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三百三十七章出现在他身边的女人
    水月弯一只袖子被炎略天拉着,另一只袖子便是落入了空台手中。

    空台少年面孔卖着萌:“其实我来,也是想叫你先别去找那小子了。”

    一人是真萌,像只大型二哈;另一个,也不知道那年轻的外表下是啥年龄的老妖怪了,使得她颇有些不适的挣脱了开。

    “那倒有趣,我更想见见他了。”

    眼看着水月弯唇角掀起的那抹冷意,那两人对视一眼,彼此都是有些担忧。

    ……

    事实上,这洒水节并没有朝廷的手笔,因着是地方的节日,又及其盛大,这才邀请了朝廷中人,衙门主城,郡守主郡县,官大的邀请不到,但是当地的衙门、郡守的代表,却是年年不落。

    今年很有些特别,九王爷也是在此地,若是在往常,这些人,哪里有机会能够见到声名赫赫的堂堂王爷。

    因此不论九王爷乐不乐意出席,这帖子是一定要递到的,并且还要极为盛情情的邀请,而九王爷的应允更是将这气氛推向了高潮。

    因此祭天大典之时,炎破天便是出来露了个面。

    水月弯便是混在那一群观礼的人之中,一双冰雪一般的眸子淡淡的盯着那似乎有些削瘦的男子,耳中不受控制的收入了身前几名女子的花痴尖叫声。

    “啊啊啊,九王爷好帅啊!”

    “就是啊,要是我能够嫁进九王府,就算是一个小妾我都愿意!”

    “得了吧,听说现在九王妃就在军营之中,此次九王爷愿意来此地,也正是九王妃的意愿!不然的话,九王爷日理万机,又怎么会来参加这样的大会?”

    “说的也是,那三国也是铁了心一般的要攻城,要不是九王爷在其中周旋,这城早就破了!”

    水月弯冷静的听完,转头,幽幽双瞳就是盯住了身后一高一矮两道身影,淡淡道:“原来这就是原因。”

    炎略天似乎着急的想要解释,但是张嘴了又不知道要说些什么,倒是空台摆摆手道:“要不是怕你受刺激了一下杀了我那徒弟,我才不做这么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他可是知道,水月弯的能力,足以杀人无形,更严重的是,说不得那傻小子会站着叫她杀!

    想想这可能空台就蛋疼。

    水月弯不再关注身后,反而是将视线看向了高台之上。

    依旧是那么俊美,泼墨一般的长发随风飞扬在身后,刀削一般的俊颜染上了一些冷艳的血色,却更显勾魂夺魄,狭长的凤眸一扫,水月弯的心突然有些钝钝的疼。

    他没看见她。

    “可能是人有点多。”水月弯摸了摸心口,见他极快的就是要离开下台了,脚步不自觉的就是追了上去。

    空台微微叹息一声,拉住炎略天,看着那消失在人群中的白影。

    ……

    炎破天本就是来露个面的,现在应当是走到他自己的房间,水月弯对这里不熟悉,从那巨大的广场上下来之后,便是有些晕了头,只是凭着感觉能够勉强跟上他的脚步。

    而这般小心翼翼的跟随之下,水月弯终是等到了炎破天停下来了。

    难道他知道自己在跟着他了?

    正当水月弯心中涌上那么一些喜意的时候,眼角却是突然瞥见有一道女子身影带着雀跃,翩跹的白衣轻灵,一步上前,离得他极近,满眼都是兴奋;男子的唇角似乎有细微的笑意,不深,却真实存在。

    水月弯身躯僵直,不敢置信的看着面前这一幕,脑中一阵轰鸣,一个不慎,脚下便是一歪,不小心踩到的一块石头一滑,尖锐的疼痛突袭而来,她死死的咬住唇瓣这才没有发出痛呼声,等到松开,已经是鲜血淋漓,面色,更是惨白一片。

    那女人还是一个与她很有些过节的老熟人!

    水月弯面色极度难看,倏地拿手捂住嘴巴,胃中翻滚,一股冲动瞬间就是想要冲破喉头!

    “谁!”

    许是感受到有人,那边炎破天如鹰一般的目光扫了过来,水月弯一惊,转身就跑,甚至动用上了异能,身形几乎是一瞬间便是消失不见,除了在阳光空气之中遗留的点点蓝色星光,惊怒之下谅是炎破天那敏感的感知,都是没有感受到她的存在。

    “王爷,怎么了?”那女子柔柔弱弱的问道,手中的帕子微微一拧,娇躯已经是歪歪扭扭的想要往他怀中靠过去。

    炎破天却是微蹙着眉间,不著痕迹的避开那温热的躯体,面带不耐的缓步走远。

    “王爷!”

    女子跺脚,狠狠的扯了扯帕子,又是脚步急急的追了上去。

    ……

    盛典期间,万人空巷,水月弯抱着柱子吐了个昏天黑地,好容易才被炎略天以及空台找到。

    炎略天纯净的眸子中满是熊熊的怒火,沉声道:“哥不该这么对你!”

    声音之中不无担忧。

    但是看到那张与炎破天八九分相似的容颜,水月弯腹中又是一阵难过,吐得狠了,还有些绞痛,转头一阵干呕。

    空台满脸后悔,嘟囔着说不该放她去找那小子之类的,水月弯已经听不进去了。

    那两人都不敢打扰她,许久水月弯才问缓了过来:“水翩浅怎么会在这儿?”

    先前她见到的,与炎破天姿态甚是亲密,那般熟悉的容颜,不是那水翩浅又是谁?

    空台摊摊手,将视线看向炎略天:“你说呗。”

    炎略天声音中有些杀意:“相府败落的时候,这那女人不知道用了什么手段进了皇宫,获得了父皇的宠爱,并且不知道怎么的,叫父皇心甘情愿的将她送到了边疆之地,就在哥的身边!”

    “而前段时间,太子发难,皇宫大洗盘,本王暗中听到父皇要对哥出手,便来到了边疆,但是谁知道,军营的门都没进去就被这女人给赶了出来!”

    水月弯瞳孔微缩。

    水翩浅,指使炎破天的兵,将炎略天给赶了出来?

    水月弯突然间觉得有些不对劲了:“你们这段时间,都没有面见过他?”

    有那么一瞬间,她脑中闪过那一天,云雾森林,男人将匕首放到她的手心,郑重其事,用生命宣誓忠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