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三百二十章七王爷指使
    最后那一声感叹,尤其的动人回肠。

    水月弯像是开了眼界似的,颇有些惊叹。

    她是知道有这么个地儿特地给男人做皮肉生意的,但是却也没亲眼见过,不管在哪里都是被人看不起的,也正是因为这样,当初阿纹的婆婆不接受治疗的时候,水月弯开口就是要将他卖到倌馆里去,只要已经入哪个地方,不管你有没有被玷污,旁人都不信,拿来威胁人倒是极好的。

    面前这人姿色虽然只是中等,但是这……叫的的确是有些特色。

    男人要是骚起来,就没有女人什么事情了。

    水月弯大喇喇的打量还在叫春的男人,意外的眼前突然投下一片阴影,顺道的,那两只大手宽厚干燥,可以将她的耳朵也顺便捂起来。

    她什么都看不见,但是却能闻到一阵清冽的松墨香气,微微提起来的防备就缓了缓。

    他炙热的气息喷薄在她的头顶,俨然是气的不轻,一声唿哨,因为人多而拥挤的街道上瞬间就被劈开了几道大口子,一队黑衣人马闯了进来。

    用不着炎破天再多说什么,利落的卸了那人的下颌骨,斩断了手脚,收拾了他。

    原本热闹徜徉的大街上,因为这凶残一幕陷入了冷寂。

    有人用余光偷偷瞟那个寒气勃发的男人,惊呼之中想起来了这男人的身份。

    九王爷!

    那么她身前娇小的,被他护着的女人,就是那传说中的前丞相府的二小姐,水月弯了?

    要说这二小姐,那可真是三天三夜都说不完。

    “将人折腾成这样作甚?原本热热闹闹的气氛,都被你给毁了。”

    正在寂静之中,一道轻缓动听的声线响起来,带着些嗔怪,叫气氛缓和了些。

    正是那从始至终没说过话的女子。

    扒下来炎破天紧张的大手,水月弯哭笑不得的。

    “你金戈铁马,喊杀冲锋都没见怕过,如今这你倒是上心了?”

    炎破天盯着水月弯真正带笑的美眸,知晓她是真的没有伤心或者害怕,放心的同时还真是有些气愤,大手扬起,冲着那娇臀就是一掌!

    轻轻的。

    啪声。

    水月弯瓷白脸颊,刷的红了个透,好红好红。

    大夏天的,衣衫穿的薄,这一掌下去,不痛,但是敏感部位微微的酥麻,却是叫她怎么也没有办法抹去那种羞耻感,尤其还是在大庭广众之下。

    这男人,忒大胆。

    炎破天的心情倏地变得极好,挥手,那弱柳一样的男子就像条死鱼一样,被毫不留情的丢在地上,随后被一脚踩住。

    是那个原本写了他下巴颏儿的暗卫,手利落一翻一推,下巴颏儿又给接了上去,周围的人儿围了一圈又一圈,见九王爷似乎没有清场的意思,便乖乖的在边上站着,看戏。

    九王爷的手段,怕是怕,但是有的时候,这种场景更加不多见,九王爷总不会事后丧心病狂的要把这么多人全部都宰了吧?

    不至于。

    炎破天也有自己的考量,因为种种原因,水月弯近日的名声实在是算不上好,虽然水月弯自身并不在意,但是并不代表炎破天不在意。

     

    她是要成为王妃的,清贵娇华,身份贵重,一点点委屈都不许有。

    审问一个人,最直接的办法是什么?

    权势。

    九王爷选择最为残暴的方式,丢出一块令牌,那暗卫眼疾手快的接住,捧到了那已经可以喊叫出声,现在叫的凄惨的男子面前,强迫他看。

    捧着,是对这一块令牌的尊重,小心翼翼的不让它沾上下等人的血污。

    那男子看清了令牌上的字后,脸色白的透明。

    他知道他惹了什么人了。像他们这种人,会认字,会吟诗作画,会讨好人,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

    他们缺少了一些男人真正的血性,于是他们就会对兵营之中的热血汉子产生一些向往。

    九王爷,更是他许多难以启齿的梦想中出现频次最高的一位。

    他后悔接了那一位的活了。

    炎破天不着急,像是耍猴一样,任由那人脸上五颜六色缤纷多彩,不急着催促。

    “我……我说。”

    水月弯意外,扭头问男人,小眼神狐疑狐疑的:“你动了什么手脚?”

    当然了,只不过是丢出去一块令牌而已,什么都还没做,水月弯原本还以为这男人要血溅七夕呢,顿感有些无聊了。

    不是喜欢审问人,只是喜欢那等把控人性的过程,颇为有成就感。

    炎破天就低低的笑:“许是良心发现。”

    他也不知道,只当做这人是怕了九王府,一个直男,想不到别的地方去。

    另外,他的弯弯没有做什么亏心的事,他根本不怕在这样人多口杂的地方审问这男子,另外就是,烟花之地求谋生的男子,他的雇主不会叫他知道身份。

    他说,也说不出什么有用的东西。

    这么做,只是给暗中的人一个小小的警告罢了。

    但是炎破天却是没有想到,这暗中针对水月弯的,除了他想的那人,居然还有一人,还是一个女人。

    “曾静静?”水月弯颇有些惊奇,另外还有一点是好笑,“江湖女子,手段还真是带了些江湖的俗气,她给了你多少钱?”

    那男子颤巍巍伸出一个指头。

    “一百两?”

    “是一千两。”炎破天接过话头,“那女人是不是还有别的交代?”

    一千两银子,一个江湖草莽出身的女人居然能拿出来,这本来就是一件难以置信的事情。

    “好手笔,难不成……”其中有七王爷的力?

    水月弯听了这价钱之后,就想起来了那皎皎月光一般、喜穿蓝衣的男子,心中有了一丝芥蒂。

    炎破天挑眉,低头看她,并不反驳。

    貌似没有听到什么有用的消息,周围的人都三三两两的散了开去,也就只有那些垂涎炎破天和水月弯容颜的少男少女们还远远驻足,不愿意离去。

    这二人都是国都城中少见的绝色,心知自己得不到,多看两眼饱饱眼福也是好的。

    那男子的话不能全部信,但是也不能不信,水月弯觉得还有内情。

    “找一枚玉佩?”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