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两百七十四章九王府谢客
    远远的就看到了这一幕,炎破天不着痕迹的皱了皱眉,身旁有一名暗卫适时的出现,给自家主子解惑:“主子,这是您回来那一天,上九王府来闹事的那帮人,按照您的吩咐,已经扣押了起来,至今已经有五天了。”

    哦?

    炎破天似乎这才反应过来似的,挑了挑眉,脚下的步子却是没有停滞上半分,依旧是缓缓的朝着这边来,而那帮人看到炎破天直直的往这边来,几乎激动的就快哭出来了。

    九王爷这是终于要审问他们了吗!

    为什么他们会觉得这么开心!

    好容易看着那道身影慢慢走近,他们连第一句怎么说,说什么都是想好了,就等着能够给九王爷一个措手不及!

    像这样肉体上的伤害,对他们来说简直就不是个事,他们是绝对不会屈服的!

    但是,他们想的非常好,也得看九王爷愿不愿意接招。

    炎破天走的那条路,是要路过校场的,也就是说,相当于这班人的惨状就在炎破天的眼睛边上!

    你就是眼瘸,也能看到干干净净没有一点尘埃的校场之上,瘫软着几个不知死活的人吧?

    但是九王爷……还真就是眼瘸!

    他老人家挥挥衣袖,慢悠悠的从旁边走过,一个眼神都没有飘过去,那张绝俊的容颜,就这么极有冲击力的,硬生生的无视了他们!

    眼睁睁的看着九王爷的身影快要消失了,那几人终于是想起来,撕心裂肺的大喊:“九王爷!”

    “九王爷别走!”

    “九王爷你不能这般逃避责任!”

    一旁一名暗卫掏掏耳朵,扯下一人身上的外衣,歘歘歘的扯成了一条一条,直直的往那叫嚣的几人嘴巴里塞!

    要知道,这衣服可是穿在他们身上五六天了啊!

    就算是春天,那衣服都该馊了!

    更何况现在是夏天,晚夏!

    每天庐山瀑布汗流着,大蚊子啃着,他们都快要发霉了好吗!

    这衣服的味道,一塞进嘴里,那也是一言难尽啊!

    那几个人干呕声声,更有的已经受不了吐了出来,但是由于嘴巴里堵着一团布,所以那呕吐物非但没有吐出口来,反而……回流!

    咕嘟!

    吞回去了!

    那倒霉的家伙,面色涨的青紫,眼泪像是脱离泪腺似的狂飙,喉间发出诡异的咕哝声音,白眼一翻,晕了。

    “呕!呕!呕!”原本没吐了几个人,见了这一幕,还能忍得住?

    “靠!这帮混蛋恶不恶心啊!”一名暗卫搓了搓手,反身干呕了下,也是被恶心的不轻。

    “巴亚,你干什么不好,堵他们嘴巴干嘛?”其中一名暗卫没眼看的转过头,还不忘记指责罪魁祸首。

    巴亚,也就是那个将布条塞进那帮人嘴里的,不好意思,回不了话,这家伙抱着肚子,也吐得爽快。

    开玩笑!那恶心的家伙……回流的时候就在他面前好吗!

    这么一看,就好像当着他的面,将那个酸臭污秽的东西又吃回肚子里一样!

    冲击力不是一般的大啊!

    “呕!呕!”

    炎破天回来的时候,还没走进就已经闻到了一股异味,脚步顿时就是停下了,动都不动,拒绝再往里走,干脆的绕路了。

    临走之前,绿着脸叫来一个暗卫,嫌恶道:“处理干净。”

    那暗卫琢磨了下。这是说的将人处理掉呢,还是将那些脏东西处理掉呢?

    还是两者一起?

    主子的心理不好猜啊!

    炎破天先前只是去给他的师傅送了信,如今水月弯醒了过来,他也是放心了下来,但是他得到消息说,水月弯这样的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为了防止再一次出现这样的情况,炎破天觉得还是请师傅出山的好。

    很快就回来了,沉睡中的水月弯甚至不知道炎破天出去了一次。

    自从醒过来之后,水月弯就是这样昏昏欲睡的样子,炎破天是又喜又忧。

    喜在她醒过来了,身体没有别的问题;忧在她这样时不时的犯困,只怕是她体内的东西作祟了。

    这一点,自己手足无措。

    于是只能在她醒着的时候,多跟她说几句话,在她犯困的时候,默默的守着她,看着她沉眠,往往一坐就是一天。

    期间,炎凉来过一次,看了一眼,随后曾静静就是在外面闹事,炎凉黑着脸离开了。

    另外,老将军隐瞒了身份,也是来了一回,但是没有久留。

    还有那些不省心的,就是之前被他扣下的那一档子人,不死心的又派人来,全部被暗卫给轰出去了。

    与之前消失了没什么区别,只是百姓官员,朝堂上下都知道九王爷就在九王府,只是不现身罢了。

    三国驻扎在边界之外数百里,似乎也是安静了下来,像是因为国都有了主心骨,慢慢的蛰伏起来。

    这一回,九王爷终于是可以披挂上阵,将那虎视眈眈的三国给赶回去了吧?

    百姓联名上书,在九王府之外请愿,呼声震天,但是却是没有料到,九王爷一早就料到了这一幕,府门紧闭。

    九王府谢客。

    于是众人便开始了猜测。

    九王爷是不是还有什么不满,还有什么心愿没有达成。或者说有什么难处?

    毕竟与之前当仁不让的王者霸气比起来,现在的九王爷就好像是耍赖的孩子一样,我行我素,在乎的不是国家民生。

    或许其中原因就只有九王爷自己知道了吧。

    那么九王爷现在在做什么呢?

    水月弯难得的醒过来了,炎破天正瞪着一双黑黢黢的双眸,压着某个想要下床的女人,气恼的想要打她的屁屁!

    “昊天水镜不会丢的,本王已经叫略天去找了!”

    “他,他找不到的,搞不好还会……碰到那个……”

    之前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逃出皇宫的时候就像是傻子一样傻不拉几的将昊天水镜丢在宫里了!

    更别说她之前带进去的那个盒子里还放着她用异能凝成的珠子,原本是想要炸皇宫的,万一一个心有恶意之下有人将东西拿走,再意外的爆炸一下下!

    不管是谁去找,都有触动的危险。

    炸死了别人不要紧,还让炎略天去找?

    那傻孩子可能会将它做成手串!

    水月弯闻言,睁着蓝紫双眸,脑袋一阵乱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