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三百三十五章等的人来了
    之前在一水国的时候,那男子似乎很是紧张她,寸步不离的守着她,今日她却怎么孤身一人出现在这种地方,还住在客栈之中?

    这似乎太不寻常了吧……

    金肖金色的衣衫高贵大气,只要一看就知道是非富即贵,此刻倒是不介意的与水月弯一同坐在大堂之中,还微微带些稚气的面上有着显而易见的喜意,时不时还看一眼身边静静喝茶的女子,低垂的眸中有着隐藏极深的倾慕。

    “不知道你此次要在这里住多久?”

    多久?

    这个还真不好说。

    于是水月弯摇摇头:“不知道。”

    “怎么了?”

    金肖敏感的察觉到水月弯的情绪有些不对,试探着问出口,随后见水月弯微微蹙眉,话头又是打了个弯,“不过也不是什么大问题,要是你没地方可去的话,可以一直住在这里。”

    “免费的哦!”

    看着少年对自己可爱的眨了眨眼,水月弯简直哭笑不得,同时心中有些微微的暖意,促使她点了点头,答应下来。

    却是没想到这么一答应,却是给了日后的自己一个很好的藏身之处。

    金肖好像还有事情,于是便先离开了,水月弯便也上了楼,打算好好地洗个澡,再等着那些女子找上门来。

    刚才水月弯在探脉的时候,还动了些手脚,是他们体内那些被暂时压制的东西,再度活跃了起来。

    所以她们一定会来的,不说是为了孩子,为了自己的命,也一定会回来找人。

    于是这两天之中,水月弯一直是心平气和的等待着,只是在来之前,她特地将波波与苏警支开,此刻连个聊天说话的人都没有,倒是颇有些无聊。

    终于,在等待了两天之后,她想等的人,终于是出现在了水月弯的面前。

    虽然说,是被人拿着担架抬过来的。

    这女子就是之前叫嚣得最凶的女子,也是水月弯把脉之下,孕周比另一名女子还要大上两个月的女子,毕竟是三个多月的身孕,再拖下去就要显怀了,许是本来就身子不适,两天时间就已经是来找她了。

    不过看这样子,倒是不敢声张的,那么也就是说,根本就没有找炎破天了?

    水月弯顿时就失去了兴致。

    被抬来的女子一脸的灰败,哀叫着嘴里也不知道嘟囔的什么,水月弯倒是隐隐的听见了几声骂声,还有掩饰不住的痛叫声,似乎是在骂一?个男人,也不知道是不是她腹中孩子的父亲。

    出于某种恶趣味,水月弯突然就有了些兴趣。

    “姑娘,还请救救我家姑娘!”

    除了将那女子抬来的两人,还有一名男子跟在身后,一见水月弯,先是为对方的容貌以及气质眼睛一亮,一双贼兮兮的小眼睛中满满都是算计,连正躺在担架上被抬来的女子都是不顾了,更甚至是直接窜到了水月弯的身边,死死的盯着她看。

    水月弯暗恼,一只白皙如玉的手拿起茶杯,而这纤纤玉手又是叫这男子严重的光芒炽热了一些。

    “姑娘好姿色!不知可有许配人家?”

    水月弯微笑,淡淡的回道:“没有。”

    话落,冲着那男子冷冷一笑,那只手已经是微微用力,一股暗劲瞬间便是穿透茶杯,那脆弱的茶杯一下子便是爆裂开来,泛着茶香的茶水瞬间迸射了出来,撒了那男子一头一脸!

    “倒是我曾经打残了数个上门求亲的男子,还有一个,似乎是不怎么人道了。”水月弯的声音没有什么波动,连情绪都是没有多少,但是听在哪男子耳中却叫他浑身一抖,某个部位一凉,有些隐隐作痛了起来。

    那男子面上的表情瞬间就是无比的精彩!

    “怎么,公子可是可怜我这大年龄,想要……”水月弯似笑非笑,不急不缓的换了个茶杯,拿在手中把玩。

    “不不不!姑娘天人之姿,我怎么配得起啊!”那男子讪笑道,“想来也只有那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九王爷才有资格拥有姑娘了。”

    “那好,你就说……”

    水月弯压低声音,缓缓的将自己的计划说出,当然,是很简单的,只是一会儿就结束了,也是让那享受了极短时间的美人耳语的男子感到颇为遗憾。

    他惊讶的问:“姑娘,这要是弄不好让王爷不痛快了,可就是要杀头的大罪了啊!”

    水月弯毫不犹豫,一句话甩出:“那你知不知道,要是让他痛快了,你和你的家族会怎样?”

    闻言,那男子的犹豫瞬间就是去了一半!

    要是让九王爷痛快了,那升官发财,多多扶持啊!说不定还能从这该死的边疆之地回到国都,那可是天堂一样的地方!

    想到这里,那男子咬咬牙就答应下来:“好!听姑娘的!”

    “正好,再过个几天便是一场洒水节,那可是一年一度的盛会啊,姑娘真是赶上了时候了!”

    万众瞩目之下出现,只要这姑娘争点气,用那容貌,还愁王爷不倾心?

    “洒水节?”

    水月弯粲然一笑:“那我便先谢过公子了。”

    “小意思小意思,只要姑娘能够在得宠的时候,稍微在王爷面前提点两句,这就够了!我是郡守家最小的儿子,我叫王俊!啊哈哈哈……”说完话就是一阵尬笑。

    “哦。”水月弯挽起袖子,不知道什么时候手上就是出现了几枚银针:“你先退出去,我为她治疗。”

    洒水节么,真要是这么巧的话,对了她的胃口,救这个女人也未尝不可,想要得到什么,毕竟还是要失去一些什么才能让人比较心安。

    幸亏这女人还是十分的识相的,在察觉到身子不对劲的时候没有硬撑,很快就叫她的金主将她送过来了。

    只不过这腹中的孩子是救不回来了,水月弯检查的时候,那孩子都化的差不多了,但是看她和那男子的面上,却是半点伤心都没有,说不得还是为她们解决了一个定时炸弹而开心不已。

    因着这孩子流掉的原因,那女子伤了身,只怕是再难有孩子了;而另外一名女子,水月弯也是听说道,不知怎么的就消失了。

    许是被虫子吃了个干净。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