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三百二十一章一个承诺绑住三国
    这是事后,炎破天将这男子绑回了九王府,从他口中问出来的。

    炎破天看出水月弯面色有些古怪,不动声色的皱了下眉头。

    水月弯没想着瞒着炎破天,干脆利落的道:“她想要找的那枚玉佩,怕是在我这儿。”

    话落,又是摇摇头:“准确点说,是在果儿那里。”

    炎破天浓眉蹙起,颇有些惊诧。

    于是水月弯便把那天,救了七王爷,但是却没有留下身份,只是取走了那枚蓝色的玉佩作为诊费的,谁承想出了曾静静这么一档子事情。

    救七王爷的是她水月弯,玉佩自然是在她水月弯的手里,但是七王爷和曾静静都是不知道,一个不知道救他的人就在眼前,一个则没有证明自己身份的东西。

    难怪水月弯看着那两人,总觉得几分怪异。

    “本王的猫儿,在本王不知道的时候,都招惹了些什么人?”

    炎破天咬牙切齿。

    他忌讳她身边出现别的男人,苏警也就罢了,襄王有梦神女无心,但是炎凉,炎破天介意的很。

    就那么几天的时间不在,她都能给自己招惹来一个情敌。

    救命之恩啊。

    要是换了自己,直接就是拿着救命之恩赖上水月弯了,没什么不好听的名声,还能抱得美人归。

    他气得吃不下饭,将水月弯丢下,一个人回了房间。

    水月弯面露异色,而这等异色在炎凉登门的时候,收起的干干净净。

    炎破天撂挑子了,今日又是在九王府歇息的,水月弯想了想,将七王爷迎了进来,上了杯茶水。

    缓缓落座,水月弯道:“稀客。”

    对九王府来说,七王爷的确是稀客。

    当今皇帝向来介意皇子之间拉帮结派,尤其是炎破天有些摩擦最好,当然,炎破天与炎略天是例外,一母同胞的兄弟,闹翻了传出去反而不好听。

    炎凉温温凉凉的,看起来没什么人气儿,就像是那块冰凉色的玉佩,是一种凉器。

    水月弯就有些打量着他。

    极为睿智的男人,是怎么被曾静静那极为拙劣的借口骗到的呢?

    拿不出玉佩,这可能性就已经很低了,况且她不会医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七王爷是被骗的。

    或许是心甘情愿被骗?

    想着,水月弯就有些入神了。

    炎凉亦是盯着水月弯,觉得她今日有些不对。

    七夕节啊,果然是远古流传下来的情人的节日,让他的心神都晃了晃。

    炎破天一进来的时候,就看见了这二人四目相对,吃吃相望的场景,差点没有气炸了肺。

    他怒极反笑:“七哥好兴致啊,不去与你的美人过节,跑到我这儿做什么?”

    看看,气的连自称都没了。

    水月弯刚回过神来,就被某个狂吃醋的那男人给抱到怀里,啪叽一口就在她颊边偷了个香。

    水月弯呆滞当场,随后小脸就是飞上了些红润,嗔怪的瞪了他一眼。

    九王爷大大不但不气,还觉得很爽,因为他看见,炎凉的脸都黑了。

    “天色晚了,七哥你多有不便,还是请吧。”

    不便?他一个大男人,在你的九王

    府,怎么就不便了?

    要说起来,不便的还真是另有其人。

    但是偏偏那不便的女子,老神在在的坐在主位上,任由炎破天赶人,还眯着眼睛,一副小狐狸的模样。

    这到底谁才是男子啊?

    炎凉倏地有些不耐。

    这次他来是有事情的。

    “听说你们在街上抓到了一个人?本王想见见。”

    炎凉说的很直接,在她看来,这件事情跟炎破天以及水月弯都没有多大的关系,即便是说了也是无碍。

    但是错就错在,真的有关系。

    炎破天很痛快:“人已经被本王宰了,怎么,你想给他送终?”

    炎凉的手,一瞬间握紧,隐约有几分动容:“怎么可能!”话中有着浓浓的遗憾。

    他听说了玉佩的事情,大晚上的跑了过来,结果却被告知人已经被收拾掉了?

    他很愠怒,连带着抹额的光华都变得浓烈了起来。

    “你在骗我!”他一直在找那个救了他的少女,玉佩、白衣、会医是他知道的全部,大海捞针之下有了些消息,最后这线索直接被掐断?

    炎凉难以接受。

    炎破天正待说些什么,水月弯却是插口,眸光幽幽的:“迷雾森林多险地,那女子不会一个人出现在这里,只怕是山中猎户的女儿。”

    这一番话,就是表示自己已经知道了玉佩一事了。

    炎凉就回头看炎破天,无声询问,炎破天也不避忌,痛快的点了点头。

    就当做是他说的吧,总比暴露了弯弯的身份好。

    得到确认,炎凉心中有些情绪,说不清道不明,叫他有些低落了。

    白衣、会医、胆识过人,那让自己迫切想要找到的女子,与水月弯实在太像太像,有一度光阴,他甚至认定水月弯,但是现在,他不是那么自信了。

    水月弯与炎破天的双簧,想要看破没那么容易,或许他信了,又没信,水月弯都不好评断。

    总之他人是走了,还颇有些失魂落魄的感觉。

    炎破天一把将水月弯抱起来,酸溜溜的问:“担心他?”

    水月弯很乖巧,窝在他怀中不闹不说话,像只精致的瓷娃娃。

    这几天的事情一打搅,好像她之前对他的怒意都去了几分,看她没什么抵触的样子,九王爷大大想求点福利。

    将人抱进大殿,放在自己的腿上,九王爷大大满足的喟叹:“真舒服。”

    她的身子小小软软的,大夏天的却是温凉,软滑的叫他爱不释手,水月弯也不介意给这憋了许久的男人一点甜头。

    耳鬓厮磨之间,盛夏的热度更高了。

    九王府大殿中铺的是冬暖夏凉的玉石,说是温度高,只是人心悸动所致。

    “听说三国现在发了疯似的要找你,你想好拿什么稳住他们了吗?”

    干柴烈火被水月弯一句话扑灭。

    炎破天双眸幽深,大手依旧作乱,隐约要穿过水月弯上衣的前襟往上走,被她眼疾手快的制住。

    “只不过是一个小承诺罢了,当不得真。”

    炎破天不想骗她,话说的半真半假。

    “一个空虚的小承诺,绑住三国?”水月弯似笑非笑的。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