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三百三十六章国都新消息
    水月弯给了警告,但是那女子还是一意孤行,即便是水月弯手段通天,病人不配合也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

    这些种种,暂且不去管它,水月弯现在正潜心等待着那洒水节的到来。

    洒水节,在现代的傣族等少数民族有一个与其极为相似的节日,叫做泼水节。人们从清早起来便沐浴礼佛,之后便开始了几日的庆祝活动,随后用纯净的清水相互泼洒,以求洗去一年的不顺。

    流程都是差不多,但是与洒水节相比起来,其实已经是略有简化。

    祭天、拜神、庆典、祷告……

    一系列的规矩以及流程,只因为这个边疆之地,有些缺水,这对要依靠着老天吃饭的黎民百姓来说,简直就是天下间顶顶重要的盛会了。

    据说如同水月弯来时的那场大暴雨,即便是在临县都是数年没有过了。

    也因此,今年的洒水节,因为有九王爷在此,还有数年未曾下过雨却突然之间普降甘露的喜气,这一次的盛会定然是数年难遇的盛会……

    虽说时间定在农历的十月初八,但是这准备工作,是早早的就准备好了,水月弯也正是来得巧,距离开始只有那么几天罢了。

    在水月弯有规律性的修炼以及等待中,那盛会便是这般如期到来。

    水月弯一大早就是被那阵阵鞭炮声音给吵了醒,虽说有些不满,但也无奈只能起身,刚起身便是有人在外敲门,一声问候声音便是响起,令的水月弯脑子瞬间清明了起来。

    “姑娘,时辰差不多了。”

    水月弯按了按太阳穴,回道:“知道了半。”

    但是话音落下,那人还没走,水月弯蹙了蹙眉:“还有事?”

    门外的那小二很有些犯难,轻声道:“姑娘,原本主子交代,谁都不准去打扰姑娘的……但是门口……这个。”

    水月弯心中奇怪,穿好衣服,略作梳洗便是去开门,但是谁知道,门开了一般便是被一股力道给直接抵了进来。

    水月弯木着脸低头看着那像死鱼一样瘫软在地上,还抱着自己脚不动的人形物体,脚有些痒痒的很想将人踹出去。

    昨晚自己在房中修炼,于是直接拿异能将整个房间都给封住了,是以压根就听不见这孩子的敲门声。

    炎略天。

    那个像是大孩子一样的十王爷,居然出现在了这里,还抱着她的腿睡得香甜!

    水月弯额角几不可见的滴下一滴汗。看着这孩子衣服好像都有些破了的样子,难道是国都又出了什么大事?

    水月弯请那小二哥将他拖上床,随后便是把脉,一根银针将其扎醒。

    那孩子醒来的时候还有些迷迷糊糊的,见着了抱臂站立的水月弯之后,那黑濯石一般的眸中这才闪过一丝亮光。

    “怎么来了这儿?”见着孩子只是睁着一双大眼睛盯着她看,水月弯无奈的先开了口,同时开门吩咐小二多送一些饭菜来。

    等到饭菜送来了,水月弯又倒了杯茶,眯着眼抿了一口。

    “那,你又怎么在这儿?”炎略天张了张嘴,一双眼睛还是盯着她看。

    水月弯一笑,却是并未应答。

    “是来找我哥的?”熊孩子的好奇心不可小觑,见水月弯不回话,又是问道。

    “小孩子不需要知道太多。”

    这么一句话落下那道门又是被人所敲响,这一次,水月弯倒是听得挺清楚的,手顿了顿便是起身开门了。

    果不其然,门外站着的又是一位熟人。

    “空台道长果然道法高深。”这一个个的都是怎么知道她在这里的?

    “啊哈哈。”空台少年年面孔上很有些尴尬的抬头,指了指水月弯身后,“十王爷怎么在这儿?小丫头你可有些责任哦!”

    “哦?何意?”水月弯瞥了一眼正狂吃饭的炎略天。

    “啥?这么大的事情你还不知道哪!”空台神秘兮兮的道,“太子被逼疯了,想要给皇帝下毒,结果被发现了,现在打进了天牢;那皇帝好像被刺激的脑子有些不正常了,正对他儿子们下手呢!”

    水月弯闻言却是大惊:“外公他们呢!果儿呢?”

    在那国都城中,她所在意的人不多,但是在意之人,全部都是生死至亲。

    空台敏感的感受到水月弯周身压力波动,杀气四溢之下,皮肤都是凉了凉,连道:“放心放心,你外公他们好得很,除了不能自由活动之外,潇洒自在的很呢!”

    那倒也是。

    水月弯出来之前,便已经有所布置,再加上之前炎破天的安排,倒也趋势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但是只要出了那么一点问题,只怕是水月弯要疯狂了起来!

    水月弯若有所思的看了眼炎略天,倏地似是想到什么一般,赶忙问道:“熹妃娘娘呢?”

    熹妃娘娘,也就是炎破天的生母。

    既然炎略天这闲王都被迁怒,那身为炎破天的生母,熹妃娘娘岂不是也身处危险?

    谁知道,空台却是手挥挥,大喘气道:“亏得那小子有了防备,现在熹妃娘娘好得很,只是这个……炎略天不知道怎么的跑了出来,想来是熹妃娘娘叫他来的……”

    也是,这小子虽然没有炎破天那么腹黑,但是功夫不错,也会一些兵法。

    水月弯深吸一口气:“是这个理。”

    “另外,还有个叫淑妃的,据说也死得惨,是活活的被水淹死的……好好的一个妃子,却死的这么憋屈。”

    淑妃,似乎也是与水月弯有些渊源的。

    “炎龙的脑子被毒坏了。”

    沉塘是不忠的女子才会用的死法,炎龙将自己的妃子赐了这么个死法,岂不是在昭告天下,他的女人给他戴了绿帽子?

    这回,没有都变成有了。

    这时候,炎略天处理掉了满桌子的饭食,拉了拉有些灰尘的衣衫,一句话都不说,拉着水月弯的袖子摇了摇,嘴唇动了动,像是在说什么,水月弯凑得近了才能够听清。

    “别去,别去找我哥。”

    听清楚的片刻,水月弯那纤细的柳眉登时就是扬了扬。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