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废材逆袭:绝世九王妃 第两百六十八章七王爷暂时收留
    “实在是惭愧,本王之前在游世之时,曾经被人追杀,随后便是她救了本王,搭救之恩,不能不报。”

    水月弯心中一动:“救命之恩?”

    炎凉抿唇,淡淡点头,并没有什么多余的话要说。

    “可是这与我无关,救你的恩情,可不是救我的,更别说,这女人无缘无故的带人来抓我,对我可是有仇的。”水月弯古怪的看了一眼他,“为什么你的恩情叫我来还?”

    七王爷一哽,干咳了一声。

    “不如这样吧,就当做本王欠你一个人情,放过了她可好?”

    “不好。你的人情能够给我带来什么好处吗?如果没有的话,我为什么要答应你?”

    明明是第一次见面的女人,却对自己充满了未知的恶意,且不说是为了什么,但是这样的危险分子,还留着她的性命?

    水月弯又不是圣母,也不是脑子不好使,为什么要卖这个人情?且不说这个人情用得上用不上,有危险在事发之前解决本来就是水月弯的信条。

    炎凉的要求实在是太有些让她接受不了。

    炎凉苦恼的摸了摸下巴,一时之间陷入了安静,那边老国师已经是安静下来,看着这场景,时刻准备着要是水月弯要杀人的话,可以马上将人救下来。

    当然前提是,他能够穿越水月弯设下的这一层障壁,不然的话,说什么都是白搭。

    林间相当的清凉,那浓浓的血腥气也是被清风带走了一些,要不是林间的惨状,那些尸体依旧,谁也不会想到现在看起来十分相谈甚欢的一幕在之前宛若一场修罗地狱。

    水月弯摇摇头不答应。

    炎凉想着,自己应该有什么东西,可以让水月弯动心,然后,勉强能够将人救回来。

    不是说因爱而救,只是为了恩情。

    “你可以在想想,只要是你的意愿,本王都答应。”

    “不可以,我没有要求你的。”

    “即便是非常无礼的要求。”

    “那便更不好了,我可不是那般无礼的人。”

    这可真是……她还真是固执啊……

    这么一来,自己还真是不知道要怎么救下曾静静了。但是自己却又不想勉强她,曾静静又必须救,可真是苦恼的不行。

    气氛一瞬间陷入了僵持。

    不远处,似乎是又有着谁赶了过来,八成是感受到了这里的异状,这样子的话,对自己真的是十分的不利。

    “你是说真的?这里真的有很多尸体?”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远远的被山风带过来,传到了耳力都极为灵敏的几人耳中。

    “是真的!几乎全都被砍成两半了!还有几个人,好可怕啊!”

    “要是有什么骗了本公子的话,那就有好看的!”

    有人来了!

    水月弯咬着牙,明白此处已经不能再留了。

    看出了水月弯面上的纠结之色,炎凉倏地一笑,笑得像一只狐狸一般:“这里实在不是久留之地,不如……”

    “去本王的府上可好?”

    去……七王爷的府上?

    水月弯面上一动,摸着下巴思考这个可能性。

    “现在要争论的话,也争论不出什么,反而会被人给发现你的……你的特别之处不是吗?”

    可是这样,难道不是将自己放进了另外一个坑里吗?

    水月弯狐疑的看着炎凉,不解加疑惑:“你有什么企图?”

    “企图?能有什么企图?”炎凉摇摇头,那温凉的面上十足的都是吸引少女的无辜之色,看起来真是……可爱死了!

    但是这少女之中,并不包括水月弯。

    脚步声越来越近,踩着叶片的沙沙声就像是魔蛇摩擦着身上的鳞片,令人迫不及待的想要逃离。

    “好!”来不及多想,水月弯暂时应下。

    原本是自己的秘密,无与伦比的极其强大的力量!但是现在却被一个又一个的人知道,若是知道的人越来越多的话,自己到底会被怎么样呢!

    就算是现代,21世纪那么开放的时候,自己觉醒异能之后都是一帮疯狂科学家想要将自己抓去研究啊!

    还有那些想要招揽自己不择手段的恶人!

    在这个落后的古代,水月弯不得不防。

    “这简直是本王的荣幸了。”炎凉唇角笑意依旧,蓝衣如云一般的温凉,一如他的人。

    于是,在那帮人来的时候,这林间只剩下了一地的尸体,惨不忍睹,令人望而生畏。

    不久之后,当某个终于赶到的男人到达了之后,想要找寻的那道芳影已经是再没有了影踪

    ……

    七王府。

    当今皇上身体康健,因为常年习武的原因,就连一般的大病小病都是很少,叫皇宫中的太医省了不少心,所以几位王爷虽都是龙章凤姿,但是却并没有封地称王,只是按照次号排位,就这么称呼着。

    炎破天排行第九,于是称为九王爷。

    炎凉第七,就以七王爷相称。

    七王爷的府邸与他的人一样,淡淡然然的,没有什么厚重的装饰,与九王府厚重而古典的装饰差了些许,与炎龙金光闪闪的寝宫更是一个天一个地,比起来,更像是来自江南的水墨画,黑白分明,只是一进去,就感觉一道水雾扑面而来。

    在这般的大热天,水月弯居然奇异的没有感受到什么热气。

    再往地上一看,水月弯却是惊讶的低呼:“天青石?”

    避暑的好东西啊!

    七王爷这是从哪里搞来的?

    尽了地主之谊,命人将老国师和炎龙送回了国师府和皇宫之后,姑且不说到底产生了怎么样的震动,一律回答都是不知。

    老国师不会说,而炎龙,只要想说,那疼痛想必会叫他印象极为深刻的。

    七王爷很懂得享受,安排给自己的房间亦是极为的舒适,倒是将水月弯被带来这里的郁气减少了几分。

    水月弯思来想去,还是觉得自己很有可能被套路了。

    七王爷,那般的人物,完全不用迁就自己,或者说,要救人,对自己动手也就只是稍微的麻烦一些罢了。

    不过当来则来,自己也怕将不幸带给将军府,索性就在这里先住几天。

    水月弯坏心的想,反正事情都有七王爷摆平,自己只要好好养伤就可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