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三百二十七章最后送你一份礼
    苏警从来都知道,只是傻乎乎的不愿意承认。

    傻到了极致,绝望到了极致,也不想离开。

    波波醒来,水月弯就跟她说了这件事情,小丫头开心的不行,里里外外忙活着准备着东西,苏警则是又不知道跑到了哪里去,水月弯也不管他,同时去找空台了解了一下边疆疫情,简单推断一下大概情况,准备这一些路上需要用到的药物,也忙得脚不沾地。

    水月弯这边的动静并没有隐藏着,只要有心人一打探就能知道,于是,既是预料之中,又是预料之外的一封诏书便是在明里暗里不知道多少双眼睛的震惊目光之下,送到了这一间小小的宅子。

    水月弯抛了抛圣旨,盯着那太监美美的笑。

    “替我谢过皇帝了。”

    那太监原本因水月弯的举动极为难看的面色缓了缓,眯着老眼打量着水月弯柔光珠玉一般无暇的侧颜,暗暗腹诽。

    若不是进来一看,有有谁知道这破宅子里面住了这么个娇娘子?

    难怪不仅仅是九王爷,就连皇上都是念念不忘,特地请人家进宫坐坐,除了这一位,何人能够由此殊荣?

    都堪称是红颜祸水了!

    只不过啊,男人么,不都喜欢这装作矜持的,喜欢有挑战性的么?欲拒还迎的手段后宫中可见多了。

    看现在,自己捧着圣旨一来,这女人就把九王爷忘到九霄云外去了,真真是可怜的很。

    太监把架子端的高高的,拂尘一甩,白眼翻的快看不见黑眼珠了,阴阳怪气的道:“好了好了,姑娘既然知道,那就快些收拾收拾随着杂家进宫去吧,可莫要叫皇上等久了才好,这么热的天……杂家出来一趟可真不容易。”

    水月弯:“……”

    她点点头,装作没看懂那太监眼中那“意思意思”的意思,睁着大眼睛微微笑道,“公公辛苦了。”

    “姑娘,你……”那太监脸色一黑,伸出两根手指头搓了搓。

    水月弯继续微笑:“嗯?”

    倒霉!

    那太监见水月弯这样子,自然是当做她不懂自己的意思了,不着痕迹的收回自己的手,圆滑的一转,往门外引了引。

    “杂家出来也许久了,怕是皇上都要等急了,姑娘还是快些上马车吧,洗浴更衣什么的,到了宫中自然有人伺候着。”

    那太监的话中有些许幸灾乐祸,还有些许鄙夷,显然是把水月弯当成是那种急着想要爬上龙床的女人了。

    毕竟,先跟九王爷,再跟皇帝,若是传了出去……那可真是一曲佳话了。

    然后九王爷会先疯掉,皇上就可以兵不血刃的击垮他,夺得兵权,杀掉这个眼中钉。

    只是这女子太小气,只怕是不会做人,在宫中也活不长久。

    再看看那张美丽的脸,太监还有些惋惜。

    “皇帝可还有说别的什么?”水月弯有意思的看着那太监,“瞧着你有些面生,不知道你可认识前一位传旨太监?”

    那太监面色变了变,收起了眼中的一些轻视之意,小心翼翼的问:“姑娘这话是什么意思?”

    前一位传旨太监啊……那死的可不是一般的

    惨。

    水月弯挑了挑眉宇,没有半点手工雕琢的清新自然却是因为她邪邪的笑意有些森然,叫那太监心里无端端的打了个突。

    “没什么,好自为之就好。”

    这话说了还不如没说呢!

    那太监原本还是不以为意的,不过是一个女人,还是跟过九王爷的,宫中的事情又怎么会了解呢?但是这话听着,就是有些不对劲。

    莫不是先前的那太监的死,就跟这女子有关?

    说不定还真是!

    太监脸上的汗马上就出来了!

    因为之前那一位,好像也是出宫传了什么旨意,然后回来就被皇上大怒给砍掉了脑袋!

    难道……正是面前的这一位!

    再看一眼水月弯那奇异的笑意,那太监觉得头颈一阵发凉,好像过两天就要挪位置了似的。

    要不说,自己吓自己是会吓死的。

    那太监张张嘴,一张脸白的跟刷了白漆似的,水月弯挥挥手,示意波波送客。

    这种小虾小蟹,吓一吓,找找乐子就够了。

    “我会去的。”水月弯冲那个太监保证,笑得纯真又良善,若是不知道的人看见了,定然会以为她不谙世事极为好哄。

    “姑娘慢慢来,切莫着急,皇上也说了,要您不要有压力,皇上啊,还是关心娘娘的……”

    那太监的态度一个三百六十度的托马斯大回旋,这一句娘娘叫的水月弯有点犯恶心。

    “嘴脏。”水月弯冷斥道,“送客。”

    接着又是在周围喊了一嗓子:“有活着的没,出来几个。”

    顿时噗噗噗周围出现几个黑衣人,看服装就能知道是九王府的暗卫,单膝跪地默默听侯命令。

    “请姑娘吩咐。”

    水月弯盯着这一群黑衣人似笑非笑的,笑得人有些骨头发麻:“还用得着我吩咐?”

    “把这个人给我丢出去,以后若是皇宫中的东西,一条狗都不准放进来。”

    话落之间,手间的飞刀已经是嗖嗖嗖,如同噬鬼的利刃一般飞旋了出去,那太监手脚上瞬间飞溅出四道血剑,身子也软软的倒了下去。

    片刻之后,才感受到了身上的痛楚,惨叫声划破天际。

    很快,那些暗卫愣了一下子,立马就是跳出两个人,一手卸了那下巴颏儿,阻隔了那恼人的哭叫声,将人给丢了出去,也不知道是丢到了什么地方去了。

    而那圣旨,则是被水月弯一丢给丢到了臭水沟里去,半点不当一回事。

    而在皇帝受到消息,大怒之下派兵前往水月弯的宅子的时候,那里早已经是人去楼空,那凶神恶煞的将士在闯入之后,还受到了略有些血腥的一份礼物。

    那看起来十分普通的宅子,还是木质的,居然在他们进入之后毫无预兆的爆炸而开,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冲击力极强,那些身着盔甲的将士,甚至连铠甲都是崩掉了几块,鲜血淋漓,一时之间惨叫连连,震撼人心。

    消息传出来的时候,国都燥乱,皇帝暴怒的时候,水月弯就在国都城中,还没走远。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