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三百一十六章这里不欢迎你
    只不过是问了一句去哪儿玩就可以兴奋成这样。

    城清尘没说话,但是她身侧的丫鬟却是笑道:“可不是么,我家的小姐大门不出二门不迈,连出来见水姑娘都是跟老爷夫人好一顿撒娇……”

    “晚夏,住口!”

    那丫鬟不知道为什么被吼了一顿,对上城清尘薄怒的面庞,悻悻的闭上了嘴,但是看那不服气的神色,是依旧有些不满被呵斥的。

    水月弯冰眸微微瞥了她一眼,无甚喜怒,丹凤眼眸在不笑的时候却是十足摄人的威严,动人心魄。

    那丫鬟在无意之间对上水月弯的视线,却是惊吓一般的惊叫了一声,这么突如其来的一嗓子,却是吓到了不少这在场的人。

    在场的人,都不是什么好惹的。

    炎凉喜静,此刻正是微微皱眉,有些不满这丫鬟一惊一乍的。

    炎破天则是敏感的感受到了水月弯身上的不善之意,微微的放了些心神在那丫鬟身上,这么一来,更是叫他不喜。

    “清尘,这丫鬟,怎的性子这般毛躁,不知道收敛的吗?”淡淡的收回眼神,水月弯轻声道。

    城清尘微微蹙着秀眉,那手还保持着抬起的姿势没有放下去,显然是之前知道晚夏出言不逊,但是没有来得及阻止。

    “我的心腹身子不适,我便叫她好好休息,这我倒是有些考虑不周了。”城清尘微微蹙着柳眉,摇了摇头。

    原来是这样,这丫鬟,本来就不是在城清尘身边伺候的,难怪这么没有眼力劲了。

    眼中收入晚夏颇带着一些怨恨的眼神,城清尘微微的摇了摇头。

    水月弯多看了城清尘一眼,知晓她心中已经有了计较,于是便不在多说。

    那丫鬟许是为了解释城清尘之前不经常出门上街,于是出个门都是不容易,但是谁都知道,之前丞相家的事情。

    水月弯现在几乎可以说是无父无母,只有一个弟弟伴随在身旁的可怜人儿了。

    更别说这段时间,水月弯还将水果儿给放到了将军府外公那边,自己更是经常见不到他。

    这个时候这丫鬟说这话,万一要是被有心人拿来挑拨离间,那么只怕是要另起一番风波了。

    也无怪城清尘会这般急切的打断了那丫鬟的话,许是害怕勾起了水月弯的伤心事了。

    对上城清尘带些抱歉内疚的眸光,水月弯却是微微一笑,半点没放在心上。

    若不是城清尘这么阻拦住那丫鬟的话,水月弯只怕是都要忘记了,自己现在这个状况在外人看来真是有些可怜的。

    “你不必介怀,我没事。”水月弯淡淡的解释了一句,随后便是笑着又是商量着,这七夕去哪里玩好。

    像是真的没有什么大碍的样子,平常的不能再平常。

    听着听着,炎破天终于是受不住,一把将某个聊的欢快的女人给拽了过来咬牙切齿的蹦出一句话:“你之前说的,七夕有约的事情,就是跟她?”

    水月弯一脸你才知道的表情,戳戳他的胸膛:“不然呢?难道还是你不成?”

    怎么了!

    怎么就不能是他?

    他之前还喜滋滋的以为……

    眸光一转瞅见炎凉颇有些幸灾乐祸的神色,九王爷大大的面色瞬间青黑无比,隐隐间还有青筋跳动。

    “你怎么了?”见炎破天面色变换,水月弯好奇的问道。

    九王爷大大深吸了一口气,摇头示意自己没事。

    这事不能说!

    打死都不能说!

    太丢人了!

    于是,在炎破天极强的控制能力之下,那面色一瞬间的异常很快就是被压制了下去,随后又是恢复了那个高华威仪,深沉内敛的男人。

    “没事的话,那你就去做自己的事情吧,我记得之前你好像很忙。”

    炎破天眼角又是一抽,额角的青筋都是暴跳了下。

    虽说话是这么说了,但是炎破天却硬是留了下来,并且在那儿充当放冷气的压力制造者。

    水月弯也不赶人,无形之中叫炎破天的面色更加黑了。

    正在这个时候,却是偏偏有人来找存在感。

    “喂,你是什么人?来这里干什么?难道也是被这个女人给抢走男人的?”曾静静却是正在这个时候,指着这明显气质都是不一般的女子,有些沙哑的声线居然变的有些尖锐,心头一阵危机感油然而生。

    原本水月弯这么一个狐狸精就已经是不好对付了,现在又来一个,七王爷的心,只怕是……

    于是在这种不明所以的嫉妒心驱使之下,直接是冒出了上面这一番话。

    江湖女子,素来都是不多讲礼仪的,即便是那些男人口中的荤话都是知道一些,这话说出来,曾静静丝毫不觉得有什么欠妥。

    更甚至于在满心满眼都是对这新出现的女人的敌意的时候,连一旁的炎凉眼中一闪而过的厌恶都是没有感受到。

    水月弯二话不说,指尖已经是夹上了一枚金针。

    “炎凉,管好你的女人,她难道不知道,她在别人家里乱叫是一件很失礼的事情吗?”

    “你说什么!”曾静静被水月弯那话中的鄙夷以及讽刺气的尖叫!

    水月弯冷着脸,漆黑光华的双眸盯着曾静静,重复了一遍:“土狗。”

    “啊啊啊啊!水月弯你这个贱人!你有什么资格这么说我!你给我收回去!”

    曾静静气的险些没有抓狂,那双原本好看的眼睛现在却狰狞的不成样子,令人不想再看第二眼。

    “滚出我的宅子!”水月弯半点面子都不给正站在曾静静身后,面色难看的炎凉面子,手指指着门口,玉白的容颜之上,隐隐有一些怒色。

    炎凉觉得自己应该说些什么,但是却又不知道要说什么,自己并没有那种立场劝说水月弯。

    “王爷,你倒是看看,这女人友多么无礼啊,她居然要我滚出去!”只是嘴上功夫,就算是是个曾静静都不是水月弯的对手,但是若是论起撒娇找帮手,水月弯却是甘拜下风。

    没办法,她或许学什么都快,但是就是这撒娇实在是不拿手。

    \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