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三百零五章那你再找个人来陪我啊
    “小姐!小姐!果然跟你说的一模一样啊!那个太子府,现在已经乱成一团了!实在是解气啊!”

    水月弯正是捧着一杯茶水饮乐的时候,波波突然之间兴奋的冲了进来,清脆的声音咋咋呼呼的嚷了起来,半点都没有注意到室内诡异的气氛。

    波波揉揉眼睛,睁大眼睛看着原本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黑衣男人,险些没有收住嗓子,一口气憋在喉咙里,憋得小脸涨红。

    “呃……”

    水月弯放下茶杯,笑了笑,点了点头。

    波波狠狠出了一口大气,小心翼翼的打量着此刻面色绝差的九王爷,小心脏砰砰的跳。

    这是怎么回事啊啊啊!九王爷不是有事情出去了吗?

    这个时候回来,那么之前的事情,九王爷定然也是知道了?

    波波突然间有些为那个太子什么的担心起来了。

    “为什么不告诉我!”

    漆黑幽深双眸死死的盯着身侧一脸淡定的女人,炎破天心里一把火烧得旺旺的,有心想问,还想发火,但是眼中收入了她绝美的侧脸之后,却又像是泄气的气球一般,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什么?”水月弯茶杯中的茶水荡漾起一些涟漪,随后疑惑的反问。

    闻言,炎破天叹了口气,一只手撑着额头,显然是十分的懊恼。

    而见了他这副模样,水月弯却只是淡淡的挑了挑眉。

    “跟我进来!”

    “小姐!”波波在后头担忧的唤道,却只是换来行一冷冷的一声,“王爷不会对姑娘做什么的,你慌什么?”

    ……

    “本王在你心里到底是个什么地位?太子对你动手的事情,你居然一个字都不向本王透露?”

    炎破天手臂一展就是将水月弯压制在了墙壁边上,却小心翼翼的拿手掂着她的后脑,免得她磕碰到了,手上的动作虽然有些软化,但是这话中却是没有半点放软的迹象。

    水月弯挣扎了下,没有挣扎开,无奈的抿了抿唇:“九王爷的地位……很高啊。”

    “你明明知道本王说的不是这个意思!”炎破天一拳轰在了她的脸侧墙壁上,霎那之间,拳头之上就渗透出了一些鲜血,血腥味刺激的水月弯瞳孔一缩。

    他问的,是自己这个人在她心目中的地位,但是这个气死人的女人却是偷换概念,与自己的身份扯上了!

    是不是想气死他?

    “真的很高。”水月弯小心翼翼的避开他的手,再一次重复道,“本就不是什么大事,与你说什么?”

    呼。

    炎破天只觉得这女人笑得假假的。

    “是本王的错,本王不该出去,留你一人的。”眼见着她比往日里更加没有情绪的样子,炎破天有些心慌。

    暗地里将那破碎的拳头往墙上又狠狠的碾了碾,伤口深的几乎见骨,他这才面无表情的将手收了回来,垂在一旁。

    “太子交给本王,绝对不许你出手,不准跟他见面,不准答应他的要求,更不准……”

    水月弯眉骨抽了抽,好想跟他说一句自己该做的都做了。

    “你忙的话,就去忙,总归我在这里没有什么大事,你不是派了人保护我吗?”

    “这,不一样。”

    于是水月弯就奇了,勾着唇道:“你还知道不一样?”

    她话中的冰冷叫炎破天呼吸一滞。

    “行一行二只能护我安危,与你当然不一样。”水月弯盯着他,笑容嘲讽,“你再变一个炎破天出来陪我?”

    “或者说,我换一个人来……”

    “你休想!”炎破天原本听着还是有些欣喜的,但是随着她继续说下去,险些没有将他气疯。

    换一个人?

    代替他的位置?

    在她心里,自己的位置是这么容易就可以被代替的吗?

    炎凉?还是那个阴魂不散的小杀手?

    “七王爷倒是算了,只是苏警的话,那容貌深得我心。”只是看了炎破天一眼,水月弯立时就知道这个男人在想着什么,当下就是红唇微翘,玩心大起。

    这男人三天两头的不见,自己自然是不开心的,而她的性子做不出来那种撒娇任性的,叫他放下大事陪自己的事来,但是叫他急上一急还是可以的。

    但是水月弯显然是忽视了这男人的执拗程度,将苏警给坑的不轻。

    “苏警!你果然……你喜欢那种风一吹就到的小白脸?”炎破天暴怒,已经隐隐间露出白骨的拳头胡乱的挥了挥,几滴鲜血飞洒出来,满脸扭曲。

    “你的手!怎么会?”

    只不过是在墙上砸了一下,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这男人好娇弱。

    这男人娇弱的样子?嗯……应该是很让人有蹂躏的欲望的吧?

    水月弯脑子中莫名的闪过这个念头,一下子就喷笑了出来。

    抬起头来的瞬间,马上就对上了炎破天那熊熊燃烧着怒火的……美眸,含着一些雾气,俊美轮廓分明如刀刻一般,玉白的面上有些红晕,薄薄的唇紧抿着,还有更底下……那美艳的锁骨弧线……

    谁说美艳只是苏警的代名词?

    这男人要是美艳起来……只怕是都没有苏警什么事情了!

    “破天,不要对着别的女人笑……不然的话,她们会疯掉的。”水月弯一只手抚上了炎破天的面庞,呢喃道。

    “哈?”

    炎破天总算是意识到了,水月弯这脑袋里跟他想的,完全是不一样的东西!

    自己像是卖笑的吗?除了她,自己什么时候对着别的女人笑过?

    “不准想苏警,你是本王的,永远都是本王的,不准对着男人笑,不准……”

    “你说吧,反正我不会听。”水月弯不知道从哪里掏出来一只药瓶,抓过炎破天的手,细细的处理伤口,“用这么大的劲做什么?”

    “水月弯!”

    她的话换来的是炎破天一声怒吼!

    “耳朵都被你震聋了。”水月弯也不知是不是故意,狠狠的压了一把他的手,换来一阵轻嘶声。

    “弯弯,认真一点。”

    “嗯?我很认真啊。”

    “弯弯……”

    ……

    结果到了最后,炎破天也是没有从水月弯口中讨到一个承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