯悄悄混进了洒水少女之中。

    洒水少女,足足十六人,个个手持一根新抽芽的嫩柳枝,是大典开始之前一个月精挑细选出来的,相貌先是不说了,个个都是冰清玉洁的,上乘的容貌。

    百级的阶梯走过,水月弯这才看见了那摆在广场正中,近两米高的大缸,随后视线往上,看见了那正注视着这里的男子。

    只是一眼,水月弯便收回了目光。

    淡而又淡,但是却叫那高台之上的九王爷瞬间直了眼,那双从来都是沉静冷淡的眸子,似乎有些淡淡的火焰涌出!

    身后跟着的是那许久不见黑瘦了许多的无厘头行二,自然也是看见了水月弯,颇有些激动的低声道:“王爷,是姑娘!”

    炎破天僵直的身子缓缓放松,轻轻的点了点头。

    ……

    “这么高?”

    水月弯感受到了他的视线,但是很明显有意冷落,反而将注意力放到了面前的水缸上。

    这水缸,这么高要怎么取到水?

    该不会……想到某种可能,水月弯的面色都是有些黑。

    她可不想在这大庭广众之下上演什么湿身诱惑啊!

    果不其然,那十六名少女分散而开,正好将这大缸团团围住,水月弯眼角余光瞥到,那些少女面上都是一股狂热幸福的神色!

    “好!好!好!”

    “幸福的水!受到神的祝福的水就要洒下来了!”

    “可惜了这些女子了。”

    水月弯:“……”卧槽!

    不会真是她想的这样吧?

    于是,水月弯便是见到了那些女子沿着大缸边上看起来像是装饰品一样的梯子,一下一下的爬了上去,而爬的最快的那个,两只脚都已经放到了水缸边上,只要再用用力,直接的就能跳了进去。

    两米多高,压根是爬不上来的。

    水月弯怔愣之中,那女子已经是噗通一声,瞬间没顶,一股股泡泡从缸底冒了出来,水花四溅,但是就是不见人影浮上来!

    紧接着,就是一个一个的女子,满脸都是兴奋以及激动,二话不说的跳了下去。

    水月弯:“……”这帮女的脑子是坏掉了吗!

    水月弯不巧正是站在最后,这也使得那帮女子跳下去之后唯一剩下的水月弯变得很显眼,而水月弯那出众的容貌也是立时变成了场上的焦点!

    “哇,那女子好漂亮!”

    “奇怪了,怎么之前没有见过她?”

    “等一下,她想干什么!”

    这还用想吗?水月弯当然是想要击碎这大缸了!

    什么带来幸福的水,分明就是拿这些女子作为祭天的祭品!她虽然不是好人,但是也没办法看着这帮女子死在自己面前。

    轰!

    水月弯狠狠的一击,那瓷实的铜缸顿时就是咔嚓一声,爆出一圈圈的裂缝,随后卡擦卡擦,裂缝扩散,被其中的水压给撑得爆裂开来,无数水滴甚至被异能给切割开,嗖嗖飞射,溅了观宴之人一身,而那些女子,已经是一个个掉落下来,被余波震晕。

    众人都愣住了,在回过神来之后,皆是大怒!

    “好大的胆子!你是何人,居然敢破坏宴会!”

    “是不是来捣乱的?要是这样的话,只怕我们要被上天惩罚了!”

    “败坏传统,目无上苍,就用她来祭天!”

    “祭天!”

    “祭天!”

    ……

    道道声浪传来,水月弯变成众矢之的。

    “荒唐,什么传统,什么祭天,有个什么用!白白的要了这么多如花的性命去,还当自己建了功德,简直是愚蠢至极!”

    然后不知道是谁,是反驳一般的控诉道:“她们要是不死,要是没有了童子之身的女子前去祭天,我们这里又将会干旱缺水,到时候你可知道要死上多少人吗?”

    “就是啊!虽然她们死了,但是我们却都能活!用区区的几条命,换一个城的人民,多值得啊”

    “就是!说起来你也是被献祭的女子中的人,你难道是要反抗吗!”

    说着,几名士兵就是冲了过来,将水月弯团团围住。

    听得这般蹦碎三观的言论,水月弯主动的放弃了与这帮人争论的想法。

    水月弯一道异能挥出,撂翻几个授命之下冲上来的士兵,随后视线转向高台之上,冷冷的瞥了上座的炎破天一眼,随后白衣一挥,整个人便是腾空而起,一个跟斗就是消失了身影。

    而最后那一眼,看得炎破天心肝儿一颤,呆怔了一会儿之后,同样是拍座而起,追着那白影消失的方向而去,半句话都没留。

    正在众人都惊愕怔愣的时候,行二跳了出来,笑盈盈的道:“这次的节日当真是别开生面,可是诸位特地编排设计的?我们王爷他很满意。”

    满意?

    祭天的铜鼎都给那个白衣女子敲碎了,九王爷还满意?

    行二面对众多疑惑的眼神,极度确认道:“不错。”

    光是能够见到姑娘这一点来看,王爷就只会奖不会罚。

    ……

    水月弯走得快,但是追上来的人更快她的胳膊一把就是被男人给拉住,然后下一刻就是要往怀里带。

    这水月弯可不依!

    “出墙的红杏!把你的叶儿捋直了再来与我讲话!”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