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三百零七章试探出了什么
    “要是我更过分一点,让你当做不知道的样子,甚至帮助我牵制其他的皇子,你会怎么样?”

    炎破天眨眨眼,将她的身子掰正,幽深的双眸定定的注视着她:“你想做什么?”

    水月弯看出了他眼中的严肃神色,亦是一字一句的回道:“我想让一水国的皇位换人做。”

    她没有半点的隐瞒,很直接的将自己的打算告诉自己,顺便表达了一下她对这个皇室的不满之情,但是面上却是依旧那么淡淡然然,似乎只是在说一件翻手之间就能做到的小事情一样。

    是不是十分的大言不惭?

    不说一水国原本就实力强大,这国家之中,还有一个自己在,更何况,自己那个父皇本来就不是个好相与的,还有太子,还有七皇子……

    不可能的因素太多了。

    她是凭着什么,认为自己可以随意更换一个朝代的统治者?

    即便她是那个身份。

    炎破天双目复杂的盯着她,扣着她双肩的手越来越紧,修长的手指骨节分明,缓缓抚上了她美丽的小脸。

    “弯弯,不要乱来。”

    水月弯唇角扬起一抹笑:“九王爷是不相信我呢,还是拒绝了我之前的说的话?想要插手?”

    炎破天无奈的扶额,看着此刻分外执着的她,心中有些抓狂。

    “炎龙不是好惹的,我是怕你受伤!”

    “你不是知道的吗?”水月弯闻言却是低斥一声,反问道,“那个装嫩的道长什么没有告诉你?我只是觉得不能这么简单的叫他们付出代价罢了,将军府的仇,还有对我下手的仇,我全部都要报,并且还要十倍讨还!”

    “弯弯……”炎破天眼睁睁的看着她眸中蓝光涌动,不安的轻唤。

    “炎龙毕竟是你的父皇,我不会下手太狠,但是太子的话,只怕就要遗臭万年了。”水月弯抿唇,低低的说了一句。

    这么一来,炎破天也是差不多知道,水月弯到底打算如何行事了。

    就在炎破天微垂着头的时候,身侧的女子已经是起身,飘飘然出了房门,只是来知会一声她的打算,目的达到,也就离开了。

    之前在云雾凶地的时候,是她第一次敞开心扉的时候,但是如今,她有些后悔了。

    炎破天当初接近自己的时候,到底是为了什么,她已经有些不清楚了。

    第二天,炎破天便是不知道去了哪里。

    而水月弯也正是如她所说的,捧着杯子,在香烟袅袅之中,开始思考到底要怎么才能既瞒着老将军,又能将他老人家从这趟浑水之中扯出来,既保住她安家一门清誉,又能全身而退,不被炎龙利用。

    毕竟在水月弯眼中,这件事情,比颠覆这个王朝重要的多,也难办的多。

    为了此,水月弯特地跑到将军府一趟,笑意妍妍的缠上了自家外公,正面侧面打听老将军的想法。

    水月弯一进来就被人发现了,随后就是一声一声的大小姐回来啦的叫声给炸昏了头脑,虽说聒噪了几分,但是这暖意却是在哪里都感受不到的,她微笑着与周围的将士打招呼,眸光一扫之下发现了几名将士身上的旧伤,巧手之下为他们除去,又是换来几道激动敬重的视线。

    这就是自家的小小姐!乃是世间少有的奇女子啊!

    水月弯有些受不住一群汉子们这样的视线,赶紧扯开话题道:“我外公在吗?”

    “老将军听见小小姐来了,正在往这边赶来呢!”

    水月弯一笑,点了点头,往那些将士指着的地方走去,在半路便是遇到了自家外公,老人家见着水月弯一阵开心。

    见自家宝贝孙女凝重着小脸,老将军不自觉的就是严肃了起来。

    “外公,换个地方说话。”

    “好,那便去书房吧。”

    书房,之前水月弯来过,简单的黑白风格,除了书就是书,最显眼的就是挂在正书房上的作战图。

    水月弯于是压低嗓音,问道:“外公,嗯……有关于当今皇帝,你是怎么想的呢?”

    老将军显然没有想到在自己面前娇娇弱弱的孙女一出口居然是问的这么个问题。

    原本想着自家孙女还是个不谙世事的闺中小姐,即便是会些医术,会些拳脚但也是女子一个,这些朝堂之上的东西是半点不知道的。

    有心想要调侃两句,但是对上那双一瞬不瞬的双眸,到了嘴边的话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更甚至脸思绪都是有些打结。

    “弯……弯弯哪,这话可不能乱说。”

    “外公,我很认真。”水月弯不介意让自己认可的人看到自己不一样的一面,甚至是在表达了自己的意思之后,获得他的肯定。

    “这……”

    “外公,你的意见,很关键。”水月弯再一次重申。

    只要外公说一句,不论是好是坏,她都可以重新考虑炎龙他们的下场。

    老将军屏气,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鸟尽弓藏,兔死狗烹。”

    仅仅是八个字,但是却已经将将军府这么多年来没落的原因都给说了出来,没有发表什么具体的看法,但是听在水月弯耳中,却是道尽了辛酸。

    偏偏这还是历朝历代手掌兵权之人都难以逃过的。

    “当年与我一同厮杀的兄弟,要么就是告老还乡,要么就是被上头那一位,找了个借口,全部处理掉了。”

    老将军说着,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眼中有些微红,张张嘴还想再说些什么,但却是张口无言,一言难尽。

    这么一来,水月弯心中也是知晓了大概了,当下就是将唇角的笑意敛了起来,微微上扬,有些难以言喻的邪气。

    “英雄逝去,英魂犹在,外公不必太过伤怀。”

    “说的是啊,都是一些老家伙了,总是要走到这一天的啊!”老将军笑一笑,说出的话却是叫人有些心酸。

    “外公,是我不好,不该提起这件事情的。”

    水月弯有些自责,手中一张手绢递了过去,老将军笑着摆了摆手。

    “老了就是没用,老是想些有的没的,弯弯别在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