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两百九十四章水果儿不见了
    事后怎么样水月弯并不知道,那家人的事情,自己早就已经不在意了,但是炎破天却并没有不在意。

    炎破天将这个水阑珊平日里做的事情一一的都给找了出来,什么陷害妹妹、苛待下人、心机深重、嚣张跋扈,有多少料能挖就挖多少,然后全部给传扬了出去,传的世人皆知,最后又将这个女人扒光了衣服丢到了街上,这么一来,水阑珊的名声就是坏了。

    因为九王爷大大还叫人在这女人的身上划了一些看上去很是暧昧的伤痕,看上去就像是经过了某些拥有特殊癖好的男人虐待似的,这视觉震撼是绝对一等一的。

    丞相府一家上下,还真是一丘之貉,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最近不是还说丞相府主母的母族也掺和到那个贩卖走私盐铁的事情上面来了吗?说是什么两方合作,那些赚来的黑心钱都被他们给吞了!

    现在正在调查,要是没意外的话,侍郎府都得给清洗一番!

    但是有心人会看得出来,这件事情迅速发酵,肯定是有人在背后推动,针对丞相府,并且势力绝对不小。

    丞相府这是惹到了什么什么人了?

    于是众人都在观望,这件事情会不会还有转机。

    但是人在被逼到了最后阶段的时候,是会做出来许多不可名状、孤注一掷的事情的。

    水果儿不见了。

    波波一脸惊慌的跑过来跟她说这件事情的时候,水月弯一个手抖,然后就硬生生的打碎了手中的杯盏,一个不慎就被划出了一道深深的伤口,鲜血喷涌而出!

    “怎么回事?”

    水月弯一下子就是冲到了水果儿的房间,果然是看见原本的房间之中连半个人影都没有,当下就是感到一阵晕眩。

    “这到底是怎回事,之前不是还在的吗?有没有去外面找过?”水月弯抓着气喘吁吁跟在后面进来的波波,慌乱的问道。

    波波哭着摇了摇头,抽泣道:“小少爷很乖,从来都没有自己出去过,但是今天不知道是谁在外头辱骂小姐,小少爷很生气,就跑出去了,然后就……”

    “那么看来就不是意外了!”水月弯寒眸一下子就是盈满了怒火,像是风暴一般的沉怒在那双美眸之中席卷开来,室内无形之中就就是充满了不知名的压力,“到底是谁,居然敢拿果儿下手!”

    “是那个女人。”炎破天从外头进来,张口就是一句。

    水月弯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谁?”

    “就是那个前几天来闹事的那个。”九王爷大大想了一会儿,最后还是没有想起来这女人的名字,于是只能这么指出来。

    水月弯秒懂。

    但是……

    “不可能。就丞相府现在的状态,哪里还有手段可以将果儿劫走?”丞相府现在,水凌波在牢里,申氏也是自危,那些昧良心得来的钱,也被皇室给收走了,哪里有这样的能力能够给水阑珊这样的底气劫走水果儿?

    “丞相府现在是不行,但是侍郎府可以。”炎破天轻声道,像是钟鼓击奏一般好听的声线柔和至极,“并且每一个世家之中,都是有一些暗中的力量不为人所知,想来……”

    “水阑珊……好,好得很!”

    水月弯对着空气胡乱的挥舞了几下手,杀气森森道:“本来丞相府的烂事我是不想管的,但是水阑珊似乎很想我出手啊!”

    嗖!

    正在这个时候,一支长箭上面绑着什么,被射了进来,笃的一声狠狠的插在了廊柱上。

    两人对视一眼,随后水月弯便是微微摇头,示意没毒。

    “那个女人,说马上到断天涯来,不然的话,果儿的性命……”

    炎破天亦是很喜欢那个叫自己姐夫的少年,这般看下来,脸色也是变了几变,面上有些担忧之色。

    “走!”

    ……

    断天涯是一处极高的山崖,常年罡风凛冽,一旦要是有人掉下去的话,只怕是连尸骨都找不回来。

    而这极高的山崖之上,现在正是有着一名约莫七八岁的孩子,被麻绳捆得严严实实的,吊在那山崖边上的一棵枯树上,正随着狂风被吹得荡来荡去,小小的身板像是下一秒就要掉下去了似的。

    一名面色惨白、狼狈的女子狰狞着脸,手中拿着一把匕首,贴在那薄薄的绳子上,阴鹜的视线盯着那孩子微红的眼睛,笑得像是疯了似的。

    “好弟弟,姐姐对你好了这么多年,结果却是比不上那个贱人的几天?你的良心是不是都让狗吃了?”

    “我已经给你的好姐姐传了消息,现在倒是要看看你的好姐姐会不会来救你?到时候,我就要好好教训那个小贱人!”

    “对了!你说你的姐姐怎么这么的不要脸,非得要缠着我的九王爷?还怎么都弄不死,简直就像是蟑螂蚊子苍蝇一般的讨厌!”

    “你是坏人,你才不要脸!不许你骂姐姐,姐姐一定会来救我的还有九王爷大大,也一定会来的!”水果儿脸色通红通红的,被风吹的眼睛都睁不开。

    谁知道水阑珊听了这话更加的疯狂,“九王爷?那男人抛弃了我,不要我了,还害的丞相府几乎都毁了!这样的男人,我根本就不屑要!”

    “不屑要?你还真是会给自己脸上贴金!分明就是九王爷大大慧眼根本就看不上你这个恶毒的女人!要是九王爷大大会喜欢你我才觉得奇怪呢!”

    “给我闭嘴臭小子!你信不信我直接将那个绳子割断然后把你踹下去!”

    底下就是深不见底的深渊,而水果儿全身的重量都是由那一根细细的绳子绑缚着的,只要轻轻的一戳就晃悠个不停,吓得水果儿的小脸惨白惨白的,一声尖叫就是传了出去。

    水月弯一来就是听见了这声尖叫,然后看见了小小的人儿被绑的跟麻花似的,就在那漆黑的悬崖上上晃荡,惊得几乎是肝胆俱裂!

    “果儿!”

    “姐姐!”

    “哈哈哈哈!水月弯,你总算是来了!真是可惜啊,你即将要看到自己的亲弟弟死无全尸的样子,是不是很痛苦很难受啊?”

    随后水阑珊的视线往水月弯身后一看,然后就是怔了怔,双眸之中一股满满的怨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