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两百七十六章出恭要有海有风有鸟叫
    水月弯倏地睁开双眼,蓝紫双眸微眯,在那人尖叫出声之前,一道能量已经是顺着那人拿着碗的手一路往上,一下子就是窜进了他的嘴里,而后在水月弯的控制之下,在其体内低低的炸响开来!

    连气都没有喘上一声,那人顿时就是被水月弯给破了脏腑,死的不能再死了。

    水月弯扒下来他的一身衣服,设法将那男人丢到了海里,往外一瞥,却只发现一片茫茫大海,也没有什么可以用来求救的东西。

    自己不见了,炎破天现在肯定在拼命的找自己,自己也绝对不能坐以待毙。

    但是只要想到这里是海上,水月弯又是一脸的古怪之色。

    自己的异能,属水啊,这海上,还不是自己的主场?

    不论自己怎么作,就算是现在冲出去,也绝对不会死就是了。

    但是还有一个大问题,就是自己这时不时的就要昏睡的毛病,实在是叫她无奈。

    不分时间,不分时间,只要睡意来了,特么的自己想拦都拦不住,要是边上没有人扶着,自己恐怕能直接栽倒地上去!

    这是一种何等可怕的事情!

    要是正好有暗器飞过来的时候,自己刚想要挡就睡着了……

    想想这场面水月弯也是醉了。

    水月弯手上的半截绳索还没有被完全割开,所以水月弯决定暂时先看情况,或许在这段时间中,自己的身体会有所转机也说不定?

    睡了这么久,水月弯现在一点都不困,耳聪目明的,只要凝神就可以听到外头的声音而水月弯醒来的时机也是很巧。

    似乎是有什么人出了意外漂流在小船上向他们求救,为了不引起怀疑,他们顺手的就救了一把,似乎就安排在水月弯的隔壁船舱。

    这个人或许可以利用一下。

    另一边,走出去的船员狠狠的擦了擦脸上的水痕,嫌弃的往地上吐了口口水,又一脸难以忍受的骂了句:“救谁不好居然救了个晕船的!吐了老子一身,真晦气。”

    水月弯耳朵一动,狠了狠心,脑袋往船舱上一磕,很大声,一下子的动静,那船员听到了马上就进来了。

    “我尿急。”水月弯晃了晃垂落下来的鬓发,很好的盖住了她的双眸,而后又重复了一遍,“我要出恭。”

    “我要看着海洋,吹着海风,听着鸟叫出恭!”

    水月弯明显看见那人唇角一抽,又骂了句晦气不知道从哪里抽出来一个恭桶,放在她面前,那味儿差点没有把水月弯熏死。

    “上吧。”

    水月弯眼角一跳,憋着气瓮声瓮气的道:“你没听到我说的吗?被你们劫持来就算了,连出个恭的愿望你们都不满足我?”

    “这恭桶不是在这里吗!你倒是上啊!”

    “我不是说了吗!我要看着海洋,吹着海风,听着鸟叫出恭!”

    “他妈的你这女人是不是有病!你平常都这样吗!”鬼才信,平常谁会拉屎拉尿还特地跑到海边?

    分明就是没事找事想要折腾他们。

    “我说你这女人知不知道自己被我们劫持了?”

    水月弯低低的嗯出一声。

    “那你还这么悠闲……”

    水月弯骤然大吼:“你是不是要死啊!老娘快要被尿给憋死了!你还叽叽歪歪个屁!还不快点给老娘找海洋海风还有鸟叫来!不然的话,老娘就当场撞死在这里!让你们空手而归被你主子打死!”

    这一嗓子吼的,水月弯吼完就蔫了。

    水月弯平时不会这么来,甚至是很有些深沉冷漠的,但是这次是特殊情况,喊完她肾上腺素有些狂飙,脑袋晕。

    那人似乎是从来没有见过这么会来事的女人,此刻瞪着一双眼睛恨不得将水月弯直接按在马桶上。

    “快点,不然老娘会晕船!”

    “这跟你晕船有什么关系!”

    “老娘本来就晕船不可以吗!要不是有传家的晕车药,老娘现在早就吐得人事不知了!你不知道人很想上坑的时候会加重晕船病吗!”

    那人一脸懵逼,他还真没听过。

    水月弯顺了顺气,敏感的感受到边上船舱的人似乎趴到了舱壁上,唇角几不可见的勾出一丝笑意。

    貌似他已经听到了。

    “老娘不久之后就会再度陷入昏睡,到时候就不是我要不要上的问题了,要是在这之前老娘没有上成,老娘死了也要拿你当做垫背的!”

    水月弯豁出了形象,披头散发,真像个泼妇一般,嗓子都有些哑了。

    听到没隔壁的!要闹现在就闹,现在就来问她要晕车药!不然老娘睡着了之后,那就是叫也叫不醒的了!

    那人看起来像是终于屈服了,认命的将水月弯扶了起来,水月弯顺势整个人都压到了他的身上,那架势看起来是要直接把他给压死。

    到了外头,水月弯头晃了晃,发丝之间,蓝色双眸受不住天光,微微的眯了眯,泛着幽光,暗暗打量外头。

    很大的船,伪装成了一般的商船,什么商号,货物,船夫,都有,就算是要盘算也不会那么容易的就露馅。

    还有那明里暗里的气息,那些护卫行走间的气度以及几不可闻的脚步声,这些绝对是练家子。

    这到底是谁,为了抓自己费了这么大的气力。

    难道是……炎龙?

    一国之主,很有可能。

    有人搬来了一个恭桶,就放在甲板上,像是看好戏一般的看着水月弯。

    他们倒是要看看,这女人现在要怎么收场。

    难道真的要在他们这些男人面前出恭吗?真要是这样……他们也算不亏。

    这女人的容貌,那可是一等一的没话说啊。

    水月弯盯着那恭桶,似笑非笑道:“木头的?”

    “不然呢!”

    “老娘在九王府的时候,那上的可都是金的!就这么个破烂货色,你们是不是想要我便秘啊!”

    众人:“……”娘的,这女人怎么事情这么多!

    水月弯仰着脖子一哼:“老娘憋死也不上!到时候,看你们怎么交代!”

    上头确实交代了,这女人现在还不能死。

    但是这茫茫大海上,上哪里去找金马桶啊!!!

    水月弯看清楚了那几人眼中的怒火,嗤笑一声,仰首进了船舱,双目之中,光华亮的惊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