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两百八十二章额,师徒?
    热泪溢出,随后融进了海水之中,同化成一片。

    炎破天抱着怀中的人,双腿一登,带着怀中的水月弯冲上了水面,炙热的铁臂半点都没有松开,水月弯还来不及喘口气,男人带着怒气的双唇就是压了下来。

    “唔……”

    舌尖触着舌尖,男人灵活的舌头拼命的汲取女子口中的芬芳,重重的蹂躏着她的双唇,酥麻的一会儿就没有知觉了。

    水月弯双手无力的推他,但是却换来男人更加疯狂的进攻,差点没有让她窒息而死。

    “我说……差不多得了吧……”

    正在天雷勾动地火,快要燃烧起来的时候,却是有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这么想起来,一下子就是打破了这周围的粉红氛围。

    少年抱着后脑勺,闲闲的在一旁浮着,脚下蹬着水,绕着那两人绕圈圈。

    水月弯被这一声吓得,突然间猛地一个用力就是将炎破天推开,然后拼命的咳嗽!

    在这一推之下,却是意外的令炎破天闷哼出声,水月弯大惊之下,这才发现炎破天的胸膛上正插着一支弩箭,已经被粗暴的折去了剑尾,只能依稀的看见断掉的箭簇深深的扎进肉中,被海水浸泡的发白。

    “破天!你被那些黑衣人射中了?”

    “无碍。”炎破天淡淡的应了一声,随后将水月弯抱在了怀中,看上去是不怎么想放手。

    “呀嘞呀嘞,真是,好歹也避忌着我这个老人家好不好?”少年伸出一只白嫩的爪子搭着自己的双眼,留出一条缝,然后啧啧有声,那欠揍的样子还真是叫人手痒!

    炎破天瞟了那漂浮的少年一眼,单手抱着水月弯就往回游,水月弯那个可劲的挣扎啊,最后全都被炎破天强势的镇压下来。

    不远处,云雾之间,一艘大船若隐若现。

    “臭小子……”少年直起身子,歪着头蹬着水,紧紧的跟在身后。

    幸运的,这段时间都是没有人再来阻挠,等到大船到了面前,水月弯晕晕乎乎的就被带上了船,随后,拖着湿淋淋的身躯,一站到甲板上就是昏了过去。

    于是,水月弯在心境放松之下,再一次的陷入了昏睡,这么一睡,就是到了七日之后,回航的码头都是隐隐可见了。

    “仙女姐姐!”炎略天眼尖,第一个发现了水月弯醒过来,随后便是扑到了水月弯的面前,原本冰冷的面庞现在却是充满了童真一般的欢乐。

    随着这道声音响起来,马上就是惊动了那甲板上的两人,一下子就都是跑了过来。

    “弯弯!”

    “月弯?”

    水月弯看着炎破天欣喜的俊美脸庞,笑着点了点头,随后又是转向一旁面部表情有些抽搐的炎凉,礼貌道:“多谢七王爷。”

    炎凉皱了皱眉头,却是并没有说什么。

    “你的身子还有不适,先进屋。”炎破天脸色黑了黑,但是却知道这道谢是必须的。

    这船队,还是问炎凉借的。

    水月弯面色还有些苍白,闻言没有多说,任由炎破天扶着重新进了房间。

    随着水月弯的醒来,大船上的凝重气氛似乎消失了一些,变得有些轻松了起来,毕竟之前九王爷那低气压几乎让整个大船上的人都是不那么好受。

    船舱,布置的清雅幽静,另外似乎燃了熏香,似的这其中隐隐的海风气息都是被消去了些许,闻着沁人心脾,舒服极了。

    “我没有事情了,你不要一副这么可怕的表情。”水月弯被炎破天抱在怀里,看着男人硬朗的下颌,还有紧咬的牙关,失笑道。

    “……”炎破天的表情依旧可怕。

    “额……”水月弯被放下的时候,这男人依旧是那样的冷着脸,像是水月弯活活欠了他几百万黄金似的,顿时整个人都是不好了。

    自己在被劫走的时候是睡着的,然后被救出来的时候也是睡着的,这之间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叫这个男人这么生气,自己全部都不知道。

    这下子要怎么办好?

    熊孩子可不好哄。

    炎破天盯着水月弯看了一会儿,发现她除了面色苍白之外状况尚好之外,于是给她拉上被子,起身就走。

    “炎……”

    “呦,小姑娘,听说你醒了?”

    水月弯正想着要怎么劝这个别扭的男人的时候,却是突然间被一道声音乱入了,并且还莫名的熟悉,这么一看过去,顿时就是怔愣住了。

    那乱入的稚嫩声音毫无疑问的就是那个少年的了。

    少年嘴巴里叼着一条烤鱼啃得津津有味,焦香的香气顿时就是弥漫了这个船舱,吧唧吧唧啃鱼的声音叫炎破天本来就不爽的心情再度不爽上三分。

    “要吃到外面去吃!”炎破天额角青筋突暴,冲着少年吼道。

    “臭小子,翅膀硬了哈!敢这么对老子说话!”谁知道那少年闻言就像是吃了炸药似的,一下子就是暴走起来,然后指着水月弯,还带着一些诡异的哭腔,抽泣道,“小姑娘你看看,这小子这么不尊敬我,这样的男人绝对是不好的不好的!你绝对不能要这个男人当丈夫啊!”

    啊啊啊啊!

    “你……”

    水月弯眼见着炎破天是身上的寒气更加的重了一层,冰冷的冻人,她自己心里都是抖了抖。

    怎么回事,这两个人怎么看上去像是……认识的样子?

    还有,这个少年是不是想死?这么跟炎破天怼?

    这个男人接下来是不是要直接将这个少年给弄死啊?

    水月弯已经是悄悄的起了身,打算着在炎破天暴走的时候将这个少年救下来,而在水月弯有些忐忑的注视中,炎破天却只是满脸的不爽,并没有要动手的意思。

    “收回你之前这句话,不然的话,本王就将你从这里丢下去。”

    那少年眼珠子在炎破天与水月弯身上转了转,然后仗着自己“个子小”,一下子就是从炎破天边上窜了过去,滑溜的连炎破天都抓他不住。

    “小姑娘诶,你看你看,这男人的脾气实在是太差了,他还要将我丢在这个海上,呜呜呜。”

    额……

    “你们是什么关系?我咋看着有些……不正常呢?”

    “诶?我们?师徒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