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三百零一章你敢把你的话再说一遍?
    水凌波将全部的罪名都是担了下来,所以朝堂之上,只是将丞相府给处置了,却是没有对其中的人做什么。

    当时大理寺卿,是将那些丞相府的杂事交给了水月弯处置来着的。

    代表着有一些人,水月弯是有权利处置的。

    就比如面前的这两位。

    水阑珊一瞬间懵逼:“什么意思?我母亲能有什么罪名!水月弯你可不要信口开河,胡言乱语!”

    “信口开河?胡言乱语?”水月弯笑了,“说没有根据的话,那才叫做信口开河,我只不过是听从大理寺卿大人的命令,着实的处理这件事情的后续罢了,怎么就叫做信口开河?”

    “哼,拿着鸡毛当做令箭,你还真的好意思!”申氏一下子就是从地上跳起来,随后指着水月弯的鼻子骂道,看样子那手指是想直接戳到水月弯的脸上去!

    “鸡毛?令箭?”水月弯奇了,那双美丽的眸子盯着到现在还不知道失言的申氏一阵好瞅,似是不敢置信的道,“大理寺卿义薄云天,为百姓解决了多少疑难杂事,还给了多少冤案沉冤昭雪,得百姓敬重,皇帝信任,你却说他的决断是鸡毛令箭?申氏,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就是啊,上个月我儿子进了冤狱,还是大理寺卿大人帮我讨回公道的!你说这话太过分了吧?”

    “就是啊!大理寺卿急民之所急,是一名真正的好官!你必须对大人道歉!”

    “对!道歉!”

    “对!不然的话,就别想走!”

    水月弯微眯着眼,瞟了一眼狠狠的掐了申氏一把的水阑珊,而后就撇开,摇了摇头。

    不堪入目。

    “好了,既然大家都看在眼里,那么现在,我便来宣判,让真正污秽之人受到惩罚,如何?”

    “水阑珊,逐出族谱;申氏便由我做主,休回侍郎府!”

    “你做梦!”水阑珊见水月弯丝毫不讲理的,就是说了什么审判,简直是整个人都不好了!

    她这种高高在上的态度是对着谁?这种态度应该是自己对着水月弯的才对!只有她那样下贱的人才配像自己那样高贵的人指使!

    水月弯理都不理:“不愿意认罪的话,自然会有人来帮你,大理寺卿大人想来会很支持的。”

    从一开始就在一旁压抑着的水阑珊,见状终于是什么都忍不住了,拿手指着水月弯怒吼,那张原本梨花带雨一般的面庞此刻却狰狞的像是鬼一样,通红的双眼死死的盯着水月弯,几乎想上去直接将水月弯嚼碎了吞吃入腹!

    “你这个贱人,死不要脸的跟九王爷厮混,还妖言惑众企图审判我?谁给你的胆子?你知不知道我有多讨厌你,要不是你,九王爷喜欢的就会是我,到时候我就是九王妃,一切都不会发生!这一切都是怪你!”

    “这一切都是你造成的,要不是你说只有那个什么千年雪莲才能救我,母亲也不会为了救我将丞相府掏空,然后逼得父亲走上这条不归之路!全部都怪你!”

    “来日我会将这个审判教与大理寺卿审阅,而后请他派出人手,今天这话,也就只有你这样心里只有自己的自私的人才会说得出口,简直是笑掉了我的大牙!”

    水月弯摇摇头,也无需向周围之人解释什么,水阑珊的话只要一听便是毫无道理,反而让人心生厌恶。

    至于有关炎破天的那段,水月弯不需要向任何人解释。

    正常状况下的水阑珊,水月弯就已经不将之视为敌人了,更何况是现在发疯的水阑珊呢?

    发疯的狗或许她还会害怕咬伤自己,水阑珊的话就罢了,毫无理智的她反而没有半点杀伤力。

    但是水月弯不介意自己与炎破天的事情被歪曲,但是有人却是会很在意。

    炎略天在里头早就是受不了了申氏和水阑珊这满嘴放屁了,到了最后水月弯不打算搭理了的时候,索性就是自己跑了出来。

    “那边的女人,你说的什么?可敢再说一遍?”

    炎略天的容貌,之前就说过跟炎破天那是极为相似的,一身的紫袍,气势不弱,若不是很熟悉的人,有八九成的可能会直接将两人给弄错。

    于是在场的人,一见那容颜,还没来得及惊叫出声,双膝就是不自觉的跪下了!

    “九王爷!”

    “九王爷千岁!”

    “九王爷怎么会在这……”

    水阑珊的脸色瞬间一白,似是想起了之前在那个可怕的暴室,那毫不留情往自己身上甩来的鞭子,还有那声声警告。

    于是她根本就不敢直视着炎略天那张黑脸,从而也就没看见水月弯那一瞬间有些诡异的面色。

    水月弯瞅着炎略天的侧脸,无奈的抚着额头。

    “你出来做什么?”

    之前她们已经拿炎破天和自己的事情做文章了,现在这跟炎破天有八九分相似的人他突然间跑出来……这可有的脏水好泼啊!

    况且,虽说两人像,但是在某些方面来说还是有不同的,只怕是不一会儿就会有人认出来,然后就会传出来自己被九王爷抛弃后依旧对九王爷死心不改,然后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一个小倌加以慰藉……

    呵呵。

    正在水月弯扯着他的紫袍想要将人拽回去的时候,终于是有人不解的喃喃着出声了:“我远远的见过九王爷……九王爷本尊好像更加的冷漠,以及可怕啊……”

    那是一个大着胆子,并且离得比较近的看客,并且还极其的不怕事大,其家族貌似在国都扎根了许久了,有些势力。

    水月弯哀哀的叹了一声。

    怕啥来啥!

    水阑珊听了这话,一瞬间就是抬起头来,盯着水月弯身边的那道紫色身影看,某一个瞬间瞪大双眸!

    “好啊!水月弯!你被九王爷赶出王府了之后居然还不甘寂寞在宅子里养面首?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你这么不要脸的女人啊!”

    炎略天那张原本没啥表情的俊脸上突然间浮现了几分怒气,修长手指一转便是指着水阑珊的脸,吼道:“你敢把你说的话再说一遍?”

    什么养面首?被哥哥赶出王府?

    哥哥宠仙女姐姐还来不及,怎么可能将她赶出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