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三百三十二章皮掉了帮你缝起来
    波波小脸瞬间便是惨白,眼泪流了下来,惊慌的转身就要去找人,谁知道刚转身就是撞上了一个坚硬的胸膛,愣了愣便抬头,见是苏警,那脾气马上就是上来了。

    “你为什么不保护好小姐!”

    苏警颇有些委屈以及无奈。水月弯性子独立,自来自去,功夫又不弱,什么时候离开了就是他也很难发现的好不好?

    波波急的直接要跑出门去找人了,但是谁知道就在拨开了苏警之后,却是在那楼梯之上见到了正微笑望着他们的身影,当下就是惊喜的跑了过去。

    “小姐!”见到了水月弯的波波,立刻将苏警抛在脑后。

    水月弯微笑着,手指放在唇间示意他们安静,随后转身立在窗户旁,静静的看着下面那群魔乱舞的一幕。

    奇怪的是,那瓢泼大雨,风雨交加,大开的窗户之上,却是并没有半点雨水被吹掀进来,水月弯那身如雪的白衣,半点也没有沾上水迹,干净洁白的一如往常。

    “小姐,他们这是怎么回事啊?”波波往下看了两眼,发现白天的时候对他们出口不逊的几人也是在下面,还是其中嚎叫的最凄惨的几个,心中莫名的有些出气一般的感觉。

    “这就是疫病。”水月弯丹凤眸微眯,视线在那些叫的最惨,甚至都口吐白沫了的人身上多停留了两下,心里有了些谱。

    波波懵懂的点了点头,默然的不再多问。

    “好了,是时候轮到我们出场了。”

    这句话落下,水月弯转身便是翩然往木梯下走,古老的咯吱声音轻轻响起,在这般倾盆大雨的世间似乎是盖过了那淅淅沥沥的雨声,一步步走下来,仿佛是踏在人心之上,令人震撼。

    这般的雨天,简直就是水月弯的舞台,万物尽在她掌控。

    那些人,早已经被痛苦折磨的死去活来的,此时见到了水月弯,就好像是见到了救世主一般,就差痛哭流涕了。

    而此时只要是不傻,想来都是知道这女子白天的时候说的都是事实。

    水月弯微微了看了他们一眼,再次重复了她说过不止一次的话语:“我的主子,派我来就你们。”

    话落又是微微的叹了口气:“原本你们根本不需要受这种苦楚。”

    突如其来的女子声音传来,那些人抬起头来就看见白天见过的女子像是高高在上的神一般的睥睨着他们,那眼神中,有些些微的怜悯。

    “少废话,一定是你下的毒手!”

    “就是!照我说,一定是这个女人在我们的饭菜上下的什么毒,说不定就是她那个什么主子的命令!”

    “真当我们是傻子不成?你难道还想骗我们这么多人?识相的话,就快点把解药拿出来,不然的话,小心我们要你好看!”

    ……

    诸如这样的,那帮人甚至还想跑进来,抓住水月弯强行要她给他们解毒,要不是身上的疼痛越来越剧烈,只怕是真要被他们给得逞了。

    水月弯听了这话,面色也是不着痕迹的微凉了几分。

    她的确是有着别的目的没错,但是完成这目的前提,要救他们的性命却是真的,可以说,是水月弯为数不多的几次救人了,总归是这帮人,还真是有些不识好歹了。

    但是,这次好机会,水月弯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放过的。

    “下毒?对付你们,用得着下毒吗?”水月弯声线沉冷,“说句不好听的,不过是一帮乌合之众,连我身边的护卫都敌不过,对你们下手有什么好处?”

    水月弯身边的护卫,也就是苏警小哥哥,闻言脸色一黑。

    虽然知道这话没有针对他的意思,但是听着怎么就这么别扭。

    “况且,要对付你们,我何必先下毒再救人?我图个什么?”

    “就算是这样,你有什么办法来救我们要是救不了我们,你说再多都没用!”

    他们身上不知道感染了什么,要不是他们痛的没办法走路的话,早就找大夫去了。

    水月弯看起来实在是太年轻了,不知道是哪一家大户人家养在闺中的千金小姐,那里是会医术的样子?

    不过嘴皮子是挺厉害的就是了。

    “既然本小姐敢说,自然就是能救。”

    水月弯唇角微微掀起一丝笑意,视线微微一扫,纤指探出,指定一人:“把他拖进来。”

    苏警立即带上手套,颇有些嫌弃的将人从瓢泼大雨中拉了出来,有些粗暴的动作将那人通红的皮肤刮破了好几块,在雨水中泡的发白流脓,一种奇异的臭味散发出来,红红白白的,让人有些作呕。

    水月弯挑中的这个人,病情不轻也不重,囊括了这里所有人的所有症状,现在正是半醒不醒的被苏警拖过来,时不时痛呼几声,人都有些烧糊涂了的感觉。

    水月弯看了眼这人的手腕,倏地不知道从哪里找出来一团银线,手一挥就准确的缠绕上了那人的手腕,静静的探了一会儿就是收了回来。

    这病毒水月弯已经差不多有了了解,现下只是能够叫她对自己的猜测做一些确定罢了。

    见面前这汉子一双牛一样的眼睛死死的把她给盯着,水月弯倏地扯唇一笑道:“不用怕,只不过是皮掉了罢了,来我给你缝回去就可以了!”

    “波波,找针线来!”

    这么一句话落下,即便是瓢泼大雨也没办法忽视,传进那帮人的耳中,顿时就是疯了!

    他们就说!一定是这女人下的手!什么什么皮掉了!还缝起来,她当做是缝衣服吗?简直是不可理喻!

    在水月弯面前的汉子疯了一样的扭动挣扎,但是粗糙的地面摩擦到几乎透明的薄弱皮肤,瞬间就是擦开一大片猩红的血肉,惨叫声冲破云霄。

    波波很快取了针线来,针是水月弯的银针,线则是羊肠线。

    水月弯指尖轻抿,打了一个小巧的结,在众人看不见的地方,一缕细小的幽蓝光芒如同精灵般窜入,于是那针线就好像变得活了一般,银质的表面光华闪烁。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