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两百九十六章开庭
    “果儿,来。”水月弯将果儿抱在怀中退开,随后冷眼看着那一群黑衣人混战,亲眼看着水阑珊被扭着手,然后狠狠的丢在地上,晕了过去。

    “姐。”水果儿被吓得不轻,小脑袋栽在水月弯的怀中,身子微微有些发抖。

    “没事了。”水月弯安慰了几句,随后就是回到了宅子中,令人熬了一碗宁神汤,随后哄着水果儿睡下了。

    水果儿之前一直都记得水月弯极为嫌弃他微胖的身材,于是在将军府的时候也是没有很控制着食量,到现在已经是瘦了许多,身子又是长高了些许,削瘦的小身板躺在床上,直挺挺的。

    水月弯坐在床沿,眸光已经褪去了担忧,微微闪动。

    “小丫头,身子可都好了?”外头,那少年一下子就是跑了进来,稚嫩的面庞上比起水果儿也成熟不到哪里去,正笑眯眯的盯着他看。

    水月弯起身,微微点头:“空台道长。”

    那少年一脸怎么你也这样的表情,崩溃道:“不要这样叫我,我还年轻,十分的年轻,要么将道长这两个字去掉,要么就别叫我!”

    水月弯默了默:“这于理不合。”

    这少年就是炎破天之前说的师傅,是他特地跑了一趟灵山将人叫过来的,正巧赶上了自己之前被劫到了海上,于是出手将自己救了下来,随后还为自己调理了身子,可以说是对自己有恩了。

    另外,这个空台道长分明是小孩子的样子,但是貌似有很大的年纪了,对于这一点,水月弯也是只能暗中的吐槽一句,老东西就是喜欢装嫩。

    “小女娃,杀人的话,总是不如让人活着的好啊!”空台眼睛盯着水月弯,似有深意的道。

    水月弯皱皱眉头:“你的意思是说,恶贯满盈的恶人不需要以死谢罪?伤害了我最亲近的亲人不可以报复?”

    空台一手在前,另一手在后,配上那张稚嫩的脸,看着让人有些想要笑。

    “当然不是!”

    出乎水月弯意料之外的,空台想都不想的就是否定了自己的话,令得水月弯一阵迷糊。

    “小女娃,年纪轻轻的轻狂少不了,但是动不动就杀人可就不好了,照我看,让他们这般活着,可是比死了要痛苦的多了,你看看啊,耻辱、白眼、谴责、人人喊打……”

    空台的话还没有说完,水月弯便是笑道:“你真的是道长吗?”

    这报复起来,黑起人来,简直是又不脏手还能解气,很的她的心意。

    “都说人生是苦,让他们死了,反而是解脱。”

    “不想我杀人那便直说,我又不是听不进去。”水月弯笑笑,沉声道,“空台道长,之前我问过的事情……”

    空台笑道:“时间到了,自然就知道了。”

    水月弯沉默。像这样的敷衍之词,自己这段时间实在是听了太多,现在都没有什么大反应了。

    空台道长又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于是水月弯便在床边看着水果儿睡着了之后,一边在心里打算着要怎么对付丞相府才好。

    ……

    丞相府本来就犯了大事,但是因为侍郎府,以及之前存在的一些利益的盘根错节,除了主谋水凌波死罪之外,申氏以及水阑珊水翩浅两姐妹恐怕只是会因为削去爵位之后而没有了那种高高在上的身份以及生活,没有办法大手大脚的山珍海味了而已,这惩罚未免太轻。

    水凌波的话,几乎不用自己多么动手脚就已经是自己作死,但是剩下的那些女人,自己可是要好好的处理一番。

    这件事情,其实还没有调查完,据说交给了大理寺要进行复审,或许自己及这个女儿,可以好好的动一些手脚,让那家人,留着性命全部活下来。

    然后受尽了苦楚,在顺应自然的死去。

    大理寺,几乎是万人空巷,很多百姓都是来到了大理寺的广场上,摩肩接踵的围得水泄不通,骂声几乎绕成了一片,然后冲上云霄。

    “这丞相府啊,之前就说不是个好的,将无辜的二小姐给赶了出去,现在倒是好,报应来了!”

    “简直是活该!吸血的血蛭,恶心的蛀虫!毒瘤!搜刮民脂民膏,将百姓都置于水火之中,不是人!像这种人,早就该死了!”

    “说不定有什么冤情……”只是说这句话的人,最后马上就被吐沫星子给喷死了,弱弱的不知道钻到哪里去了。

    水凌波一出现的时候,一瞬间什么垃圾、菜叶、萝卜便是全部毫不客气的给丢到了他的身上,身上血痕遍布,显然是受过大刑的样子,脚上戴着镣铐,乱蓬蓬的头发,还有蜡黄憔悴的脸,臭气几乎可以将人熏晕。

    “水凌波,你可认罪?”

    “……我没罪!即便你是大理寺卿也不能这样冤枉好人!”

    哼!上头的大理寺卿冷眼盯着只剩下半口气,依旧咬死了口不承认的水凌波,狠狠的甩了甩惊堂木,惊得众人都是吓了一跳。

    “如今证据已经确凿,账本证据,全都已经从你的府中搜了出来,还有那些牵涉到案件的人,已经全部招认了!你还想要狡辩?”

    水凌波愣愣的看着被丢到自己面前的指控与证词,面色惨白一片,随后死死的咬着牙,嘶哑的嗓音吼道:“欲加之罪,何患无辞?随便你们怎么说!”

    “看来你还是不想说实话了,对待像你这样的刁蛮之人,就应该用一些更加残暴的方法!”

    上头的这位大理寺卿,是很少见的秉承暴力执法的人,但是在秉承暴力执法的同时,却又总能把握好分寸,不会弄死人,又能让人将事实全部吐出来,堪称是十分厉害了。

    “打!”

    “住手!”

    “什么人!”

    正在这个时候,一道清脆冷然的声音就是从外面人群熙攘之处传了进来,这熟悉到了极致的声音落到了水凌波的耳朵,却是叫他有些呆滞的眨了眨眼,好像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似的,等反应过来的时候,那女子已经是到了近前,翩跹的白裙裙角就在水凌波边上,纤尘不染。

    “水,水月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