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三百二十六章什么时候能够想想自己
    知晓城清尘还有话没有说完,但是水月弯似乎并没有想要继续倾听的打算,城清尘的欲言又止被她刻意的忽略了。

    又或者说,以水月弯的聪明机敏,根本用不着城清尘再来多此一举的提示。

    让她现在离开,自己当做不知道,又何尝不是一种另类的保护?

    “你把话说清楚。”

    在炎破天曾经办公的书房中,水月弯慵懒懒的窝在大椅之中,如猫美目斜瞥着底下虽然坐着,但是屁股左动右动像是椅子上长了刺的空台。

    “边疆现状如何。

    “边疆?边疆现在很好啊!”空台抬手遮住自己那张苦瓜脸,哈哈笑道,身上的衣服皱皱巴巴的都染上了灰尘,“小丫头咋啦,担心啦?”

    “我不担心,只是在想,国破的时候我要跑到哪里去。”

    水月弯冷讽,将视线移向别处,对上了一旁整理的整整齐齐的湖河画笔以及紫金镇纸。

    现在边疆的情况,只怕是连炎龙都不知道吧?这位皇帝现在只是保住自己岌岌可危的皇位就已经是焦头烂额了,又如何会将百姓疾苦、将士性命放在心上?

    边疆的兵,反正大部分是炎破天的兵,死几个活几个只怕对她来说都没什么区别了,或许他内心还期盼着这瘟疫能够搞死更多的将士,好削弱炎破天在军中的威望以及实力。

    只要国不破,炎龙在这件事情上就是个眼盲心瞎的。

    而水月弯也为之有此一言。

    “丫头,这就是你不识人家好心了。”空台琢磨了下,觉得要为自己的徒儿说句话,虽然那小子不是那么很尊师重道,但是也没给他缺吃少穿的不是。

    “疫病这个东西啊,说好治也好治,说不好治也不好治,现在状况还未稳定,那小子怎么会贸贸然的就向你求助呢?就算是疫情实在严重,太医束手无策,那就更不会求到你头上了,万一你被传染了咋办?更别说男人啊,都是好面子的,这种丢面子的事情,那小子是绝对绝对……”

    “好了……”水月弯懒得听他的喋喋不休,索性暴力打断。

    拉不下脸来向她求助?为了自己男人的面子?为了自己的安危着想?

    听起来真是很有道理的样子。

    但是细细想来,却字字句句都是对自己的生疏以及不信任,充满了未知的距离感。

    不相信她的医术,才会在这个时候担心她被传染;

    他未将他们二人当做是一体的,所以才会拉不下脸来找她帮忙。

    甚至宁愿自己一个人扛着,也未曾想过要她帮忙。

    她不是需要男人护在羽翼下的陶瓷宝贝,更不是要依附男人生长的菟丝子,她是腊梅,是松竹,刚强不凡,自成一个世界。

    水月弯拧拧眉,显然是有些苦恼。

    不知道什么时候,空台已经不见了,只余下水月弯一人,在静谧的书房之中静静坐到天明。

    第二日波波去水月弯房间的时候,没找到人,险些吓了个半死,最终在满屋子找人之中,发现了枯坐一夜几乎变成了雕塑的水月弯。

    波波扑上去大哭。

    水月弯手脚几乎都麻了,微微一动就像是有千万只钉子蚂蚁在爬在戳一样,压根就动不了,只能无奈的看着哭的满脸花的波波,默默的等她安静下来。

    小丫头哭的一抽一抽的抱着水月弯

    <a href="/xiaoo/15708/">

    的大腿,半天都没有安静下来,打了几个哭嗝,小鼻子都红红的,半天扒拉着水月弯的腿不下来,最后还是苏警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将人给拽起来的。

    在水月弯出声之前,一巴掌将人给劈晕了。

    水月弯:“……”你做什么。

    看得出来苏警是有话想说,水月弯索性就坐在座位上不动,暗中轻轻动了动麻得发疼的双腿,运起异能,循环血液。

    在水月弯的默默注视之下,苏警将波波靠放在了一旁的椅子上,美目微微扫了一眼闭目养神的水月弯,像是负气一般手中长剑哐啷一声响,瞬间吸引了水月弯的注意。

    脑袋涨涨的,水月弯望向苏警那边,见他尤其难看的面色,有些头疼。

    “怎么?”

    怎么?

    苏警差点气的仰倒。

    她还问怎么?

    他想问她是不是又要追到边疆去,是不是又要为了那个男人委屈自己?她到底知不知道她在国都中有多少敌人?

    要是离开了这个宅子,将自己暴露在那些人的眼线之中,那就是羊入狼圈,泥牛入海,她能不能安全到边疆都不知道。

    “怎么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谁招惹你了?”水月弯整整精神,瞥着苏警那张极为养眼的脸,眨眨眼,莫名觉得精神振奋了些许。

    果然,美色误人不是没有道理。

    “你,你什么时候能够为了自己好好的争一回?”苏警收起长剑,妖媚容颜上勾魂夺魄的眸子恶狠狠的盯着她。

    额?

    异能的效果十分显著,就这么一会儿时间她的腿已经不麻了,水月弯站起身来,理了理长裙之上微微的褶皱,眸光扫过气的脸红的苏警,一脸不解的看向苏警。

    争?争什么?

    是自己的走不掉,不是自己的强求也无用,既然最终都是要糊掉自己手上的东西,那么还需要争什么?

    况且了,以水月弯这淡泊的性子,什么东西能够叫她去争去抢的?

    她只会像一位仙子一般,看着这个世间的人蝇营苟且,仓皇奔命,自己独坐云端,冷眼旁观。

    所以水月弯那眼神中,明明白白都是不解。

    苏警险些气的倒仰。

    “那你是不是又要去边疆了?什么时候去?”还打算甩开他?

    这女人可是有前科的,当初去云雾森林的时候,不就是想着要躲开他的么,现在去找炎破天,还不得死活都不带着他?

    水月弯笑了,笑得风华绝代:“不带你?为什么不带你?”

    “你不是我的护卫么?”

    苏警傻乎乎的盯着水月弯,呆呆的反问了一句。

    他听到了什么?

    她愿意带自己去了?

    “边疆本来就是苦寒之地,又正是动乱之时,我觉得还是带上你比较好。”话音落下,视线又看向睡得熟的波波,“波波也要带上,至于果儿,便在外公那边保护好,等到我回来。”

    水月弯摸着下巴,已经开始打算着什么时候去边疆,完全没有注意到一旁苏警的面色变得更加难看。

    你从来都有自己的想法,他人的话只是给了你一个台阶,给了你一个借口跟着自己的心罢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