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两百九十一章贩卖盐铁,走私官粮
    血肉硬生生爆炸、骨肉飞溅的是鬼感官实在是太震撼了,众人几乎在那一个瞬间全部都傻掉了。

    即便是炎破天的暗卫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依旧是被吓得不轻,瞪着一双眼睛呆呆的,直到那冲天的血腥味传了过来。

    “姑娘真是……神了啊……”

    水月弯耳中收入那低沉的爆炸的声音,手中的茶杯顿了顿,有些郁闷。

    这么血淋淋的在她的家门口,回头清理的时候可要花掉不少力气。

    早知道,应该用一些温柔一点的方式对付他们的。

    事实上,水月弯的方法很简单。

    一层薄薄的异能膜,将整个宅子全部都包围起来,随后只要有人心怀恶意,想要暴力闯入,那么异能就会侵入他的体内,然后在他的身子之内爆炸。

    跟那珠子有异曲同工之妙。

    只不过一会儿,那声音就是消失了,随后就是暗卫出手、大显风头的时候了。

    “对了,我倒是记得,那两个女人你将她们怎样了?”水月弯倏地像是想起了什么,转眸问向一旁的炎破天。

    炎破天一怔,随后想起来了水月弯的意思,自己也确实将两个女人给丢到了九王府的刑讯室,这么几天过去了,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于是炎某人十分诚实的摇了摇头。

    “这么久了,本王也不知道她们变成什么样子了。”

    水月弯近乎无语。她记得他当时说的是不给吃还不给喝,两个千金小姐这么被折腾个两三天,只怕是要去了半条命了。

    “你将她们带回去的事情可是瞒不住的,水凌波回头要找你算账了。”水月弯淡淡的道,仿佛只是秉承着道义凑巧的问一句,“你要是实在舍不得放她们回去的话,那么……”

    “你这是在担忧本王吗?”炎破天别的没听着,只听见了前半句,当下就是欣喜的看着水月弯的侧脸,一边还十分挑衅的看了苏警一眼。

    水月弯表示自己并没有。

    “你不怕的话,我怕,我这里全都是孩子还有女子,一旦有什么我可受不住。”

    姑娘,您好歹看看外头的那些杀手那……连个全须全尾的都没了,就这您还受不住?

    一侧立着的行一听了这话,默默的吐槽道。

    “本王早就已经派了人在这宅子边上守着了。”

    原本炎破天这意思是为了邀功,但是谁知水月弯听了这话却是一个冷眼扫了过去:“你监视我?”

    炎破天:“……”他不是这个意思啊。

    水月弯的话说到了这里为止,徒留下炎破天一人心里有些焦躁的,想要解释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水月弯起身,眸中恶作剧的光芒一闪,拉门,很有先见之明的先屏住了呼吸:

    “既然你有这么多人手,不如就将我的门前清理干净,也省的他们白来一趟。”

    水月弯笑得狡黠,炎破天却是觉得这感觉十分的奇妙,当下就是大手一挥,答应下来。

    等到水月弯再一次出来看的时候,外头已经是恢复了干净,更甚至还丧心病狂的燃了熏香,哪里还有之前鲜血遍地的模样。

    水月弯这宅子,原本就地处偏僻,再加上现在是大晚上,根本就没有人能够看到这景象,更甚至于那帮杀手认为这是杀人埋尸的好地方,水月弯也是这么认为。

    这帮杀手,注定是踢到铁板,白白的送了性命。

    “本王从丞相府查出来一些很有趣的事情,弯弯要不要听听?”眼看着水月弯就要下逐客令了,炎破天急忙的道,一开口就是抛出了这么一个诱饵。

    果然,水月弯刚客气抬起的手一顿,又是不着痕迹的收了回去。

    炎破天抿着唇,自然的走到水月弯身侧,道:“本王查出来的消息,水凌波在倒卖盐铁,还有粮食,数额巨大,证据的话,本王已经掌控的差不多了,只要弯弯……”

    说到这里,炎破天却是突然之间顿了下来,小心翼翼的观察着水月弯的面色,有些懊恼。

    他是不是傻,弯弯是水凌波的女儿啊!她刚在居然在弯弯面前说已经掌控了水凌波死罪的证据?

    他是不是被苏警给气傻了?脑子都坏了。

    “本……我不是这个意思。”

    水月弯莫名其妙的:“什么什么意思?”

    随后又是漫不经心的道:“犯了什么罪,就要受什么样的惩罚,这不是一水国的律法吗?”

    苏警在一旁看着,这个时候也是出口道:“可是……他是丞相不是吗?主子你是……”

    水月弯懒懒的窝在椅子上,面对着一屋子的人,却是冷笑一声,寒凉的笑道:“嗯?我早就已经不是了啊……”

    于是炎破天这才想起来之前在凌云殿的时候,水凌波怕惹祸上身,当堂与弯弯解除父女关系,将她赶出丞相府的事情了。

    今天,炎破天居然是想起了这么多发生在水月弯身上的不快的事情,她是有多坚强才会在那时候一句话都不说,一滴眼泪都不曾流,甚至连自己,她都没有吐露出半点不快。

    甚至在之前,还不负责任的消失了这么久,让她担忧了这么久。

    炎破天面色有些难看,行一暗暗瞟了两眼,却是不知道自家主子百转千回的心思,再看主子的视线一直的落在姑娘身上,那么便是猜也能猜到一些了,定然又是因为姑娘没错了。

    想到这里,行一又是忍不住的将视线看向了立在水月弯身后、苏警身旁,一直都是保持沉默的波波身上,冷眸中闪过一丝复杂之色。

    她,现在应当十分开心的吧……苏警又回来了。

    “本王不会让他好过的!”炎破天冷俊的面容更加冰冷了,吐字掷地有声。

    水月弯阖眸,算是表示她听到了这句话了。

    “夜已深了,小姐。”外头,小少年阿纹将水果儿带去安置了之后,便是在外头转悠来转悠去,最终还是大着胆子敲了敲门,轻声道。

    这来得及时的敲门声,化开了室内的怪异气氛。

    “还请九王爷移驾,我家主子要就寝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