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两百七十二章天生异象
    “九弟,她有些不对。”炎凉皱着眉头,低声道。

    “哼!是不是杀的人多了,所以遭报应了?”一旁,见水月弯这模样,曾静静终于是大笑出声,仿佛见到水月弯痛苦的模样很是开心。

    一旁的炎凉却是感觉到一阵的不安,在众人都是感觉不到的时候,在宫人的保护之下,慢慢的往后退。

    万一水月弯要是跟先前这样子,他怕自己会再次被羞辱,到时候大庭广众之下,丢光了脸面,可就不是小事情了。

    “住口!”炎破天寒冽的视线一下子就是锁定了曾静静,其中含着的森寒杀意叫她忍不住的往后缩了缩。

    炎凉皱着眉头:“快些,这不是小事情。”

    “不用你说!”炎破天咬牙,索性直接将水月弯打横抱起,身形一动就要离开。

    “那是什么!”

    只是那么一瞬间,有人指着那天边惊叫道。

    于是众人看向那个地方,顿时都是一阵的尖叫声,还有疑问的声音。

    只见那天边,现在是一片蓝光,弥弥漫漫了整片天际,将每个人的脸都照射的一片幽蓝,远远的,还能够感受到一阵的灼热与阴凉之感传递过来,极其的诡异。

    “那,那到底是什么啊!”

    “好,好漂亮!”

    “你们有没有觉得……它好像过来了……”

    什么!

    当那最后一句话说出来之后,人群之中先是一片寂静,随后感受到身上那越发热与冷的诡异感知的时候,那色彩已经是不知道什么时候,位于了国都的上空!

    这……这简直就是匪夷所思!

    炎破天双眸微眯,盯着那朵云彩,切实的感受到那色彩正在缓缓移动,怀中的女子嘤咛一声,更加难受了几分。

    “混账!那到底是什么东西!”炎破天抱着水月弯,触手的温度居然还极为灼人!

    炎破天制住女人到处乱抓乱动的手,免得她将衣服抓落了,伤到自己,暴露了身份,到时候又是麻烦。

    “热,好热……破天……”

    水月弯双眸半阖,瞥见了那天空之上诡异的云彩,微微喘着气抓着炎破天的银铠,气息不稳道:“离我……远一些……”

    “别说傻话!我……我去找师傅救你!”

    师傅?什么师傅?

    水月弯有心想问,但是一阵一阵的灼痛之感像是涛浪一般的汹涌而来,令得她神志都是有些恍惚。

    “哈哈哈!她这是报应!报应!我早就说了,像她这样草菅人命、不知廉耻的贱人,迟早都是要去死的!去死!去死!”

    一旁,曾静静看着这一幕,却是差点乐开了花,就差没有双手双脚一起上鼓掌了!

    “聒噪!”不用炎破天出手,炎凉已经是寒着脸,一个手刀将人给劈晕了!

    这是两天之内,第二次,曾静静被炎凉给劈晕。

    炎破天跟只无头苍蝇似的在城墙之上乱转,抱着怀中像是陶瓷娃娃一样易碎的人儿,半点不让人碰。

    “它过来了!”

    “冲着九王爷去了!”

    “好热!好冷!”

    “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快跑啊!”

    炎破天只来得及抬头,就已经是一阵的热浪扑面而来,夹着丝丝冰冷,软软的,绵绵的,耀眼的光芒刺激的他的双眼一阵紧闭。

    “天哪!”旁边传来似乎是炎凉的一声惊叹,这对于他来说,已经是情绪的十分波动了。

    炎破天置身其中,所以感受到的并不是十分的充分,旁观之人,边跑边转头看的人,都能看见那城墙之上百年难得一见的场景!

    九王爷容色倾城,冷俊逼人,满头墨发随风而扬,原本满是戾气的面上却是含着一些温热之色,抱着怀中的人,被那霞光侵染的神圣,恍若神谪。

    原本以为这个光,是不知道谁弄出来的巫蛊或者说,妖法。

    但是就这么一小段时间,那光芒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缓缓的变淡、消失。

    就在众目睽睽之下,没多大功夫就是消失的无影无踪!

    炎破天呆在原地,最后还是炎凉先反应过来,低吼道:“还不快点将人带走!”

    骤然回神,水月弯已经晕了过去,炎破天乘着众人都没有反映过来的时候,抱着水月弯便离开了。

    炎凉微眯着双眼,却是并没有跟上去认命的留下来收拾残局。

    ……

    炎破天既然现身了,那么就没打算再逃,所以抱着人,就直接回了九王府。

    九王府之人,效率极高,只是这么短短的时间,九王府已经恢复成了先前的模样,因此水月弯一住进去,热水、被褥,一切都是准备的好好的。

    府医被宣了进来,一搭上脉搏,顿时就是抚着自己那锉小胡子,连呼不可能。

    炎破天险些一巴掌把这个老头给打死!

    “不可能啊,不可能啊!”

    “快说,她的身体怎么回事!”虽然说没有确切的结果,但是他心中亦有思考,现在这情况,想必是她体内的东西,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异变而产生的,现在他想知道的是,那不省心的东西是不是给她的身体造成了什么不可挽回的伤害。

    真要是这样的话,那就少不得要麻烦一些了。

    “姑娘的体内,像是被什么力量破坏了一样,五脏六腑都有伤。”府医被在家主子吓了一跳,见对方几乎要杀人一样的眼神,急忙道,“但是属下发现,姑娘的伤,正在慢慢恢复。”

    恢复?

    炎破天一怔顿时面色就是有些复杂了起来。

    “你确定吗?”

    “属下以这条老命保证,绝对没有错!”那府医搓着小胡子,信誓旦旦的道。

    闻言,炎破天松了口气,随后挥挥手,赶走了房间之中的人。

    水月弯还没有醒过来,炎破天便在边上陪着她,只是还没有多坐一会儿,已经是有暗卫跑了进来。

    “王爷,宫里来人,说是要……捉拿您。”

    炎破天眉头都没有皱一下:“扣押起来。”

    “遵命!”

    没过一会儿,又有一名暗卫跑进来:“王爷,太师府的人,说要讨个说法,现在在九王府外。”

    “扣押起来。”

    炎破天现在不想搭理这些人,所以不管是什么人来,都丢下这么四个字,十分的不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