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三百二十四章发现了她的秘密
    当初双冰峰塌陷,万丈深雪就这么直直的铺盖而下,几乎就是雪崩。

    而雪崩的威力,上至皇帝下至草莽,无一不是谈之色变,那个时候,几乎没有人认为徐景能够生还。

    但是水月弯却是知道,徐景当时被那深渊给吞了进去,那暗道是炎破天所制,自然之道通往何处,并且徐景的动向也是可以一手掌握。

    徐景说不定不但没死,还活的好好的,在修身养生呢。

    这一点,水月弯是在收拾炎破天书房的时候发现的,上头整整齐齐的摆了一些书信,写的是这个男人最后的安排,水月弯仔细读过,就是发现了这一点。

    看这情况,徐景是已经回转了。

    太师府虽然算不得什么,但是要闹起来的话,水月弯也是会颇有些困扰。

    连这么小小的一件事情,那男人都考虑到了,她很是有些受用。

    这般喜事,太师府定然是要大摆宴席宴请众人的,但是现在默然无声,说不定是这男人后续又做了什么,但是具体是什么手段,水月弯并拿不准。

    “罢了,少一个烦心事,我乐得自在。”

    宅子的书房,男人只住了三个月,但是他的气息却好像还在这里一样,密密的叫水月弯难以逃开来,再度坐了片刻,水月弯便起身。

    时间急迫,男人三更半夜就离开了,她又在这房间坐了许久,现在天边都擦白了。

    这个时间点,正是大家睡得熟的时候,水月弯却没觉得有多少疲累,也并不想睡,索性便是到了院中站着,静修。

    却是没想到,在这个时间上,有客人来了。

    水月弯静修的时候,那等场景是什么样大家也都知道,如何美丽便先不说了,发光的样子是真的会吓到没有准备的人的。

    来人猝不及防的看见了这么一幕,一声短促的惊叫之后,下一秒就是一动都不敢动。

    她被人扼住了脖子。

    “清尘?”

    一道带着些惊讶的声音响起,城清尘微微张开眸子,对上了水月弯幽深的双眸,想要点一点头,但是却发现脖子上的那只素手的力道,没有放松半分。

    “是,是我。”

    城清尘定了定神,努力将之前进来的时候看到的一幕从脑海中驱赶出去,声音中多了些自己都没有发现的颤抖。

    她不是怕水月弯窥见秘密恼羞成怒杀了她。

    自己也是活不了多久,都是要死,还不如直接给一个痛快。

    而是因为自己窥见了秘密,直觉自己将会被卷入一件重而又重,关乎苍生黎明的大事!

    她调查过古籍,找到了零星的线索,再加上那个胖和尚当初被自己定义为胡说八道的话,以城清尘的聪慧,不难理出一条思路来。

    这个世界上,神奇的事情有很多,她只是感到有些梦幻,这掌控者居然会出现在这里。

    水月弯不说话,手中的力道不但没有放松反而是紧上了几分,瓷白的面容在这般灰蒙蒙的天气之下更加显得精致,渐渐的,冰冷的迫人之气散发出来,城清尘蓦然回过神来,赶忙开口道:“弯弯,我……”

    “你看见了吧。”

    &n

    bsp; 不等城清尘说什么,水月弯幽幽然开口,与此同时,素手一松,城清尘喉间压力一收,瞬间感到一些肿痛。

    城清尘确信,要是自己在看到水月弯的一瞬间就尖叫出声,她恐怕会第一时间叫自己发不出来声音!

    她自己也是一样,在秘密被人窥视的时候,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要先杀人灭口,随后才会去看这人的身份。

    拍拍胸口,城清尘意识到自己是与死神擦肩而过了。

    水月弯在那一瞬间没有直接将自己杀死,已经是手下留情。

    “我要是说没看见,你也不会相信。”

    水月弯看她一眼,笑了笑,不置可否,走到一旁的石桌上坐下,到了两杯茶水,抬手一引。

    “这么晚来找我?”

    她很平和,甚至还带着一些笑意,但是城清尘却没由来的皮肤发紧,心脏的跳动都是加快了些许。

    水月弯与平时很不一样,真的很不一样,在她看来,越发尊贵,高不可攀。

    城清尘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已经端起了那杯茶水,握在手中发呆,连自己什么时候坐下的都不知道。

    真是可怕的人儿。

    “弯弯,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不过我绝对不会让第三个人知道的!”

    没心情喝茶水,城清尘看着水月弯淡定的样子,哭笑不得的觉得,这到底是谁被窥见了秘密?

    自己那么紧张,她却是淡定的很。

    水月弯点了点头,就当做是相信了她。

    城清尘越发心慌了,身形也是不稳了起来,原本她就是不好的身子,这么一激动,就咳嗽了起来。

    水月弯挺心疼自己的,被别人发现了秘密,还要去安慰始作俑者。

    “当真没事,你不用激动。”

    确实是没事。

    不仅仅是相信城清尘的人品,最近她自己也略微有些感应,她的异能,只怕是要瞒不住那个男人了,更甚至于,可能瞒不住世人了。

    水月弯越是想要找出原因,反而就越模糊,找不到方向。

    被城清尘发现,或许只是一个前兆。

    在她这样的强调之下,城清尘终于是相信了,当真是没什么重要的事情。

    在她失神之间,水月弯递过来一个香包,扬手示意她戴上。

    “你的病不好治,但是不是绝症,或需要久一些。”水月弯微笑道,“我会尽力,在此之前,你要是再在这大半夜出来受了凉,即便是我也无能为力。”

    不管是什么时候,到了晚上都会有些凉的,更别说这个时候是晚上最凉的时候,这么不顾自己身子跑出来,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吗?

    水月弯问了,但是人家没答。

    “……”

    城清尘还有些晕乎乎的,猛然被水月弯一问,下意识的就摇头了,导致水月弯极度怀疑。

    不过若是是在有内情的话,水月弯亦是不会多问。

    这么一想,水月弯便放下了询问的心思,但是谁知道,她不问了,但是当事人倒是不干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