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三百二十二章顽疾
    想想都知道不可能。

    就算是许下了承诺,只怕也是很有些分量的。

    他说的话,水月弯只能信一半。

    “当真,只是一个小承诺,没什么的。”承诺,兑现了才是承诺,而他,从头到尾都没想过要兑现,只是耍耍他们罢了。

    本来就是一个传说,即便是他最后无法兑现,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是天意,怪不得他。

    于是炎破天一边搪塞者三国,一边用了点手段,给他们吃了颗定心丸,在这之中取一个平衡,形成了这样一个诡异的对峙局面。

    水月弯想要知道承诺的内容,无奈炎破天的嘴巴是很难撬开的,不但什么都没有问出来,反而是被他吃了不少豆腐。

    她气得不行,狠狠的推了推他。

    炎破天朗声大笑。

    “我明日就离开了,城清尘那一日只怕是被吓得不轻,我得去看看。”

    炎破天没有意见,身为九王妃,这是小事情,也是身为王妃所必须做的交际。

    于是第二日,水月弯便是叫波波递了封拜帖上了太傅府,不多时便是收到了回复,水月弯倒是颇有些意外。

    拜帖递了出去了,太傅夫妻应当也知道是谁要来拜访了,没有从中阻挠,顺利的不可思议。

    就以水月弯的名声,一般明哲保身的人家,是避着水月弯如同避蛇蝎的。

    无端端的就对这太傅府产生了一些兴趣,能够养出城清尘这般女子的人,想来相处起来会很舒服。

    水月弯想的没错。

    刚进门,和善的下人就送上了茶水,恭敬不失亲切。

    太傅夫人迎了上来,身边跟着脸色有些苍白的城清尘,见着了水月弯,眼眸微微亮了亮,勉强扯出一抹笑。

    太傅夫人很爽朗,见着水月弯的第一眼就似是很喜欢她似的拉住了她的手,叹道:“多好的一个姑娘,怎么这世道的流言将人传成这样了?”

    眸子玲珑剔透,见人落落大方,她看人从来就没有错过!

    这是个好姑娘。

    水月弯一时之间不知道怎么反应了。

    大部分人,在第一眼见到她的时候,都是满满的恶意,其中也有老人家,就好像那个国师。

    第一次,除了在外公身边的时候,感受到一点点的善意。

    很新奇的感觉,水月弯喉间有些发紧。

    “尘儿跟我说了,昨晚是你救了她,险些自己身陷险境,怎么样?你可有伤着?”说话之间,担忧的眸光一直在水月弯身上逡巡。

    水月弯额间渗出一些湿迹,有些不适应太傅夫人这般热情以及关爱。

    城清尘敏感的看出了她的不自在,抿唇出口道:“娘亲,弯弯来了这么久,站的腿都酸了,您都不让人家坐下。”

    “哎呦看看我这脑子,来来,快坐下。”太傅夫人嗔了她一句,“女孩子家家的,这么逞强作甚?”

    水月弯带着些感激的看了城清尘一眼,坐的顺从。

    之前很少听城清尘说她父母的事情,原本以为是有什么难言之隐,但是现在水月弯隐约有了些猜测,想来是城清尘怕刺激到了自己,这才缄口不言的。

    她看得出来,城清尘被教育的很好,很用心。

    “多谢夫人,我不累。”顿了顿,“我是来看清尘的。”

    按理说,这话是十分没有礼貌的。

    遇见长辈,该寒暄,表示尊敬,但是水月弯却不是这样,直接说明了自己的来意,并且在太傅夫人面前直言,容易造成一种……你碍事了的错觉。

    要是心眼小一点的人,只怕是就要记恨在心了。

    水月弯不是没有意识到,而是确实有些担忧。

    城清尘的面色,实在是不好。

    “这个我知道。”太傅夫人不在意,摇摇头道,“有你这样的挚友,是尘儿的福气。”

    水月弯亦是摇头,将视线投向城清尘:“将手给我。”

    城清尘不明所以,但是在水月弯淡淡的话语之下,就像是被蛊惑了一样的,将手伸了过去,等回过神来的时候,水月弯已经闭上眼睛,专心听脉了。

    有疑问的城清尘以及太傅夫人,只好将满肚子的好奇吞回去,不敢打扰水月弯。

    片刻后,水月弯睁开双眸:“清尘,你有顽疾?”

    这里没人,水月弯直言不讳。

    太傅夫人以及城清尘却是大惊,继而是由衷的赞叹。

    “月弯,你是医者?我怎的不知道你还有这般能耐?”城清尘在惊诧之余,更多的是喜意。

    水月弯身边处处都是危机,要是多一点本事,就多一分自保的手段。

    自己的顽疾能不能得到治疗,她已经不关心了。

    都说是顽疾了,这么些年来,该看的医者,该吃的药,都吃了不少,还不是现在这半吊子的样子?

    “娘胎里带出来的毛病,不好治。”

    都知道不好治,所以城清尘没有抱期望,听她这么说,也没有失望的情绪。

    “等你调理好受惊的惊症的时候,再来宅子里找我吧,我想要研制一些药物,给我半个月时间,另外这段时间,我要你准备一些药材,都要五十年份的,新鲜的。”

    话落,不管二人目瞪口呆的样子,径自取了毛笔,沾了沾墨,不一会儿就写了一大张。

    “孩子,你这是在……做什么?”太傅夫人觉得应该不是自己想象的那个样子,但是这女孩子处事又是极为干脆利落,她还没有回过神来,她已经写好了一张了!

    水月弯挺少一次性说这么多话的,润了润唇,又道:“开药。”

    她觉得还是少说话好,说话好累,比吃饭还要累。

    太傅夫人失笑:“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是清尘的病啊是老样子了,经常会这样。”

    话是这么说,但是话语中那浓浓的担忧以及痛心,水月弯听得出来。

    她放弃缄口了。

    “清尘的病,能治,但是就是有些麻烦。”

    水月弯一句话落下,两人都有些呆滞。

    城清尘回过神来,抓着水月弯的手,激动的说不出话。

    “真的。”

    哪怕是药石无医,许久没有动用的异能,也可以使它改头换面。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