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三百章都怪你我们才这么惨
    外头申氏与水阑珊喊累了,最后就是直接在宅子外头嚎啕大哭,像是不开门就继续哭下去,哭也要将人哭出来。

    似乎是取到了成效,那宅门真的是在众人惊讶的眼神中打开了。

    申氏脸上的妆容都被泪水给冲干净了,脂粉在脸上变成了一道一道的沟壑,冲刷出了下面原本被遮盖的细纹以及蜡黄的皮肤,真是狼狈不堪。

    水阑珊则是将眼睛都哭的像是红灯笼似的,满脸苍白摇摇欲坠,像是将生死置之度外,苍凉悲怆的等待着最后可以拯救她的人。

    但是只要那视线拉近一点,望进她的眼睛里面去,就能看见那眼睛深处深深的憎恨以及不甘,还有耻辱以及丢人现眼,但是却依旧是如同仙子一般的站在一旁,泪水无声的流,看着申氏撒泼卖惨。

    她是最高贵的仙子,只是因为现在落了平阳,所以才会这样的狼狈,但是只要被自己抓住了机会,那么自己就会重新直上云霄,成为那最为高贵的存在。

    没看见自己那美丽的容貌,已经把那帮愚民给迷得神魂颠倒了吗?

    嘎吱……

    正在水阑珊臆想的面色都是有些诡异的泛红,双眸都是含着春雾的时候,那扇门终于是有了动静。

    行一行二推开门,水月弯一出来便是看见了这一个哭的惨,一个卖仙子人设的两人,扑哧一声没有忍住,干脆的给笑了出来。

    “真是不知道你们二位居然是在这里,这是在做什么?波波,有客来访怎么不报?”

    身后波波一脸瑟缩着上前:“小姐,之前小姐正在午睡,所以奴婢便告诉他们小姐没空,但是谁知道……”

    剩下的?

    剩下的她波波就不说了,你们自己去臆想吧!

    都说了人家主人家在睡觉了,并且人家的贴身奴婢亲身来告诉你你们还不依不饶的非要进去,这实在是有些……太厚脸皮了吧!

    更何况,看着宅子的主人的样子,绝对不是一般人,你这么在外面哭嚎,可是犯了有些大户人家的大忌的,人家没拿扫帚将你赶出去那已经是给了你面子了,并且是极为大的面子了!

    就这么看起来,还真是不知道这妇人嘴里哭嚎的,以及据说这宅子的主人曾经对她做的,到底是谁过分了。

    水月弯面上带着些怒色,在众人看来便是被面前的一幕给气的不轻:“那么,这两人为什么会这般像狗一样的在本小姐的门前?是不是你态度不好了?”

    波波于是拼命的摇头,一脸无辜之色,清秀的双眸瞪得大大的,说服力十足:“没有!小姐之前吩咐过的,在小姐午睡期间,要是有人来访,就说没空招待,我按照小姐说的做的,但是谁知道……”

    又是一个意味深长的停顿啊!

    嗯……

    “水月弯,你分明就没有午睡,这分明就是你编出来诓我们的,你现在居然还敢拿它来说项?还有那个小奴才,什么人给她的胆子居然敢跟本夫人这般说话,还有没有礼数了!”

    申氏之前气的差点没有原地爆炸,现在看见水月弯出来还不阴不阳的,将那些帽子全都甩回给了她,险些就是直接给气吐老血!

    水月弯原本就是修炼刚刚出来,现下那气色真是好的不能再好,在阳光之下几乎就像是在放着珍珠一般的光华,白皙润红,真是嫩的让人想上去掐上一把,身上丝毫都没有烟火之气,冷的就像是一顿冰雕。

    “这位夫人,之前可是说过的,我在午睡,而我的贴身婢女分明将我的吩咐忠诚的执行了出来,反而是你,耍赖卖惨、撒泼无状,反而是叫人笑掉了大牙!怎么倒反过来说我的婢女没有礼数?”

    “况且礼数都是互相的,在我的侍女这般以礼相待之下,你却是这般泼妇模样,实在是有碍观瞻,丢人现眼;再者,这位大妈,你是哪一位命妇吗?还是说是哪一位高官之妻,怎的这般嚣张狂肆,要求我的侍女对你奉承逢迎?”

    那空灵容颜全程似笑非笑,还有些淡淡的讽刺不屑,通身尊华矜贵之气流露,真是将那个之前还哭的梨花带雨的女子给瞬间贬低到了泥里,尘土里。

    毕竟,只是靠着激起他人的同情以及保护欲的话,总是比不过由内而外的天生的骨气贵气,来的能够让人信服。

    “你……”

    果然,申氏抹了把脸,顿时那张本来就惨不忍睹的脸更加的惨不忍睹。

    “妹妹……姐姐求你,就帮你父亲一把吧!他养了你这么多年,如今身陷牢狱,你就不能念着这十几年的养育之恩,最后再救一救吗?只要你救了父亲,我们……我们一定离开,一定不会再打扰到你和九……九王爷的……”

    说到最后,直接是抽泣了起来。

    没出阁的黄花大闺女,跟九王爷相亲相爱,私定终身,连自己的父亲都不想救,还想要赶走姐姐和妹妹……

    而且这话听起来,是从一开始就不希望那两母女出现在自己身边,专横、野蛮、狼心狗肺、放浪形骸……

    “没错,就是因为你我们才会这么惨!你难道不应该负起责任吗!”申氏好一阵抚着胸口,最后咬着牙狠狠的道。

    水月弯用看傻子的表情盯着申氏,最后噗嗤一笑。

    “你们二人说话真是可笑。难道这盐铁是我逼你们去卖的?这官粮是我逼你们去收的?前线的将士们常年都没有足够的粮饷,空着肚子作战,九王爷早便已经是忧心万分,我恨不得将全部的家当全都捐出来换粮食!你却说这责任是要我负?”

    “与之前水阑珊说的一样,都是神一般的逻辑啊!大妈,你家里人没有教过你吗?饭能乱吃,话可不能乱说!要是惹恼了我……”

    “你想对我们做什么?我们一个是你的母亲,一个是你的姐姐!你难道还想弑母杀姐不成?”

    “呵呵,我先前特地去到大理寺,勉力将水凌波的罪名贬了一级,所以如今身未死,倒是你们,罪名还没有判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