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两百八十八章记得我之前说过的话吗?
    真的不能说吗?

    这么看起来,自己倒像是个恶人了。

    “好了,不说就不说吧,我逼你作甚?”水月弯双眸之中的光芒微微淡了几分,无所谓的道。

    都说是为了自己,但是自己何其无辜?

    因为这一件大家都不说的事情,自己已经受了多少无妄之灾?

    这难道也是为了自己好?

    她不敢苟同。

    “膳食已经摆好了,先用膳吧?”炎破天轻声看着她,几乎是有些讨好的道。

    水月弯于是又是一阵心酸。

    他是那般杰出不羁的人物,但是却在自己面前,为了守住那个秘密,对自己这般低头,甚至还亲自下厨?

    他到底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自己身上那个或许是极为重要的秘密?

    看着那男人递到面前的大手,干净修长、尊贵有力,抱着自己走了一路。

    她还没有这么仔细的看过这双手呢。

    “弯弯?”

    她呆呆的,炎破天心中一跳,急忙出声唤道。

    “嗯?”

    水月弯抬头就撞进了那双幽深的双眸,凤目眼角微微上挑,狭长幽戾,轻轻一扬都是睥睨天下的气势,好看的紧,但是此刻,那双凤目有些担忧,泛着灼灼的光芒,正定定的注视着她。

    “破天。”

    “我在!”

    “之前,在云雾凶地的时候,你说的话,可还算数?”

    炎破天瞳孔一缩,猛地将双手禁锢住水月弯削瘦的双肩,额角青筋都是突暴了出来,压抑着暴怒低吼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他说的话,他当然记得!

    不许为她做决定,不许爱上别人,自己全都记得。

    但是她这么说是什么意思?

    “记得就好。”水月弯轻笑一声,缓缓的起身,首先步出了房门,随后在听到房中那巨大的重物坠地的声音之后,依旧是无动于衷。

    “姑娘……”行一在门口,面色有些纠结的看着水月弯面色无波的样子,有些心疼王爷。

    “姐!”

    “小姐!”不远之处,波波抱着一个包袱,一手牵着水果儿,急匆匆的往这边跑来,到了近前,看见了水月弯有些苍白的面色,那泪珠子一下子就是砸下来了,“小姐,之前您吩咐阿纹的事情,阿纹已经完成了,并且,婆婆也已经下葬了。”

    水月弯淡淡的点头。

    之前说过的,阿纹的婆婆患上的是绝症,已经时日无多,而水月弯最终也是没有救回她来。

    那阿纹少年没有对她有所怨恨,反而是发下重誓,决意跟着自己,这么久的时间,她便是叫他去置办一处房产,届时作为最后的退路,必然是需要的。

    现在,怕是要用上了。

    “姐!你这么久都去哪了?果儿好担心!”

    水果儿挣脱了波波的手,自前不久之前见到的时候,看上去又是长高了些许,都是到了水月弯的腰间了,瘦了些许,水汪汪的眸子瞪着水月弯,似乎是在控诉她抛下他这个弟弟不管,腮帮子鼓鼓的。

    “果儿乖。”水月弯摸了摸他的头,唇角扯出了一丝弧度。

    “小姐,马车就在九王府外。”波波轻声道,随后看向了水月弯身后,惊惧的低头,吓得往后退了几步。

    水月弯不用想就知道是谁出来了。

    “走吧。”

    “你去哪儿!”炎破天一个箭步上前拉住了水月弯的手,却是不敢用力扯,带着些恐慌还有薄怒,俊美的容颜都扭曲了,“你已经没有地方可以去了!不可以离开本王的身边!”

    也不知道水月弯怎么动的,下一秒已经是重获自由。

    “这是外公的命令。”水月弯微微仰头,“长者之命,不可违背。”

    “荒唐!安老将军不会这么糊涂!”

    “哦?那么,我一名女子整日的在九王府住着就是不荒唐了?”

    水月弯似笑非笑的盯着他,满意的看到了他的面色变得极度难看。

    “我可不是你的禁脔,出去还有事情要做。”

    这一句话,叫炎破天的面色几度变了变,最终嘴巴张了张,什么话都没有说出来。

    没有名分,却被禁锢自由,连做决定的机会都没有,这不是禁脔是什么?

    炎破天很想反驳,但是却张口无力。

    水月弯轻笑一声,招呼上波波与水果儿,一路出了九王府,无人敢拦。

    ……

    城北。

    与九王府在不同的另一个方向,一座不大不小的宅子已经是置办完毕,随时都可以有人入住,阿纹已经收到消息,抱着一块毛巾在门口等着了,见到那辆普通的马车过来的时候,阿纹激动的脸蛋都涨红了,快跑几步迎了上来,唤道:“小姐!”

    水月弯掀帘,步下马车,随后有些无奈的看向那不知名的某处。

    “你们可以回去了。”

    没动静。

    “……罢了,随你们吧。”水月弯摇摇头,不再在意,径直冲着激动的阿纹点了点头,跨步而入。

    水月弯对房间的装饰并没有什么要求,只需要简单大方,有一处药房,有一块药田就可以了,所以这室内的床褥是软是硬,是好是坏,水月弯并不如何在意。

    她回来的第一天就是钻进了药房,随后研究自己身上的不对劲的地方。

    一次次的异能外放,一次次的进行试验,一次次的喝下自己制作的药水,然后静静的感受身体的回馈,从中找出那一点点的不同,再改善药物的配方。

    这么一呆,就是七天。

    七天之后,水月弯在修炼之中,是硬生生的被水果儿的一声惨叫声给惊醒过来的。

    “姐!救命啊!”

    “果儿?”

    水月弯瞬间惊醒,冲到外头的时候,就是被那一道黑衣身影给惊到了。

    “……”

    炎破天放下怀中的水果儿,甩了甩手,像是很沉一样,见她出来顿时就是一喜:“弯弯,我……”

    “……”

    水月弯有点不懂这男人在做什么,绑架水果儿?

    “我是来送东西的。”炎破天黑衣的袖子被挽起,拿丝带缠着,像是刚从校场上下来的模样,将手中的东西递到水月弯的面前。

    “昊天水镜?”水月弯说不高兴是假的,毕竟自己修炼还需要这个东西,但是,这男人有这么好心?

    “我把它找回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