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两百九十七章庭上
    “什么人,未经宣召,居然敢乱闯公堂?”

    水月弯笑颜晏晏,轻轻的福身一个礼,绝美容颜在出现的那一刻就是惊艳,气质清冷而又冰寒,没有一眼是瞟向地上跪着的水凌波的,而与此同时,她的身后跟着一男一女,女的清秀,男的妖媚,却都是面无表情,一脸冰冷。

    人群之中,水月弯的身份已经是被人认了出来。

    水凌波大瞪着眼睛,盯着面色红润半点都没有苍白之态的水月弯,满满的都是不敢置信。

    她不是给九王爷赶出去了吗,之前珊儿来看她的时候说的,说已经有办法对付并且还说过着衣不蔽体,食不果腹的悲惨日子,被折磨的简直都快没有人形了,怎么现在看起来十分的完全没有自己相像的样子?

    自己之前在牢狱之中,只要想到水月弯过的是这样的日子,都开心的不行啊!

    但是现在?

    水凌波一下子就反应过来,不顾身上的手铐脚镣,像是突然间有了力气一样的狠狠撞向水月弯,嘶吼道:“珊儿呢!你把珊儿怎么样了!”

    水月弯缓缓退开一步,对着上头脸色漆黑的大理寺卿道:“小女名为水月弯,只是个平民罢了,如今来这里,只是想说几句话,顺便,借一个旁观的席位。”

    “水月弯?本官记得是……”

    水月弯微笑:“已经不是了。”

    “即便这样,你还是与这罪犯有关系,所以要避嫌。”大理寺卿大手一挥,“将这女子带下去。”

    正在这个时候,那一旁却是突然间有一名守卫惊惊慌慌的跑过来,跟他说了什么,随后水月弯便是感到那大理寺卿看了自己一眼,那眸光颇有些复杂。

    “好了,念在你一片孝心,就留下吧,切记不可干扰本官审案!”

    水月弯抿着唇谢过了。

    “水月弯!你还没有说你来这里做什么!你把珊儿怎么样了?”

    水月弯没有搭理他,径自带着二人在一旁的大椅上坐下,矜贵优雅,与水凌波形成了极大的对比,以及差距。

    微微仰头,水月弯首先说了一句:“水凌波罪不至死。”

    顿时间,听见这句话的人全部都傻掉了,包括底下跪着正一脸狰狞的水凌波,还有上头通过一些调查知道内情的大理寺卿。

    一传十十传百,于是那个被抛弃的女儿,现在却来为水凌波求情的事情,很快就传遍了国都,围过来的人越来越多。

    “水凌波到底要不要执行死刑,不是你一句话说了算的,要看一水国的律法!”

    水月弯含笑点头表示同意,随后那双幽眸便是看向了依旧一脸狰狞的水凌波,表示自己并不插嘴。

    事实上,这一句话已经足够的表明了她的态度,接下来就见仁见智了。

    “我说了我什么都没有做!还望大人明鉴,千万不要听那些小人的谗言!”水凌波说完还狠狠的瞪了水月弯一眼,似乎他口中说的小人就是在此。

    “证据确凿,你却还说什么都没做?水凌波,你难道将所有人都当做傻子不成?”

    水凌波原本就是丞相之职,那嘴皮子上的功夫可以说是十分的利索了,听了这话当下就是抓住了其中的重点。

    “你说证据?谁给的证据?我身为丞相数十年,也得罪了不少人!”

    “哈哈,谁知道这件事情是不是我之前的敌人干的,就是为了将那些我做都没做过的事情全部嫁祸到我的身上!”

    “大人明鉴啊!”

    到了最后,水凌波硬生生的挤出了两滴泪水,受足了委屈的样子。

    水月弯冷眼看着他唱作俱佳,险些鼓掌助兴。

    “那你可能拿出这些证据不是指向你的证据?”

    噗嗤!

    水月弯一个没忍住,捂着唇笑出声。

    这话好像是有些拗口,但是细细听来却是依旧有一些道理,最起码一下子就是将水凌波的嘴巴堵住了。

    “大人!你这是强词夺理!”水凌波瞬间哑然,听到了水月弯的笑声之后,脸上瞬间就是涌上来一阵羞恼之色。

    “只要你不能证明是假的的话,那么这指控就是真的,本官这么说可有错?”大理寺卿满脸严肃,冷声道。

    水月弯再一次乱入:“大人说的可真是对极了。”

    “水月弯你给我闭嘴!这里怎么哪里都有你说话的份!”

    这一回,大理寺卿有些受不住了,原本他就是嫉恶如仇的,平常要是看见了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不管了,但是现在明明知道水月弯是水凌波的女儿,哪里还能够听得这父亲对女儿的辱骂?

    再说了,那一位还特地为了这二小姐来打了个招呼,这面子,自己怎么着都要给。

    看来这个水凌波不止做过那些脏活计,还对自己的女儿都是苛待欺凌!

    这还匹配当男人吗?

    “水凌波,本官现在在问你有没有证据证明这证据是假的,你三番四次的想要扯开话题到底是想要做什么?拿不出证据就是拿不出来,做什么一直为难一个小姑娘?”

    “小姑娘?这是我的女儿!我想怎么骂就怎么骂!管你什么事情!”谁知道听完大理寺卿这句话之后水凌波就像是炸了毛一样,直接就是冲着上头吼道。

    “简直是不可理喻!”大理寺卿的脸色极为难看,丢出来一根令箭命令道,“打!”

    “你动用私刑,只要我上报朝廷,我看你这个大理寺卿还怎么做!”

    “前丞相大人你怕是误会了,这是光明正大的公堂之上,再公正不过了,称不得私刑。”水月弯带些感激的看了大理寺卿,随后便是这般的说道。

    那大理寺卿也是有趣,笑着点了点头,随后面色便是缓缓沉下:“打!”

    “啊!水月弯,你是我的女儿!你居然帮着外人打你的父亲?你这样是会遭天谴的!快去告诉九王爷,让他救我出去!不然的话,我会……”

    “抱歉那,前丞相大人!我不知道你的忘性这么大!之前在金殿之上,不是已经明明白白的将我赶出丞相府了吗?”

    “那是……那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