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三百零八章你走了正好方便我施展手脚
    老将军许是真的想起了当初离开的兄弟,久也没有一个倾诉的人,难得水月弯愿意听,这么一讲起来就没了个完,足足唠了几个时辰。

    也亏的水月弯默默的倾听了个完全,无形之中叫老将军好好的倾吐了一番,那面色都是红润了几分。

    这么一下子,水月弯便是在将军府住下了,当晚,便是启动了那在炎龙与太子脑子中的那些小东西,顺便下了一道指令。

    一个反,一个防。

    之前就说过的,水月弯为了防止炎龙暴露了自己的秘密,将控人之法以异能的形式打进了他的脑子里,之前只是一直蛰伏着,现在被水月弯主动引出来,这程度可是完全不一样的。

    而太子的话,水月弯当初只是为了将未来这个可能的麻烦给先消掉,没想到无心插柳柳成荫,现在却给自己省了这么大的麻烦。

    简简单单的一道指令,带来的却是整个王朝的慌乱以及倾覆。

    这朝堂上的不对劲之处,自然是那些为官的最为清楚了,太子与皇帝在朝堂之上,有的时候甚至针锋相对,火药味蹭蹭的,闹的众人都是惶惶不得人心。

    毕竟现今的皇帝也有半百之龄了,要是大皇子没有夭折的话,只怕是儿子都能打酱油了,这皇位……花落谁家已经不好说了。

    但是太子这么嚣张,这么明明白白的表明自己的野心真的好吗?

    七王爷,十王爷,还有九王爷,更别说现在这三国围城的现状,他们可是半点都没有放松。

    其他的皇子暂且不说,单单是九王爷一个人,只怕就可以将太子吊打。

    再铁的墙都挡不住烈火之势,当这恐慌蔓延出了朝堂,即便是足不出户的老将军都是感受到了一些不对劲,思量一番,结合之前水月弯说的话,这位老人也是渐渐的有了猜测。

    怕是自己这宝贝外孙女,做了什么了。

    不知道是喜是忧,但是老将军绝对是无条件的支持与相信自家的孙女儿的。

    那么,水月弯这个时候在干什么呢?

    水月弯的宅子幽静,周围包围着一圈的树木,亏得水月弯平时给的特殊照料,这些树木长势都是比平常树木快了不少,按照这长势,只要再过个数年,那树干都要将空隙全部塞满,到时候这片宅子可就真的与世隔绝了。

    而水月弯平常也是很喜欢带着一些小零食什么的,躺在树上,吹吹小风,十分凉爽,百分惬意。

    这一日,水月弯端了盆水果,脚尖一点就是上了树,因为太过舒服,一个不小心就是睡着了,随后是被轻声的交谈声给弄醒的。

    好像是行一的声音。

    “王爷,边境有点响动,只怕是那帮人要等不下去了。”

    似乎是在向另一人回报着什么,而另一人,几乎不用想就知道是谁了。

    炎破天没有说话。

    水月弯的动作缓了下来,慢悠悠摘了颗葡萄,却是并没有食用,而是在那指尖灵活的微微转着,莹润泛着水光的紫,还有那如若凝脂一般的玉肤,磋磨之间,居然是让人有些喉间发痒。

    “王爷,事态严重,若是真的被冲破了边界,那么……”

    “让他们撑着。”许久之中,炎破天终于是开口,然而却是冒出这么一句让行一想要原地爆炸的话来。

    这要不是撑不住了,也不会将消息传到您这儿来啊!

    行一抽搐着嘴角:“王爷,这……”

    “撑着。”

    “另外,让行二也快些赶去,不论用什么手段,把那帮人给稳住。”

    行一满脸的绝望:“……”

    那帮将一水国围住的人,也不是省油的灯啊王爷,您留在那儿的兄弟都已经是怨天载道了,在这么下去,只怕是要出人命了。

    但是……王爷的命令,死也要遵守。

    “是。”

    这一句,行一应的颇为怨念。

    炎破天微微抬头,不知道看到了什么,双目一凝,片刻之后便是回归了一阵柔软,脚尖一点,一下子便是上了树梢,正立在水月弯侧边的树枝上,纹丝也不动。

    有些贪婪的盯着她绝美的侧颜,炎破天视线一扫,哭笑不得的发现了一些葡萄皮还有葡萄籽,被她放在一个不知道哪里凿出来的洞里,皮跟皮,籽跟籽,放的有模有样。

    炎破天没有叫醒她,反而是弯下身子,想要就这么将她抱走。

    “我可还想再晒晒太阳,你别坏了我的兴致。”

    手还没有接触到她娇软的身子,带着些淡淡鼻音的女子声音就是响了起来,一瞬间就止住了炎破天的举动,随后……

    “诶你!”

    水月弯惊呼一声,条件反射的双手缠上了炎破天的脖颈,惊魂未定的瞪了他一眼,没好气的斥道:“做什么?”

    “在这儿睡,会着凉的。”炎破天满意她双手的温软以及那淡淡撒娇一般的娇斥,眯着眼补上一句。

    “要不是你吵醒我,我还能多睡一会儿。”

    炎破天顿时语结。

    “有什么重要的事情的话,就去呗,我可搞不懂你留在这里做什么。”水月弯斜挑着美丽的丹凤眸,话里有话的道,“现在这节骨眼上,我巴不得你走。”

    “不过是一些小事情罢了。”炎破天心知她是听见了自己之前说的话了,但是却依旧是面色淡淡,语气淡淡的道。

    树下,捋清开始结尾之后,觉着这事儿还有转机的行一,索性就是留了下来,闻言险些脚下打滑。

    小事情,这哪儿是小事情了?

    这要是做不好的话,一水国可就直接破城了诶!

    “可是我不想看见你。”水月弯眨了眨眼睛,瞅着男人瞬间变黑的脸,似是觉得不够一般,再加一句,“你走了正好方便我施展手脚。”

    “弯弯……”水月弯的声音有些沉,似乎是恨不得将她直接给嚼吧嚼吧吞下去。

    “我说真的,九王爷,你有事情的话,就快走吧,你的手下快要疯了。”

    水月弯说着,那双眼睛就不由自主的往底下行一所在的地方瞟,果不其然看到行一那个面瘫,瘫着一张脸死命点头。

    “你看呗。”

    炎破天那脸,又黑了一层。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