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两百八十七章只是还没有到时候
    九王府,依旧是那般的低调奢华,大气磅礴,威严万分,高峨的府门,只要能进入这九王府的人,皆是被人艳羡的!

    所以,当她们进入了九王府之后,简直是觉得这个世界都明亮了起来,一双眼睛怎么都看不够九王府之中的绝美景色。

    “水月弯?”水翩浅有些疑惑的看着背对着他们的九王爷,怀中似乎抱着一个人,她有些不确定,于是试探着叫了一声。

    自然,是没人回答她的。

    一旁眼睛忙的咕噜咕噜转的水阑珊忙里抽空的回了一句:“三妹妹你想什么呢?二妹妹闲杂都不知道在哪里,莫不是你太想她了产生了什么幻觉?”

    水翩浅瞪着那隐约间露出侧脸的女子,揉揉眼睛拉着水阑珊:“真的是水月弯!大姐姐你快看!”

    “什么水月弯……”水阑珊顺着水翩浅的力道看了过去,一下子那眼睛就是瞪得贼大!

    那张脸,即便只是一张不太明显的侧脸,并且在九王爷的护持之下看的不是特别清楚,但是那个人,就算是化成了灰烬他们都是认得出来!

    不是水月弯又是谁?

    水翩浅贝齿咬着下唇,也是惊讶的不行,之前他们说的一切,都是在水月弯消失的情况下才能成立的,事实怎么样,她们也是不知道,这个时候要是水月弯站出来哭两声,说两句,将脏水全部往她们身上泼,那么她们不是……

    “二妹妹……真的是你吗?二妹妹!”水翩浅只是呆滞几秒,马上就是冲了上去,拦住了炎破天的脚步,随后娇羞的冲他一笑之后,就是担忧的看向他的怀中。

    “二妹妹,可还好?早就说你那般作为不可取,如今……”

    “来人!”

    炎破天厌恶的皱眉,对面前这个拦住去路还一脸恶心的红晕的女人实在是反胃,“将她们锁起来!”

    不知道哪里跑出来的暗卫,马上就是将那两姐妹给制住了,扭着双手背到了身后,丝毫不管她们的手是不是扭到了。

    水阑珊惨叫,水翩浅亦是大瞪着眼睛,不敢置信的盯着面前男人阴沉的脸。

    “九王爷,我们姐妹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这么对我们!”水翩浅不敢置信的摇头,目光深情的望着炎破天,看清楚了那人眸中毫不掩饰的厌恶以及冰冷之色之后,心底的热情急速的冷却。

    自己这么爱他,比之水月弯那个贱人也绝对不少,但是为什么他对自己却是这般的不假辞色,更甚至还十分厌恶以及不屑?

    以自己的容貌,怎么可能会有男人这么对自己?

    一定是水月弯在九王爷耳边说了什么难听的话,污蔑他们,不然的话,现在被九王爷抱在怀里的,一定是她!

    这一切,都是水月弯的错,他为什么还要被九王爷救回来,为什么不直接死在外面!

    水月弯窝在炎破天怀中,呼吸的都是他身上的松墨香气,炙热而又叫人安心,清艳的眉间微微拧起,像是十分的不耐女人的尖叫声。

    炎破天于是终于失去了耐性,脚步一转就是绕过那两个女人,冷声道:“绑到刑讯室去,不准给吃不准给喝,生死由天!”

    这只是小小的惩罚罢了,若是不死,自然还有别的惩罚等着她们!

    话落,丝毫不管那两个女人尖叫求饶的声音,将怀中的女子更深的往自己怀中揽了揽,迈开脚步就是往自己的殿宇走。

    炎破天的寝宫,水月弯背对着他,抱着被子闭着眼,摆明了不想搭理他。

    他有点尴尬,想要将女子揽进怀中却又没有胆子伸手,甚是感到无奈又是哭笑不得。

    自己什么时候这么憋屈了。

    “弯弯,本王……额,去为你准备一些吃的可好?”

    想了半天,炎破天便是从脑袋中冒出了这么一个想法,并且很认真的考虑着这个可能性。

    据说,人肚子饿了精神就会不好,脾气也会不好,最重要的是,她这么长的时间都是没有吃东西了,身子会饿坏的。

    但是炎破天考虑到了别的,却是并没有考虑到自己做的食物到底能不能吃……

    九王爷下厨了!

    在吓坏一票暗卫、毁了众多食材、炸了三次厨房之后,炎破天黑着脸端着一盘尚且能够看得过去的蛋炒饭,兴冲冲的来到了宫殿中,然后推门就是对上了水月弯带着疑惑的双眸。

    “那个,本王做了些吃的……”

    水月弯早就被外头的咋咋呼呼的声音给吵醒了,现在也没有睡意,索性就是起身看着那男人黑着脸,手里拿着什么走了进来,然后盯着她,理直气壮的将东西献到她的面前。

    水月弯看了眼那东西,疑惑了。

    “这是什么?”

    炎破天凤目一瞪,脸一青,有些抓狂道:“这是蛋炒饭!”

    蛋炒饭?

    虽然是蛋炒饭的味道没有错,但是很难认得出来呢……

    眼看着男人威胁的眼神还有不好看的面色,水月弯果断决定,就算是难吃到爆炸也要吞下去。

    说的不好听的话,炎破天自从出声的时候就没有下过厨,虽然行军的时候除外,但也只是那种极为粗野的食物,鸡蛋、米饭什么的,想要带到行军时候,简直就是妄想!

    所以,烤烤肉还可以,但是这种“精细”的食物,他却是做不来的。

    水月弯吃了一口就是放下了筷子,随后微笑着看向炎破天:“不好吃。”

    炎破天眸子微闪,尴尬的扯了扯唇,随后将那一盘被水月弯嫌弃的蛋炒饭丢的远远的,扬声叫人准备膳食。

    “你还是不打算告诉我吗?”

    炎破天一怔,微微低头,却是不敢看水月弯咄咄的双目。

    “抱歉。”

    “不能说的原因?”水月弯微微启唇,不想逼他,但是还是问清楚的好。

    “还没有到那个时候。”炎破天看见她的眉间皱了皱,知道她是对这个答案不满意,于是赶紧的又补上一句,“本王不是剥夺你知道的权力,只是不想你这么早的……”

    炎破天心知她的使命,一旦那个时候到来,那么就将由不得她。

    她还有一段时间可以无忧无虑的,他不愿意看到她眉头紧锁的模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