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三百零九章别的兴趣爱好
    “不用管他们,那么高的俸禄,给他们难道是白给的?”炎破天阴沉着脸,差点没有将这个拖后腿的家伙给打死。

    小心眼的男人。

    水月弯抿唇一笑,心中却是有些淡淡的暖意。

    边疆的事情,真是可以说再紧要也不过了,他却硬生生的压了下来,能拖则拖,想来跟自己是分不开关系的。

    或许就是之前自己曾经说过的,需要他的时候总是不在的原因……吧。

    “随你的便,只不过,你要是因为什么而坏了我的事,我可饶不了你。”水月弯将他的头拉下来,定定的注视着他的双眸,只是一眼便知道已经无法改变这个男人的想法了,于此,也只能无奈的知会一声。

    要知道,自己之前要做什么的时候,可都是提前将可能的障碍给清除干净的,也就只有炎破天,动不得分毫,也劝不走,只能这么警告一声。

    空洞得很。

    “可别吹凉了风,先进房。”见她这模样,炎破天黑眸之中,喜色一闪而过。

    一黑一白两道身影,在树影飒飒之间,只能看见光影闪过,一下子就是没有了踪影。

    独留树底下的行一,木着脸眨了眨眼,为正在边疆死撑的兄弟们默默的点了根蜡。

    ……

    炎破天没有离开,水月弯总是有些开心的,但是以她的性子,却是并不会太过的表露出来,只是那青筋之人会感受到,她的心情甚好。

    在她的推动之下,太子是有意识的,但是却在一定程度上控制不了自己的行动,换言之,水月弯的控人之法只是唤起了他心目中那一点本就存在的野心,再放大了而已,若是没有那么一点的苗头生根发芽的话,水月弯还要多费一些手脚。

    但是这件事情的节奏,比起她估计的来说,更加的快了一些,却是更加雷厉风行了。

    就好像除了自己的操纵之外,还有别的人在做推手一样,水月弯可并不认为是自己神经敏感。

    而,有这个实力以及动机的,似乎是只有自己身边这个端坐着的男人了,其风格也是极为相似的。

    终于,当水月弯有一次想要问的时候,得到的答案却是叫她有些五雷轰顶劈的外焦里嫩的感觉。

    敢觊觎我的女人,就要受到惩罚。

    水月弯往深处这么想了想,终于是想起来之前倒是的确有一次,太子找了个媒婆什么的来这儿,闹了一通之后被她干掉了,顺便还送了个好礼回去。

    嗯,这算得上是觊觎?

    难道不是偷鸡不成反蚀把米吗?

    水月弯表示有些不理解这男人的脑回路,但是他做的事情碍不着自己,也就随着他去了,权当是更年期的男人发泄一下。

    抿了口茶水,水月弯拿着手中的香包,凑到鼻尖闻了闻,入鼻的香气十分的清逸,还有些甜味,让人大脑都是变得有些轻灵了。

    “藿香,山柰,薄荷……还有,灵芝粉?”

    一大早的,水月弯手中便是不知道拿着什么,一会儿凑到鼻尖闻一闻,口中还念念有词的说着什么。

    “小姐,你在做什么呀?”波波忙完了事儿便是在水月弯身边伺候着,见水月弯在摆弄一些自己之前没有见过的东西,忍了又忍,终于是好奇的问。

    水月弯一笑:“是荷包。”

    “啊,是荷包啊,波波知道的,就是将一些香料放进去,很多的小姐都会用的,放在身上香香的。”

    自家小姐终于也会弄这些小女生的东西了,实在是太感动了!

    “不止是能使得女子体香,说不定还能拿来治病。”水月弯换了只手拿着荷包,另一只手已经是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把金色的小飞刀,锋芒一闪之间,那荷包就是被分尸而开了。

    “果然没错。”

    “小姐?”波波不解的看着水月弯毫不手软的将那枚女子都是十分喜爱的香包给划开,还拿小飞刀在其中挑挑戳戳,只觉得身上鸡皮疙瘩起了一圈。

    小姐这……剖的好顺手啊!

    “这么普通的香料,但是放在一起,却是能够有这么清逸的香味,看来以往倒是我错了。”

    水月弯拿着小飞刀,轻轻挑起一些香料沫子:“不止是药材,香料或许也能制药……”

    这句话尚且还没有落下,外头就是传过来一声稚嫩的赞叹声音,在这赞叹声之中,还有一些跃跃欲试之感。

    “丫头,好想法啊!”

    听着这声音,水月弯没什么反应,倒是将波波给吓了一跳。

    “哦?道长有兴趣?”

    “哈哈,兴趣谈不上,倒是太过无聊,想着找些什么事情做做。”那装嫩的道长,一下子就是从外头窜了进来,然后在那桌子之上,倒了杯水,咕嘟咕嘟的喝了个干净,随后颇为嫌弃的道,“都说了不要叫我道长!多显老气!”

    听了这话,水月弯轻笑一声,挑了眉道:“对长者,不可不敬。”

    空台噎了一下,条件反射的吐槽道:“尊敬?你啥时候看那个小子给我尊敬过!简直是屁话。”

    这话一出口,这室内就是安静了一下。

    随后似是察觉到什么,水月弯抬头望去,果然是见到某个男人正跨门而入,冷冷的盯着某人看。

    “哎呦喂,这是说谁谁到啊!”空台打了个哈哈,权当做没看见炎破天,窜到水月弯身边来,“之前就跟你说过了啊,这样的男人,不能要啊丫头。”

    “老东西,你是不是想要回去天山了?”

    炎破天此次是特地来找水月弯的,却是没想到一进来就看见了这老头子,还给他的弯弯吹耳边风!

    于是就是冒出了这么一句话。

    “额……”空台那稚嫩的小脸一抽,默默的将那原本想要再说话的嘴巴拉上,“行我闭嘴。”

    天山是一个特别的存在,前几任天山之主都是与俗世约定,非有大事,不得下山。

    而这小子之前为了这个丫头,强行将自己从天山上拉下来,从另一个方面来说,他可以随时拿那个什么协议把自己在打包丢回去。

    虽说别的没用,但是这个协议……自己还真的非遵守不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