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两百九十九章正睡着就被你汪醒
    “眼见着母亲还有姐姐在外头受苦,自己在这儿好吃好喝的大鱼大肉的,眼睁睁的看着我们受苦,大家倒是看看,哪里有这样的人的啊!简直就是不顾伦理,没有教养,不知道礼数!”

    “你们大家给评评理啊!像这样为人子女的,忘本就不说了,这么一个小小的忙都不帮!”

    “都说帮人一把就是七级浮屠,我丞相府白养了水月弯十几年,最后却只是养了一头白眼狼!我家老爷已经被流放了,还不知道我们孤儿寡母的要怎么办好啊,还希望大家能够同情一下我们母女,然后劝劝水月弯,我们母女实在是走投无路了啊!”

    申氏哭的声泪俱下,一旁的水阑珊倒是没有多说什么,但是那双惨淡的眸子却是无声的留着眼泪,加上她本来就像是白莲花一般的气质,居然也是有些我见犹怜的感觉,那人群中的有些人已经是满眼冒着绿光,反射性的将之前水凌波做的事情全部都忘记了,居然是反而谩骂起水月弯来。

    当然,其中也有看不惯那两母女做派的头脑清醒之人,但是却只是皱着眉头,静观事态发展。

    外头一片乱哄哄的,看起来紧闭宅门,十分安静的模样,但是却不知道其中的人聚了个齐全,并且都不是那么的淡定。

    “小姐还在闭关,但是夫人和大小姐在外面这样子闹,难道就由着她们败坏小姐的名誉?”

    波波站在那扇关的紧紧的门的里侧,冒火的双眸死死的盯着大门,即便是再怎么不想听,耳中依旧是收入那不堪的骂声,险些气的冲上去挠花那两张脸!

    阿纹死死的拖着她的手,小小的身子勉力将她往后拽,谁知道这小妮子生气起来那力气还是大的很,阿纹这么一个正在长身子的小男子汉居然都是有些拽不住。

    “波波姐姐冷静!冷静!你现在这样冲出去只会被他们当成枪口,到时候反而会对小姐的声誉不好!”

    “啊啊啊!我实在是忍不住啊!简直是臭不要脸的!这黑白颠倒的简直就是人间第一脸皮厚啊!阿纹别拦着我,老娘要去杀了她们啊啊啊!”

    “波波姐姐!我快拉不住你了啊啊啊!”

    另外在这个不大的院子里头,行一行二、空台、果儿、安老将军,鲜有的炎略天都从宫中跑了出来,炎破天倒是没在,却是没想到遇上了这么糟心的事情。

    于是,看着波波大力气的硬生生的拽的阿纹少年身子前倾往前刨,行一终于是看不下去了,上前一把将暴走的波波给拽住了,随后就是淡淡的警告道:“好了,姑且等姑娘出来再做决定吧。”

    “可是……你听听他们说的都是什么话!我忍不下去了啊!”

    “清者自清,事情等姑娘醒过来自然会有处理,你急什么?”行一见实在是说不通波波,索性就是用了巧力将波波给拽了回来,然后霸道的用剑将张牙舞爪的人挡在了身后。

    “空台道长不是说了,姑娘马上就要出关了。”

    想到这里,波波便是转眸看向了坐在那水月弯闭关的门前,一脸老神在在淡定的……少年。

    一开始知道这少年的身份的时候,自己可是真的吓了一跳!

    原来是这样德高望重的人物!

    空台搭着二郎腿,腿间还横放着一柄拂尘长剑,小脸白皙稚嫩,像是慵懒的猫一般的享受着阳光,闻言极其嫌弃的瞅了一眼正一脸期盼的往这里看来的波波,微眯着眼点了点头。

    所谓拂尘长剑,便是一头剑刃,一头拂尘的长剑,中间是剑柄,不知道来历,但是世上却仅此一把,是空台不离身的。

    至于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将这把剑拿出来,只怕是为了震慑某个等不及差点直接冲进去的男人了。

    房间之中的波动正在缓缓减缓,等到彻底恢复平静的时候,应当也就是小丫头可以出关的时候了,这么重要的时刻,怎么能够因为一些不知所谓的人搅乱了呢?

    要是真有这样不长眼的人,那么他自然会用手中的剑,保护好这女子。

    这是他出山的使命不是吗?

    “道长,主子吩咐我们一定要保护好姑娘,您看现在这情况……”行二眸子动了动,瞟了眼抓狂的波波,有些为难的道。

    “不是都说了,她很快就出来了啊?”空台像是看傻子一样的看着行二,“这女人之间的事情,当然是要女人出马了,我哪里会啊?”

    听了这话,于是波波马上就是挽袖子:“我就说,果然还是要我出马!”

    这里很不巧的,除了正在闭关的水月弯便只有波波一个女人了,空台这是挖了个坑把自己给埋了。

    “刚把你抓回来,又想惹事?”

    正在外头里头都是热闹的不可开交的时候,里头的水月弯却是清净的不行,一层光罩将她整个人都是包裹起来,随后屏蔽了一切的声音,通身游幽蓝光芒大放,非但没有之前那不稳的波动,反而像是投进了湖水的石头,沉静下来之后,缓缓的趋于平静沉稳。

    也不知再度过了多久,那盘腿而坐的人终于是睁开了眼睛,缓缓的吐出一口气,提起如同凝脂一般白皙的双手,满意的点了点头。

    抬手一挥,便是撤去了外头的壁障,然后便是水到渠成的听到了外头的吵嚷之声,还有那哭嚎的声音,还有波波吵着要为自己讨回一个公道的声音,当下唇角就是掀起了有些温暖的弧度,最后缓缓的回归冰冷。

    来找的还真是时候。

    推开房门,入目的便是空台那刚好转过一半的侧脸,微笑着冲他点了点头。

    在自己闭关的这一段时间,显然是空台道长一直守着自己,这恩情,还真是有些重了啊。

    空台一把收起拂尘长剑,没好气的哼哼一声,那稚嫩的脸庞上满是不爽之色。

    “我说,那些在外头的垃圾可以快点处理掉了吗?在这里吵吵嚷嚷的吵得我头疼!”

    水月弯失笑:“正睡着呢就将我汪醒,的确是不可饶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