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三百一十九章你什么时候再来宠爱我
    水月弯瞅了眼那悲惨的落在地上的簪子,抽了抽嘴角,无奈的道:“就算是你不束发也不用这般狂暴吧……簪子碍着你了?”

    九王爷大大抿唇,不语。

    看起来是真的很碍着他了。

    但是为什么呢?

    水月弯真是有些不解,经过一家饰品店的时候,看到了这簪子,并不知道怎么的就是想起了炎破天了,于是就买了下来。

    不喜欢的话,也不用毁掉吧……这簪子可是花了好几两银子的。

    一旁,城清尘看着这二人,略微有些摸不着头脑。

    “九王爷可是……不喜欢弯弯送的簪子?”城清尘杏眼微动,见水月弯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却是试探着开口道。

    她倒是认为,九王爷不是不想要,而是……想歪了。

    原本炎破天根本没有注意到边上还有这么一名女子在,但是她一出声,炎破天就算是再忽视也注意到了。

    “何意?”

    炎破天皱着眉头,仔细盯着水月弯的侧脸,却是面色淡淡的根本看不出什么,再看城清尘,却是被炎破天这没有好气的问话给吓了一跳。

    “小女子的意思是……”

    “这簪子是我买的,怎么?有问题吗?”

    炎破天正要再度问话,却是被水月弯这么一句话给固定在了原地。

    弯弯自己买的……

    不是他所以为的那样?

    所以说……自己是做了什么样的傻事?

    “弯弯……本王……本王不是故意的。”

    水月弯瞟了一眼被狠狠丢在地上的可怜簪子,冷笑了一声。

    九王爷大大表示没辙。

    城清尘险些给笑了出来,万幸是忍住了,不然的话,只怕是九王爷便要灭口了!

    “好了弯弯,那边马上就要开始放河灯了,再不走的话,最美丽的那一盏就要被抢走了!”

    闻言,水月弯轻轻的哼了一声,点了点头,这温顺的模样倒是叫炎破天有那么一些些的嫉妒了。

    “本王知道,本王带你去。”炎破天见水月弯像是有兴趣的样子,眉梢一挑,自荐之下还带着一丢丢的讨好。

    “我认路。”水月弯瞟了一天周围又是嫉妒又是愤恨的视线,微微掀唇一笑:“不打扰你了,清尘,我们走吧。”

    话落,倒真的不管身后面色青黑的炎破天,转身就走,将人直接丢在了背后,城清尘提着一口气,跟上了水月弯,好片刻才放松下来,再转头看的时候,眼前一花,九王爷已经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到了水月弯身边,像是一尊神像似的。

    相较之下,城清尘觉得自己有点多余。

    这次的七夕气氛很是有些诡异,在朝堂不稳,大军围城的情况下,着急忙慌的可能是边城的百姓,但是城池之中,却依旧是感受不到什么紧张之感,尤其是只求安稳,食饱果腹的普通百姓。

    这样极重的两极分化却并不妨碍有人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除掉自己觉得碍眼的人。

    只是再往前走了没几步,便是突然间听到一阵

    喧哗声。

    水月弯星子一般明亮的眸子一闪,抬眼往前看去,同时身形一动,拉过一旁略有些慌乱的城清尘往后一推。

    “先躲起来。”

    “那你呢!弯弯,前面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你一个女子去了有什么用呢!”

    慌乱之中,城清尘只来得及抓住水月弯问这么一句,在她思想中,脑海中,身为一名女子,在家绣花画画,找个好夫家,相夫教子,这就是全部了,这骚乱不该是由她们来管的。

    但是万万却是完全不这样,男人能做的事情,她一样能做,潇洒随性、特立独行,嚣张,淡然,却是自己极为羡慕的!

    的确是很不一样的女子!

    半点没有之前那和尚说的一样心性恶毒一类的!

    她相信自己的直觉,自己看人绝对不会错的!

    “你小心!”

    喧哗声越来越近,城清尘知道自己不能在拖了,只来得及叮嘱这么一句便是在暗卫的保护之下,退到了安全的地方,心中担忧却无能到什么实际的帮助都给不了。

    原本喧闹的大街之上,有个磕磕碰碰发生一些喧闹实在是太正常不过的事情了,但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在这样喧闹的大街之上,这么一个好机会,要是皇宫里的人不知道要利用的话,那么睡鄂豫皖真是要怀疑他们的脑子是不是真的已经坏掉了。

    水月弯能够知道那两父子心中在想什么,所以才这么不慌不忙,大胆的带着城清尘上街来。

    一切尽在掌握,也就不会担心会伤到城清尘了。

    确认城清尘已经安全了之后,水月弯自己则是冲着那喧闹之地直直的冲了过去,身后,炎破天当仁不让的急急跟上。

    ……

    前方的确是发生了一些混乱,但是却不是水月弯相像的直接冲她而来,倒有些意思了起来。

    炎破天一见那喧闹中心的事情,当下那张俊脸就是扭曲了起来,拉过水月弯,大掌直接就是盖上了她眨动的、兴趣盎然的双眸,寒声暴怒道:“不准看!”

    回头叫过隐在暗处的行二,唤人过来清场子。

    水月弯倒是没有拒绝这免费的服务,毕竟这等露肉的场景要看不看都是没有关系的,看了反而还有些辣眼睛。

    水月弯很有些好奇,这差不多把自己剥光光丢在大街上的男人,到底是哪家的……小倌。

    没错。

    在这大街之上,还真有个恨不得把自己脱个干净的男人,娇弱的躺在地上,没炎破天俊,没苏警艳,身上还布满了某些暧昧的红痕,看上去就像是某些虐待癖好的人所留下的。

    做作的有说不出来的有些反胃。

    更严重的是,那人见着了水月弯,就好像是见着了肉骨头的饿狗一般,直直的冲了上来!

    一边冲上来,一边喊,那声音可真是婉转如莺啼一般,九曲十八弯,听之叫人忍不住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夫人!夫人,你前些日子包下了小的,小的对您是茶不思饭不想,如今都瘦了,您说过,只要小的在今天这么做,你就会再宠爱小的!”

    “小的现在照您说的话做了,您什么时候再来……啊!”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