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三百一十章都说了你惹了不该惹的人了
    “哼哼,这一次就先放过你!”

    空台揉了揉拳头,颇有些色厉内荏的冲着炎破天挥了挥拳头,灵活的往边上一钻,就是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而水月弯,则是哭笑不得的看着这一幕,随后不知道在那荷包之中装了什么,然后将之缝合好,递到了炎破天面前:“送你吧。”

    炎破天双目一亮,几乎是有些迫不及待的探手接过,娇小的荷包躺在宽大的手心,香气幽幽如女子体香一般醉人。

    看着某个男人小心翼翼的将这花花绿绿的荷包挂在腰际,水月弯唇角微翘。

    “将之戴在身上,不能取下来。”

    炎破天还没来得及到她身边就是收到了这么一件礼物,心情好得很,当下就是问道:“为何?可有什么因故?”

    “没什么因故。”水月弯弹了弹自己身上的白纱,笑道,“只是想让大家知道,你有人要了。”

    “弯弯!”

    炎破天激动了!

    之前的时候,弯弯可是对自己爱理不理的,除了住在这里,简直就像是陌生人一般,眼光偶尔对接都是如同平波一般没有波澜,但是自己偏偏还没什么法子!

    难道说,弯弯终于是愿意原谅自己了?

    但是水月弯接下来的话就是打碎了他的美好想法。

    “我在这荷包之中,放了一些别的香料以及药材,你给我做一下试验,看能不能有效。”

    水月弯眸光微亮,说出了自己的目的。

    炎破天那笑意,直接就是僵在了脸上。

    一旁,波波终于是忍之不住,偷笑了出声。

    ……

    太子府。

    近一段时间,太子府的下人极其的难过。

    太子不知道为什么阴晴不定,杀性极重,只是短短几天,已经杀了好几个下人了,更有一个,只是在布菜的时候一不小心多夹了一些,就被暴怒的太子给拖下去杖刑了五十,把那个身子都残废了,眼看着就是不活了。

    “滚!这些都是什么东西!居然敢拿这些东西来埋汰本太子!是不是都嫌活够了啊!”

    “太子殿下!”

    “太子殿下,这都是按照你的吩咐做的啊!”

    “滚!”

    不到片刻之间,一帮下人被赶出了房门,紧跟其后的是一帮侍卫,按照惯例,将这帮下人杖刑,能不能活下来,就看个人的运道了。

    “太子殿下,国师到了。”

    太子捂着头,几乎恨不得将自己的脑袋都掏出来撞到墙上去,这样才能缓解一下自己脑海中那难言的刺痛,闻言差点没有直接跳起来!

    “国师大人!国师大人!求您帮我看看,我这是怎么了!”

    国师刚从门口进来,还没有站稳就险些被扑倒了!

    定眼看去眼前这一身明黄色长袍,却满眼都是惊慌之色,甚至还有些痛哭流涕意味的男子,几不可闻的一叹。

    “太子,事情我已经知道了,还请将手伸出来。”

    太子狠狠的喘了口气,故作轻松的将手搭在国师的手上,双眼紧张的盯着国师的脸,生怕看到什么难看的神色,紧张的不行。

    国师仅仅是搭了一会儿,便收回了手,而后轻轻的叹息了一声。

    太子一下子就是紧张了起来:“国师,可是有什么问题吗?我到底是出了什么毛病,还有救吗?”

    心宽体胖的国师依旧是带着一丝仁和的笑意,但是那双沧桑的老眼却是暗沉的惊人,然而沉浸在惊恐之中的太子却并没有发现。

    “太子殿下,可还记得之前我与你说过的,惹了不该惹的人吗?”

    “什么意思?什么是惹了不该惹的人?那件事情不是过去了吗?”太子当然记得之前国师跟他说的话,还记得之前水月弯那个女人也神神叨叨的,但是因为之后他的身体情况就好了很多,所以也就没有放在心上。

    难道说这一次依旧是水月弯搞的鬼吗?

    但是自己身为太子,这个世界上有多少人巴不得自己赶快死去,说不定是他们搞的鬼?

    不一定只是水月弯啊!

    但是这些现在不重要,自己的身体才最重要,只有身体好了,自己才有资本去抢那一个宝座不是吗?

    “国师,我现在还有没有救?”

    国师摇头。

    “不,不可能!不论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只要本太子有的,本太子都愿意给,只要你能够救我!”

    太子怒吼,双目都是通红了起来,爬满了血丝。

    “太子殿下,不是我不救你,是我救不了你,我才疏学浅,没有手段将你脑子中的东西解除掉,或许,只有动手的人才有办法。”

    “荒唐!难道说要本太子堂堂太子去求一个女人不成?”

    太子不能接受,之前自己还想要纳水月弯为妾,现在自己转身就要去求她?

    这事情要是传了出去,自己还要不要脸了?

    “看来,太子殿下是知道哪一位动手了,既然如此,我也无需多言。”

    说完,国师就是要走了。

    “国师大人,你等一等!”

    等到国师转身要离开的时候,太子这才尴尬的发现,国师居然就这么在大殿之中站着这么久,连一杯茶水都没给人家上。

    这么一想,刚想要说出口的话就卡在了喉咙里,吞不下,吐不出。

    “若是太子殿下没事的话,我就先离开了。”国师见太子一脸难堪的神情,微微的点点头,权当是礼貌式的礼节,一点没有停留的提步就走。

    太子像是吞了只苍蝇一样,扭曲着脸道:“来人,送国师。”

    一直等到国师走得远了,太子终于是将吃的瘪全部都发泄了出来,一脚就是踹上了身侧一直跟着他的侍从,将人踹的摔倒在地上滚了几圈,起来的时候满脸都是鲜血,却是连喊痛都不敢。

    “什么国师!沽名钓誉,没有半点真本事,连本太子都救不了不说!还要本太子去求一个女人!简直荒唐!”

    这个时候的太子,显然是脑子都有些不清楚了,不管是谁,只要是能够让他的脑袋好过一点,叫孙子都愿意。

    当然,水月弯除外了。

    而与此同时,皇宫中的某一位,亦是这样的快要抓狂状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