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两百九十八章果然是来了啊
    “所以,只是因为你好歹生了我一场,所以来看看你会落得一个什么样的下场而已,没有别的。”

    水月弯说这句话的时候,原本淡漠的面上却是很有些悲戚之色,看上去就像是因为被亲人伤透了心之后采取的冷眼旁观的状态,居然是让人在心中产生一些怜惜之心。

    至少离得近能够听见水月弯声音的那些人,都是在她的声音中感受到了满满的隐忍以及悲伤,当下就是对那正跪着,身为人父却口出恶言,辱骂自己女儿的男人产生了一些厌恶。

    惨叫声声声传来,却是没有人产生什么同情之感,慢慢的,居然是有些叫好的!

    “相信大理寺卿大人定然是公正分明,赏罚严肃的,民女来了这么一会儿已经是确实的感受到了,那么民女便放心了。”

    “水……啊!孽女,你到底想要……啊!做什么!大人,你绝对不能听她的啊!绝对不能!”

    水月弯一直等到水凌波叫嚣的声音停了才站起身来,轻飘飘的瞟了她一眼这才道:“原本大人审案,民女不该插手的,但是即便再怎么憎恨,这人依旧是我的父亲,所以,我还是想在这里说上最后一句话。”

    “他做的事情,虽然的确是理法不容,应当严惩,但是从另一个方面考虑呢?”

    “私走盐铁,贩卖官粮,死刑逃不了,但是还希望大人能够想想……”说到这里,水月弯却是突然之间将手往后一探,身后的波波便是递了什么东西上来,水月弯拿在手中,极快的写了些什么东西,随后由苏警拿着,送到了大理寺卿的案前。

    大理寺卿疑惑的接过一看,随后那面色便是变得有些精彩了起来。

    “这真的是你所想的吗?”

    水月弯晃了晃手中的毛笔,将之放回波波的怀中,微笑道:“的确是本人所写没有错。”

    “歪理。”

    “虽然歪,但是却有理不是吗?况且借助着这一点,可是能够拔除不少的……”

    “好了,本官知道你所想的了,我会考虑的。”

    听到了这一句,就差不多了到了水月弯离开的时候了,于是她便是道了声告辞,随后在水凌波一脸憎恨的表情之中,施施然的像是突然间来,又突然间走。

    自始至终也没有人知道那张纸上面到底写了些什么。

    倒是二小姐不计前嫌的亲自来到公堂之上说情,最后却被水凌波又骂又嘲讽的事情传了出去,倒是让不少人对这一名可怜的女子产生了一些心疼的感觉。

    要知道,就算是那正养在丞相府里的真正的女儿,还有那个正室,现在连人影都不见一个,在这样的情况下,水凌波还这样的对待这个前来求情的女儿,未免太没有人性了。

    可以说,不辨是非、愚蠢至此,难怪会到现在这个下场。

    最后,判决下来了,水凌波流放千里,收回官位,这丞相府便由水月弯处理之后的一堆事情,而水月弯则是将这些烦心的事情暂时押后,给了那剩下的三个女人足够的机会与时间再出幺蛾子。

    如今水阑珊被炎破天给关到了暴室打了一顿,只要动点手脚,被逐出族谱不算是什么问题,到时候,申氏与水阑珊失势,只能紧紧的扒着侍郎府,但是侍郎府却是怕惹祸上身,定然会与之保持距离。

    到时候这两母女怕是……要回头来找自己?

    水月弯并不觉得这是自恋,目前在她们看来,有炎破天撑腰的自己应当是不会遭祸、极为稳妥的,以那二人的不要脸程度,还有那迷之自信,不是没有可能。

    而水翩浅的话,她的生母早就去世了,现下除了被她笼络与她关系极好的公子哥们,应当是没有人敢收留她的。

    去向不明啊。

    水月弯回到了自己那宅子中,便是捡起了自己之前荒废了许久的修炼。

    经过自己之前的异能膨胀,异能恢复到了前世的时候差不多的程度,但是与此同时也变得更加的不稳定了起来,这一点要是不好好的处理,只怕是日后会变成隐藏的大问题。

    于是,这似乎是第五次,水月弯将自己关在了房间之中,整日整日的不见人,想来也就只有空台能够稍微的感受到一些房间中涌动的可怕波动,原本是被炎破天叫来看看水月弯在房间中做什么的,到了最后直接是没好气的将或担忧或好奇的人全部赶开,自己搬了张椅子大喇喇的坐在房门之外,守得滴水不漏。

    直将炎破天那张脸给气的发黑。

    随后,之前一直绕在水月弯脖子上的精茎链早就因为天气变热不知道跑到哪里去纳凉了,水月弯亦是许久都没有见过它了。

    昊天水镜早便是由炎破天给带了回来,如今正陪着水月弯修炼。

    于是,按照水月弯这般修炼,当真是由自己所预料的一样,申氏与水阑珊果然上门了。

    自然那个时候,水月弯是不在的,于是波波便回了说不便见客,没什么多余的话,但是申氏却是好,拖着一身伤的水阑珊,就这么在宅子边上闹开了,只不过一会儿便是吸引了不少人,门口像菜市场一样的热闹。

    “我这是造了设么么孽啊,之前对你万分宠爱,就算是你有了什么错处,我也只是微微的教训一下,现在你的母亲有难,你却一点忙都不帮!这简直是被狼狗吃了心肺,引狼入室啊!”

    丞相府的事情,现在还有谁不知道的吗?

    于是她这么一说,事实上很多人都懂了,人群之中,相信有之,不信有之,鄙视有之,不屑有之,但是也都只是在抱着膀子看好戏罢了,那大门始终都是紧闭,那母女二人就像是在唱独角戏一般的可笑。

    水阑珊满脸苍白,但是却又有些羞耻的红晕。

    之前自己是不想来的,但是申氏却说这是最后的机会了,要是能够让九王爷看透水月弯的真面目的话,一切就都可以翻盘了!

    这般闹腾了一会儿,宅子的大门依旧是紧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