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两百八十五章我不小心掉进海里了而已
    炎破天这个样子,他可是不放心将水月弯就这么放在这里,他这脾气,可真是有些可怕。

    “我没事,你们快去上药。”水月弯挥挥手,果然是又看到那男人脸色难看了几分,无视一帮人或担忧或恐惧的眼神,径自关上了舱门。

    船舱之内。

    水月弯一进入,并没有去看那个男人,而是径自坐到了梳妆台前,清理自己一身上下的狼狈。

    是的,水月弯现在就像是从水里捞出来似的,满头青丝都是湿哒哒的搭在背上,贴在脸侧,素白的容颜之上,那双蓝紫双眸居然又是恢复成了原本的漆黑之色。

    水月弯挑出一件衣服,转到屏风之后换了上去,但是依旧是觉得身上实在是不舒服!

    回头还是要洗个澡才好。

    在这个途中,炎破天炙热的眼神一直都是紧紧的跟随着她,似乎是想将她的后背烫出一个洞来,忍了又忍,终于是忍不住问了。

    “你去哪里了?”

    水月弯这个时候本来就是刚换好衣服出来的,闻言挑了挑眉:“什么去哪里了?”

    “你不是……”她不是不想看见他,选择逃跑了吗?

    水月弯正寻思着去哪里弄一桶热水好好的洗一洗的时候就是听到了这么一句,当下就是疑惑:“我什么?”

    “话说,你为什么要打七王爷还有十王爷?他们招惹你了?”

    水月弯来的时候便已经是完全的肉搏战了,半句有用的话都是没有听到,而后炎略天他们也是直接的被她赶走。

    所以发生了什么自己真的不知道,权当是这个男人又发疯了就对了。

    所以……她不是想要逃离开自己了?

    炎破天一瞬间眸子变得晶亮,看着那正在梳妆的女子,先前的怒气早就跑的山远,冲上前就是将那女子抱在怀里,一下子就是将那女子抱到了床上,随后牢牢将人压制住。

    水月弯原本还会挣扎的,但是后来实在是挣脱不开这个男人,索性就直接任由他抱着了。

    “说,你到底去做什么了!”

    水月弯眨眨眼,如实道来:“我出去看风景来着。”

    “不可能!只是看风景的话,本王的人不会找不到你!”

    这不是话还没有说完吗!

    “走到船栏边上的时候,想睡觉了。”水月弯微笑,补上一句。

    接下来的事情,炎破天只要想想就知道了,当下就是有些哭笑不得。

    水月弯要是陷入了沉睡,那可真是……从船上栽下去也是很正常的。

    而一般情况下,没人会往海里看,更没有人会想到一个人会睡觉睡得直接掉进海里还被海水给冲走,最后还是被那个少年给救回来的。

    水月弯想着那个少年说不定还真是有什么真正的本事,不然的话,怎么会这么巧的就将自己救上来了?

    “然后……是师傅将你救上来的?”炎破天只是一猜就已经猜到了事情的始末,“那怎么会……”

    怎么会这么早就醒了?

    平常弯弯睡觉的时候,那可都是不睡好几天不罢休的!

    “你问我为什么这么早就醒了的话。”水月弯将脑袋往边上一转,避开炎破天越见逼近的俊容,扯了扯唇,“你还是去问你师傅的好,我醒过来的时候就是这样了。”

    不管是眼睛还是什么,都恢复成了原本的模样,原本还有些不适无力的身体,现在也是好多了。

    炎破天望入水月弯回复漆黑的眸子,凤目缓缓幽深,抿唇缓缓压下。

    不管是什么原因,只要不是要离开他便好。

    ……

    船舱之外,炎凉拿扇子抵着半张脸,有些尴尬的遮住面上那一点点淡淡的淤青,看着那越来越接近的码头,等到水月弯出来的时候,船已经靠岸了。

    九王府的马车已经在码头上等着了,很巧的,那带头之人正是行一。

    炎破天紧紧跟在水月弯身后,一双凤目也是泛着紧张之色的盯着她,似乎生怕她从自己的视线之中跑掉似的,而也亏得这么一尊佛跟在她身后,也是导致自己身周几乎没有人敢靠近,一路畅通无阻的下了船。

    真是莫名其妙的一场旅游呢,水月弯觉得自己好像进行了一场远航一般,还在海里潜水了一会儿。

    唯一的好处应该就是自己这双眼睛又是恢复了正常吧。

    这艘大船上的人物,无疑都是极为显眼的俊男美女,在吸引了众人的视线的时候,也是成了极为明显的目标。

    尤其是对那些收了签订亡命之徒来说。

    咻!

    不知道从什么方向射来的利剑,不偏不倚的直直冲着水月弯心口而来,随后接二连三的利剑,从四面八方飞来,甚至连海中都是有利剑飞出来!

    “弯弯!”炎破天将水月弯拉近怀中,脚下闪掠,将水月弯护得安安全全。

    “主子!姑娘!”

    行一带着人在利剑飞来的当间就已经冲了上来,一边与不知道什么地方冲过来的黑衣人交战,一边拼命的往炎破天这边靠近。

    码头一瞬间惨叫声、呼救声,乱成一片。

    水月弯冷眼看着那不知道出处的利剑到处乱飞,明显是以自己为目标的杀手,还有那被无辜伤到甚至死去的人们,那双水眸渐渐的凝满了寒霜,心头微冷。

    双眸之间,之前被压下去的璀璨色彩渐渐的失去压制,再度浮出。

    之前那个少年给她治疗的时候就说了,自己不能有太大的情绪波动,但是现在……自己确实有些忍不住了。

    “不要听,不要看。”炎破天似乎感受到了水月弯身子微微颤抖,一手徒手握住了一支飞箭狠狠一掐,折断,一手却是将怀中的女子抱得更紧了些。

    “破天,他们为什么要冲着我来?”水月弯抬头,眼角划过一道鲜血,不知道是谁又被误伤,惨叫声再度加上一道。

    炎破天只要一低头就能看到怀中女子清艳的容颜,迷惑的双眸直直的盯着他看,无意识的勾起他心中的罪恶感。

    炎破天没说话,只是紧绷了下颌,一次又一次的将临体的攻击化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