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两百八十章有人来追!
    蔚蓝的大海,宽广到一望无际,只有三三两两货运的商船,才会经过此处,偶尔之间,几条海鱼蹦出水面,带出来一澎水花,风景秀丽,除非是极端的恶劣天气,否则的话,这里永远都是那么静谧。

    但是今天看上去很是有些不一样。

    从四面八方,各个方向,其上不知道描着什么标志的华丽的大船正缓缓的驶近,最中间的那艘巨轮之上,三道身影正迎风而立。

    七王爷、九王爷、十王爷。

    炎破天一身黑衣,面色冷沉的像是要把谁活生生给吞了似的,周身寒气缭绕,那般出众的容貌让他像是天神一般尊贵,凛然不可侵犯。

    炎凉额间的眉心坠在天光之下闪着光芒,与他一身蓝衣融合到了一起,面上一派温凉,但是那双素日里冷静的双眸却是泄露出了一丝紧张之感。

    炎略天是其中最耐不住性子的,紫衣都有些皱皱巴巴的,颀长的身子都快探出围栏去了,皱着没有担忧道:“哥,还是没有看到仙子姐姐啊!你是哪里来的消息说她在这里的?”

    这么一问,炎凉也是转过头来,看着那虽然脸色不好看但是却尚且沉得住气的炎破天,目露询问之色。

    在前几天,水月弯要无音讯的时候,九弟整个人急的都不像个人了,居然跑过来向自己低头借船,茫茫大海上像只困兽一样的发疯的找,而后好像因为收到了什么消息,马上以最快的速度到了这里。

    虽然还是很急,但是却没有那种要毁天灭地一般的急迫了。

    明显是松了口气。

    难道……月弯真的在这里?

    但是……炎凉将视线转向面前的大海,除了一艘大商船之外,其他的,就没有什么了,水月弯的身影,却是根本就没有看到。

    炎破天眼眸动了动,寒凉的视线扫过海面,最后盯在了那条商船之上。

    “靠近它。”

    一令之下,大船加快了速度,团团包围而去。

    现在的情况是这个样子的。水月弯跟那个少年在水下不知道哪里待着,而那商船之上,正像是下饺子一样的,一个个黑衣人往下跳,然后全范围的开始搜索,等他们发现了不对的时候,却是已经被完全的包了饺子了。

    “就在这里,方圆百里,派人下去找。”炎破天双眸微阖,遮住了其中惊人闪烁的神采,冲着身后吼了一句之后就是一脚踏上了船沿,然后一个翻身,噗通一声就是栽进了海里。

    “喂!哥!”炎略天瞪着眼,眼看着炎破天的身影就这么消失,丢下自己和炎凉面面相觑。

    炎凉无奈的扶额,大手一挥,顿时身后的船员就是放下了绳索,一道道熟知水性,全副武装的男子一个猛子就是扎进了海中。

    在水里,他们俗称海蛇,宛若在地面一样的灵活,找人救人再合适不过。

    “七哥,仙子姐姐真的在这里啊?”炎略天手撑着额头,皱着眉头看向身旁的炎凉,一看之下却是发现他正盯着自己,当下就是有些愕然。

    “你手上是什么东西?”炎凉微凉的眸子盯着炎略天的手,若有所思。

    炎略天顺着他的视线看过去,这么一下,连自己都是傻了。

    自己手腕之上,正有一颗小小的幽蓝珠子,被一根同样是蓝色的丝线绑缚着,隐隐的闪着弱光,若是不仔细看,极容易被忽视过去。

    炎略天一下子就是跑到了甲板上的背光处,却是看见那珠子的光芒越来越强盛,明明灭灭。

    “这个是……仙子姐姐……”

    不用炎略天说完,炎凉就接上了:“这是她送你的?”

    “对!这个东西……一定可以找到她……没错,她就在这里!海,海里?”

    说到最后,炎略天自己都是不相信。

    这海水,不知道有多深,不知道有多少危险,她在这里?

    炎凉双眸微眯,不自觉的摇了摇头,心中暗咐:“奇怪吗?似乎放到了她身上之后,就不奇怪了。”

    他们不会水,所以只能在船上等着消息。

    炎凉瞟了不远处发现了他们一帮人的商船,不动声色的命令:“包围起来,控制住了。”

    那艘船,好巧不巧的却是出现在这里,令他不得不在意。

    ……

    蔚蓝的水下,五十米之前还是清澈的,但是随着渐渐游进,深入,渐渐的就是黑暗了起来,即便是炎破天都是有些吃力了起来。

    水中,不论是什么都会受到阻力从而减弱威力,就像那正向炎破天逼来的弩箭一样,近身十米之后就是被炎破天给发现了,随后一掌劈断的同时,内力透体而出,将这片水域都搅的浑浊了起来。

    猩红在水里散开,昭示着杀戮在水中展开。

    炎破天辨了辨方向,袖袍一挥身子就像是急速的弓箭一般的冲了出去,然后在不远处就是被人拦下了!

    一对一对的黑衣人,就像是悍不畏死的飞蛾扑火一般,手中架着弓弩,像是游鱼一般的冲了上来!

    炎破天眸中杀气闪过,手下亦是毫不留情的杀戮,鲜血很快就是染红了这一块海面。

    见炎破天下手这般凶狠,那些黑衣人显然是有些害怕了留下几个人阻拦住炎破天的脚步,剩余的人齐齐的冲着某一个方向游动而去。

    炎破天双目一闪,干净利落的宰了其余的人,只剩下一个,然后断其手脚,卸了他的下巴颏儿,揪着他的脖子就是将他拖上了海面。

    换了口气,炎破天凤眸有些红,大手紧紧的卡着那人的脖子,从唇齿间吐出几个带着刀子的字来:“你们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是不是为了抓一名女子来的!说!”

    说话之间,炎破天修长的手指越收越紧,那黑衣人几乎来不及问,就直接快要被暴怒的炎破天给拧断脖子了。

    “啊,啊……”那人翻着白眼,身上的痛处令得他身体都是不自在的抽搐。

    炎破天微微松开一点力道,那人的眼神明明白白的传递出这么一个意思:我回答了你的问题,就放过我。

    炎破天一句话不多说,大手一用力,只是一瞬间就要了那人的性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