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两百七十八章船上待了俩祖宗
    起先还是没有人来搭理的,但是在那少年喋喋不休的扯着嗓子吼之下,就算是死人都被喊活了,更别说这少年似乎正是在变声期的公鸭嗓,那实在是……

    贼难听!

    又喊了许久,终于是有人黑着脸跑进来搭理这个少年了,那人一进来就被这船舱中一言难尽的气味给差点熏了个跟头。

    “他娘的什么味道!”很不巧的,进来的这人就是被水月弯一阵狠怼的倒霉鬼,进来之后刚想张口说话就是被灌了一嘴的酸气以及臭气,差点没有应景的再吐出来!

    少年无辜脸:“我的船舱脏了。”

    那人捂着嘴,满眼的嫌恶:“你,你到底是怎么弄成这样的!”

    之前吐了一个兄弟一身也就罢了,现在还将船舱弄成这个样子,简直是……半点都不知道客气。

    “我晕船,你们又不给而我晕船药,怪谁啊!”

    泥煤的,难道还怪自己不成!

    那人张着嘴,满眼震惊的看着这少年,莫名的想起了就在隔壁船舱的那个难搞的女人,那女人好像也晕船来着。

    今天是不是犯太岁了,仅仅是那个女人就已经应付不过来了,现在还半路搭上来一个不相上下难搞的家伙!

    这是……犯太岁了吗!

    少年瞪着一双大眼睛,满满的都是控诉。

    那男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压下满腹的怒火。

    “我去给你找药。”船上也有兄弟是晕船的,所以晕船药船上不缺。

    主要是他们船上有一个被绑架来的女人,绝对不能横生枝节,况且这个少年也不知道底细,贸贸然杀了,万一引起什么后续的麻烦事,他们也绝对讨不了好。

    “我旁边船舱的女人不就是有晕车药吗?问她要啊!”少年探出一根手指,催促道,“块钱去问她要,不然的话,我可又要吐了。”

    说话间,又是一个反胃。

    那人握着拳头,一双眼睛盯着少年,明显在按捺自己的杀意。

    “快点去啊!愣着干什么?”那少年看白痴一样的看着那男子杵在那里动都不动,嫌弃的驱赶。

    那男子额头爆出一根十字青筋,砰的一声甩上了船舱的门,连句话都没给留。

    “快点啊!”少年挥手告别,一个没忍住又是哇的吐了出来,末了还没忘记喊,“快点,不然小心遭报应!天道轮回啊!”

    麻的智障!

    那男子最后还是直接去端来一碗晕船的汤药,又捏着鼻子端进来,少年那鼻子动一动,马上就是面露鄙夷:“晕船药我不是没喝过,这就是最普通的那种,那女子说的奇药是她的独家秘方,总有些特殊之处,你是不是当我好骗?”

    那男子就半只脚卡在门内门外,闻言脸色都扭曲了。

    “你爱喝不喝!”那男子终于是爆发了,将药碗往地上一贯,扒拉一声摔了个粉碎,汤汁四溅。

    那少年的双眸于是就有些深沉了,正想说话的时候,那隔壁船舱却是传来水月弯略有些沙哑的朗笑声:

    “小公子,你还没有发现吗?这帮人可都是不知道哪里来的亡命之徒,心狠手辣的狠,你若是就这么在海上漂着说不定还能够留下一条性命,但是上了这条船,只怕就是上的来,下不去了!”

    “我台的天!这是真的吗?”那少年张大了嘴,尖叫道。

    “可恶的女人!”那男子一路听到了底,气的差点没有吐血。

    水月弯却是没有在说话了。

    “哼!你绑架了那名女子,现在还妄想要杀掉我,你就不怕遭报应吗!滚滚滚,我不想看见你!”少年气吼吼的怒声道,青涩的脸庞上,苍白之色褪去了不少,反而是有些涨红。

    另一边,水月弯轻笑一声,莫名的又是一阵困意袭来。

    “不好了,又要……”一句轻喃声还没有结束,水月弯已经是双目紧闭,陷入了昏睡了。

    从感受到困意,到直接睡死,似乎连一分钟都用不了。

    门被狠狠的甩上的同时,少年狠狠的往地上啐了一口,幼嫩而骨节分明的手缓缓的掰了掰,然后估计出了一个数字,摸着下巴记下来:

    “三个时辰又五息。”

    然后就在船舱中最后剩下的一个干净的地方,也就是床上,躺下来,闭着眼睛小栖,片刻后突然从床上弹起来,捂着胸又是一阵干呕,只因为将吃的东西都吐光了所以什么东西都吐不出来。

    呜,他好惨好惨啊!

    等回去了,一定要自己那个傻徒弟找天底下最好吃的美食来给自己吃,不然他也太吃亏了!

    于是,在水月弯睡着的两天半中,船上的人都知道了什么叫做人间地狱。

    那少年,看上去白白净净十分听话乖觉的模样,但是卸下了伪装就是就是实实在在的一个恶魔,磨人的小妖精,他们伺候不起的祖宗!

    事情多的嘞,比那帮女人还要多,要求还高,还见天儿的吐得乱七八糟昏天黑地日月无光,光是打扫船舱就是熏吐了好几个船员了,更遑论这少年还找死的不喝晕船药!

    要不是这少年拿水月弯来威胁他们,他们早就将这个少年抛尸海底喂鲨鱼了!

    其实这句话的逻辑应该是这样的:这少年既然反正都是要死的,还是在这茫茫的大海上,死了有谁知道?

    只是他们自己被自己的思维绊住了,或者说是做贼心虚,这才受了少年的威胁。

    也不得不说,这少年的口才是真的好,每每将他们唬得一愣一愣的,然后就被绕晕了。

    不过当他们反应过来想要直接解决掉这个少年的时候,却是发现在那个船舱之中,早已经没有了少年的影子。

    找遍了整只大船,却连半点痕迹都没有找到,于是众人得出一个结论:一定是在船上乱跑,然后掉下船了。

    十分的符合常理,十分的正常。

    从这几天看来,这少年是绝对会做出这样的蠢事的。

    于是再过了几天,那少年依旧就是没有出现,于是他的悲惨下场几乎不用求证就已经被决定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