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三百二十三章孤身一人的
    这不是逞强,是自信。

    水月弯回来之后,并没有跟炎破天说城清尘的病,这是隐私问题,况且,她也没有什么必要跟炎破天说这个事情。

    而就在水月弯一边把握着皇宫之中的动静,一边为城清尘治疗的时候,却是被炎破天突然告知,他有事情,要离开一段时间。

    水月弯当时是个什么感觉呢?

    只不过是在心中叨叨了一句又要离开了而已。

    即便是在这宅子之中的时候,炎破天亦是三天两头的不见人影。

    她在院子中架了一抬躺椅晒太阳的时候,转个头就可以看见他端坐在书案前,微微蹙着眉,认真严肃的模样,一手执笔,另一手已经去拿下一封密信。

    有时候半夜起来倒水,透过玻璃也能看到他的房间亮着灯,再提及白日里,简直就是神出鬼没。

    更有偶尔,她醒来的时候,发现被人揽在怀中。

    行一行二都不在,想来都是被他派出去执行任务了。

    想着想着就有些心疼了,水月弯在那股原谅他的冲动上来之前,及时的打住。

    这般多的愁绪,都有些不像自己了。

    他走得急,许是有什么真的超出了他的掌控,抱着她说等他回来,然后含着歉意说要即刻启程。水月弯沉默着,只来得及给他准备一些药材,还有几个香包,就已经是极限了。

    “本王不在,你且照顾好自己,国都中的事情不必担忧,本王都已经安排好了,乖乖的等本王回来。”

    水月弯乖乖的点头,思忖片刻,最终还是自袖间掏出一个看起来更加袖珍的小香包。小香包鼓鼓囊囊的,看起来里面是装了不少珠子的样子,而随着这珠子的出现,四周的空气都是有些湿润了起来。

    “这是我……偶然得到的珠子,力量很是强大,关键时刻丢一颗出去,想来会很有些震慑效果,你收好。”

    话音落下,小手抓着那小香包,放到了男人的掌心中。

    “好。”炎破天并没有多说,甚至并没有询问水月弯这东西到底是怎么来的,只是珍而重之的将之收到了袖中。

    彼时正是子夜之时,夏夜凉风习习,偶尔一两只萤火虫飞过来,照亮了两人面上最细微的表情。

    “本王虽然尽力安排,但是难保不会有考虑不周到的地方……若是出了纰漏,你便进宫去寻求本王母妃的帮助,记住了吗?”大手正要提缰绳的时候,他似乎又想起了什么,转头叮嘱道,容颜依旧俊逸,却多了些疲态。

    水月弯心软了,轻声的应下了。

    四目相对,炎破天微微点头,终于是一提缰绳,极快的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水月弯轻轻搓了搓双臂,扯唇想笑,但是却笑不出来。

    “小姐,外头蚊子多,快进房吧,奴婢做了栀子花露,涂一些,就能防着蚊子了。”波波走上前有些心疼道,同时手中一件纱衣披上了水月弯削瘦的肩头。

    “你说,我对他要求是不是有些高?”水月弯拉紧纱衣,望着那黑暗之处喃喃,“与别的男子比起来,他已经做得很好了。”

    &nb

    sp; 为了她闯进迷雾森林,取来对他没有半点用处的昊天水镜,在丞相府的时候站在她的身边,在大殿之上是毫不犹豫的护住自己,更甚至与他父亲撕破脸皮。

    她想不出还有别的人能够比他做得更好。

    但是她又实在是放不下他时时说走就走,更甚至还瞒着自己什么重要的事情,万事不与她商量便自作主张。

    大男子主义,霸道,强势,不好伺候还爱吃醋有暴力倾向……

    等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的时候,她在那一瞬间哑然失笑。

    对上一旁波波担忧的眼神,水月弯微微笑道:“无碍,回去吧。”

    ……

    炎破天暂时离开的消息是瞒不住的,并且只要是有心人都能够知道九王爷去往何处,当下除了讶异之外就是紧张了。

    九王爷千里迢迢赶赴边疆,难道是边疆战事告急,三国又有异动?

    这么一想之下,七夕的热闹暧昧余韵都不复存在,剩下的就是人人自危。

    这一切,水月弯感受得到,但是却默不作声。

    随着炎破天的离开,炎凉也是未有再回来过,听暗卫说,似乎是炎破天给他动了什么手脚,他辖内手下暴露了一个叛徒,涉及到一些机要,急急忙忙回去处理事情去了。

    听了这话,水月弯也只能是哭笑不得。

    为了能够走的安心,炎破天可是将自己能够想到的威胁以及隐患全部都给排查了一遍,并且即刻想出解决方法付诸实践,快准狠的打击以及领导力,实在是叫水月弯叹为观止。

    比如,太师府不知何故闭门,不见白幡不见痛哭,也不见太师告老还乡,似乎就是这么突然间的关个门休整一下罢了,但是这官宦人家,哪里有关着大门这么许久的呢?

    面对着外界的种种猜测,太师府就好像是不知道一样,旧以依旧关着大门,隔绝了外头一片的好奇打探的目光。

    水月弯也一样是好奇。

    但是她更好奇的是,男人究竟动了什么手段这才叫他们放弃了找个说法的?

    徐景失踪,下落不明,太师府不是应该拼着全府上下来跟她闹吗?

    即便是有男人压着,应当也不会这般乖觉。

    仔细想想,太师府似乎是真的许久都没有蹦跶了。

    在水月弯详细了解之下才终于知晓。

    “哦?太师府这样的状态已经有半个月了?”

    苏警缓缓点头,妖媚容颜有些苍白:“的确如此。”

    水月弯没有发现苏警的异常,倒是一旁的波波双眸微微睁大,有些惊讶。

    “太师府似乎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情啊?”水月弯摸着下巴,美眸中是少有的兴味盎然,偏头笑道,“递个帖子,明日去太师府上叨扰一番。”

    波波回神,赶忙应下。

    水月弯满意点头,双眸渐深。

    别人不知道为什么,她倒是能够猜出来一些,要太师府消停,最简单的方法,就是将徐景还回去。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