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三百一十二章是啊都是我做的
    国师那种不知道为什么的未知的忠诚,有时候更像是一种愚忠,原本坚信的既定的判断,即便是有人在耳边劝解,他也是不会相信的。

    换句话说,就好像是不承认自己失败的赌徒一样。

    可笑至极,但是又可怜至极。

    但是,对方是国师,是长者,水月弯即便是有些不满此人,却也是不能太过过分,不然的话,有违了她的原则。

    但是听了国师接下来的话之后,水月弯发现她还是低估了国师的固执程度,或者说是高估了自己的忍耐程度。

    国师一脸正义,字正腔圆的道:“姑娘你是一水国之人,本来就该为了一水国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为什么居然还对皇上和太子下如此毒手?难怪丞相府将养你这么多年,你却狼子野心的迫使其一朝倾覆,甚至还拒绝以二小姐称呼,从你就不怕遭天谴吗?”

    这一句话落下来,水月弯看老国师的眼神就是变了几变,沉默了下来。

    而这沉默,看在老国师眼里,顿时就是一喜。

    看来这天命之女并没有丧心病狂到那种程度,还是有药可救的!

    自己只要再接再厉,一定可以使她恢复良善,继而为世间之人造福!

    “我原本不该多说什么,但是我身为国师,看着皇上以及太子都是受尽痛苦,实在是不忍心,于是便来了这里,丞相府的的事情已经过去了,听说那丞相,已经死在了逃亡的路上,这是你造下的罪孽!”

    “如此,你赎罪的时候到了,解除你在太子以及皇上身上动的手脚,然后好好的去请个罪,受点惩罚,届时我再在皇上面前为你求情,想来一定会得到原谅的!”

    国师此人的面相,庄严肃穆、仁慈和善,即便是水月弯在初见的时候都是尊重大于防备,是一种很容易叫人心生好感的相貌。

    但是国师如今说出来的话,却是叫那张占了不少好分数的脸,变得面目可憎了起来。

    炎破天手中的茶盏杯盖重重的盖下,眉心皱起,面色已经是阴沉难看。

    苏警捏紧了手中的长剑,细听之下,甚至爆出了一些嘎吱之声。

    波波则是将那双大眼睛瞪得溜圆,红唇抿起,担忧的看向了水月弯。

    国师这番话说完,室内陷入了一种可怕的寂静,良久,炎破天低沉的声音这才响了起来,一出口却是毫不客气的驱赶。

    “送客。”

    国师一愣,随后像是没听清一般,不敢置信的看向面无表情的炎破天,几乎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

    “九王爷,难道说我说这么多你都听不进去吗?”

    “这女子,嚣张跋扈,见利忘本,还心狠手辣,甚至连自己朝夕相处是亲人都是不放过!那是她的亲生父亲,却被她陷害的现在丢了性命!”

    “九王爷你难道也是被这女子的容貌给迷惑住了吗?”

    国师简直是不可思议!

    而炎破天听着这话,担忧的将女子揽进怀中,险些没有当场暴走。

    她的弯弯,是世间最好的女子!那些事情,她什么时候做过?水凌波是因为自己作死才送了性命,跟弯弯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本王之前倒是不知道,国师已经老到了胡言乱语的程度了!这些事情,弯弯什么时候做过?你说的若是别人也就罢了,本王不会管,但是,谁给你的胆子污蔑弯弯?”

    “污蔑?我可没有污蔑!九王爷现在是沉醉在温柔乡之中,没有理智了,所以才看不见这个女人的恶毒之处,但是我置身事外可是看得清楚,这女人就是个……”

    但是这句话,还没有说完就是被一把急飙而至的长剑给打断了,国师赶紧一个侧身闪过,笃一声,那长剑便是狠狠的扎进了墙壁之中,疯狂抖动的剑尾使得众人知道这把剑若是扎到人身上,少不得血流如注。

    苏警可不像炎破天或许还会顾忌着国师的身份,但是苏警原本就是杀手,现在又只是隶属于水月弯,只听水月弯一人的!

    护主原本就是他的职责,即便是杀了这狗屁的国师,别人也说不得什么!

    一只修长手随之掐上,将那把剑拔了出来,然后挽了个剑花,剑芒一闪又是冲向了国师!

    这一回,根本就没有人拦着。

    以苏警的武艺,虽说是杀不了国师,但是却能将其逼得微微狼狈,亦是十分的不容易,再加上炎破天时不时的在一旁动点手脚,下个黑手,居然也是把国师搞得有些应接不暇。

    一时之间,国师居然是有些气怒了起来,抽空对着那座位之上的水月弯怒吼!

    “水月……”

    只是这句话还没有说完,就是被一道轻飘飘的声音打断了,苏警一顿,

    “国师,如果你说,丞相府是我害的,我承认,并且不会有半点隐瞒。”

    “因为我从出世开始就是憎恨着丞相府,一旦有机会,我便会像是频死的饿狼遇见了食物一般,死死的咬住不放!”

    “但是你知道,丞相府曾对我做过什么?”

    水月弯挣脱开炎破天,冲着满眼都是担忧之色的男人微微摇了摇头,抬眸看向国师,居然是微微的有些蓝光闪烁。

    “说了想必你也是不信的,那么我便也不用说了,省的又是被你扣上故作委屈的名声。”

    水月弯知晓国师这人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了。

    独断专横,主观臆测,对于一件事情,一个人,没有切实的调查相处过,就将之定义,最后还跑到自己面前来大言不惭。

    再加上身为国师,肩负着一些责任,会一些悬疑之术,并且对此深信不疑。

    自大狂一个。

    “哦,国师之前还提到了炎龙和太子对不对?那的确也是我干的,为了保护我自己?有错?”

    “只要那两人没有什么恶心的想法,那么那东西就不会给我传来波动,同时就不会启动。”

    水月弯走进几步,丝毫不介意告诉众人自己做了什么,声音之中甚至带了一些微微的笑意:“但是只要一启动,接下来可就像是被系上了傀儡的丝线一般,挣脱都挣脱不开。”

    就像是复仇一样。

    \s* 首发更 新.e.更q新更 快广 告少s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