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两百七十七章骨灰级脑残
    金马桶的事情,暂且就放在了一边,反正水月弯的本意也不是想要上坑,在闭目养神的时候,倒是意外的听到了边上那个被救上来的人咋咋呼呼的问有没有晕车药什么的……但是令水月弯感到遗憾的是,他并没有提到自己。

    她很纠结的想,是不是自己之前喊得不够响,但是天知道自己现在喉咙简直就像赛了块火炭似的,烤的火辣辣的疼!

    到了这程度,那人要是还没有听到,水月弯真是怀疑这人是不是选择性耳聋了。

    在水月弯颇有些心塞的时候,船舱被人推开,一个人进来,面上带着一些看好戏的神色,恶声恶气的冲着水月弯吼道:“你要的金马桶来了。”

    水月弯挑了挑眉。

    见她不动,那人索性上来拉扯,猝不及防之下,水月弯当真被拉扯的一个趔趄,摔下了床。

    “快点!你的金马桶,还有海!风!鸟叫!都有了!快去上啊你倒是!”

    那人绝对没有怀着什么好意,那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水月弯一摔之下有些松散的衣襟,面上我为涨红,嘴角已经是有了一些可疑的恶心水渍,一双眼睛黏在了上头,扒都扒不下来!

    水月弯晃晃悠悠的起身,整个就是一个饱受虐待的良家少女。

    “快点!磨磨唧唧的!”

    “要是你上头的人知道你这么对我,会怎么样呢?”

    “你!你个臭娘们,你个女人还……”那人闻言脸色一变,显然是十分的忌惮那个所谓的背后的主人,想要逞口舌之利也在水月弯通身勃发的冷意之下,不自觉的收了回去。

    “怎么?”

    那人憋了半天,最后也只是憋紫了脸,冒出一句:“甲板上,已经准备好了。”

    水月弯低哼一声:“海的话,有了;风也有了,鸟呢?”

    “海鸟,又肥又大,叫声还特别的……”

    “刺耳。”水月弯似笑非笑的打断了他的话,半掩的双目之间有隐隐玩弄的快意,“还又肥又大?你是想抓海鸟吃吗?是不是还有一身柔顺的羽毛?你是不是想我用鸟毛擦屁股?”

    “本姑娘要的,是天下都少见的银雀,那叫声才堪称天籁之音,你叫只海鸟在我边上吵吵,是想我得痔疮吗?安得什么心呐你!”

    水月弯木着脸,柔软的双唇之间吐出的话语却是锋利如刀,越听越叫那个男子脸色涨红,到最后直接是抽搐着嘴角,几乎就要晕倒。

    而几乎就是在水月弯这句话落下的瞬间,一声轻微的噗嗤笑声就是传进了她的耳中,不重,近在咫尺。

    那被水月弯怼的男子已经是满眼崩溃了。

    他就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女人!

    什么叫做擦……那个啥!

    哪里有人会这么直接的、半点都不脸红的、一脸理所当然的说出这么粗狂的字眼的?

    这踏马还是个女人吗?

    一水国九王爷的口味这么重的吗?

    银雀这个东西他听说过,也就只有那些皇室之人才会在闲暇之余、兴趣所致来养只银雀玩玩吧?

    这种娇气不好养还死贵死贵天下几乎绝种的东西,回的这个女人说的出来!

    这不是人,是祖宗啊!

    那人整个人都斯巴达了!

    水月弯轻斥一声,又是慢悠悠的踱回床榻边上,看都不看的就躺了下去,摆明了送客。

    那人见水月弯的样子,咒骂着出了船舱。

    船舱之中,顿时陷入了安静,水月弯兀自闭目养神,只是这一回却是没有等上多久,轻轻的笃笃声,就在这船舱之中回荡起来。

    笃笃。

    笃笃。

    笃笃。

    水月弯睁开眼,轻轻一挣就是将那绑着双手、但是却被她摧残的只剩下丝儿了的绳子不费吹灰之力的挣断,随后脚步轻轻的步下了床榻,最后停在了右手边的船舱上,屈指,轻轻的回了回。

    砰!

    窝草!

    水月弯一惊,身子像是飞燕一般的刺溜一声钻回了床上,然后摆出跟之前那个人出去的时候一样的姿势来,双目紧闭。

    果不其然,下一秒,水月弯这边的船舱就是被几个大汉破门而入,眼睛警戒的在船舱之间扫过,末了还狠狠的瞪了水月弯几眼,交流了些什么,最后才离开,但是水月弯却并没有听到他们离去的脚步声!

    泥煤的!

    这帮人直接守在门口了!

    水月弯几乎将一口银牙咬出了咯嘣声,将隔壁船舱那个傻叉给上上下下骂了个轮回!

    居然敲那么响!这不是明摆着告诉别人自己在搞事吗!

    隔壁的是不是傻子啊!

    水月弯当下就决定,即便自己想要逃跑,也绝对不要靠着隔壁那个不靠谱的,坏事程度跟苏警有的一拼!

    于是,当隔壁的那一位见安静下来了再一次发出“暗号”的时候,等到天荒地老了都是没有等到水月弯的回音。

    隔壁。

    一名少年正满脸纠结的挠着头,一边将那食指轻轻的在船舱上磕,等了半天都没有等到那边传来回音,差点没呕死。

    不过他不管有没有接到水月弯的回音,他都已经呕死了。

    就在他边上船舱的地上,大大小小的吐了好几滩不明物体,空气中诡异的泛着一阵一阵的酸臭味,再加上他本人的面色泛着绿,还有之前那个打手说的话。

    不难猜出这些都是因为他晕船而吐的秽物。

    少年很青涩,甚至有些稚嫩,渗出来敲打的那只手也葱白的不可思议,若是只看手的话,说不得还以为是哪家小女儿家的,纤细身躯,肤色也不错。

    额,有点偏了。

    但是与之极为不符陈的却是那稚嫩的脸上,似乎是洞悉世间万物的双眼。

    “真是会耍性子的小女娃……”少年极为老成了叹了一口气,继续锲而不舍的敲船舱,正在这个时候,大船却是好像遇到了大波浪似的,一阵颠簸,于是那少年脸色一变,捂着嘴蹭的一声就是跳下了,哇哇大吐!

    于是那船舱之中的惨状,再度惨烈上一级。

    吐完,少年船舱之中几乎就没有了下脚的地方了,于是,那少年扯开嗓子就开始嚎!

    “来人呐!我的船舱脏了,快点叫人来打扫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